第21章 我是苦主来着

古代言情字数:2029更新时间:2019-08-18

  “我、我那是无奈......”

  “肃静!”京兆尹只得出声制止,要让两人这样吵下去,还不知要吵到几时。

  “即便是你的妻子,若仍为奴,你也无权替主发卖,竟还敢托词狡辩!”京兆尹这一喝,唬得张柱不敢再开口。忽听外面一阵吵闹,还不等他问,便见萧淑雯闯了进来。

  京兆尹连忙起身下来,唤了声:“见过靖王妃。”

  萧淑雯走到萧穆妤身边,而后才开口:“方才听说,我家三丫头被府尹拿了过来,不知是怎么重要的罪责,竟叫府尹这般急切,也不知会家兄一声。”

  “靖王妃误会了,三姑娘乃是苦主。适才三姑娘击鼓鸣冤,状告张柱强占其奴,擅行发卖,下官不过依例询问罢了。”京兆尹笑道,前些日子萧淑雯有孕的消息传来,他夫人还特意去府上道了贺,回来便说靖王妃此胎不稳,是以没敢多做打扰。

  如今瞧她一副气冲冲的模样,若是在京兆府有个好歹,只怕靖王第一个前来问责。

  “那可问清楚了?”

  “问清楚了,因此事还涉及到第三人,如今已派人去传了。”

  “问清楚便好,涉及几人,如何调查,是京兆府的事,苦主应当不必事事参与了吧?”

  “自然......”

  “那好。”萧淑雯打断了京兆尹的话,“既如此,我便先将三丫头带回去,还请府尹秉公办理。告辞。”

  说罢,也不管萧穆妤还有话要说,直接把人拉起来,转身便走。

  上了马车,萧穆妤瞅着自家大姐的脸色,有些怯怯地:“姐姐,别生气了,大夫不是说你生不得气的吗?”

  “既然知道我不能生气,就别来气我。好端端的把自己闹到衙门来,你想做什么?”萧淑雯问道,气得面上泛红。

  “我是苦主来着......”

  “你还说?当我不知道你问大哥哥借了郎武?咱们萧家世代以来,就没有进了衙门的,你还真长脸!”萧淑雯越说越气,恨不得打萧穆妤一下,见她那模样,又下不了手。

  “姐姐还不是在军营里混迹的......”

  “我那是为国杀敌,能比吗?你要有能耐,也给我穿上战甲杀几个贼人去,别在衙门里闹,惹人笑话!”

  见萧淑雯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萧穆妤连忙给她抚着后背顺气:“我这也是没办法,姐姐没瞧见沁兰被他打成什么样了。”

  “姐姐跟你说过了,一切有我和大哥在,你别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偏不听,偏要去招惹。”萧淑雯道,萧穆妤却倔强:

  “箐箐只想用自己的方法,叫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与哥哥姐姐无关。”

  “你再说一遍!”萧淑雯瞪着萧穆妤,“无关?你我是骨肉血亲,什么事无关!”

  萧穆妤自知说错了话,连忙示弱:“箐箐不是这个意思,箐箐也知道,哥哥姐姐向来疼我。所以求姐姐再疼我一次,若是以后闯了什么祸,惹了什么麻烦,还请姐姐帮忙周全才是......姐姐别生气了。”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主意,可也该跟我们商量商量才是。你便等着吧,一会儿大哥回了家,看他打不打你。”萧淑雯说着,忽觉腹中有些不适。

  萧穆妤见她脸忽然白了,吓得不轻,忙让车夫快着些,赶紧着把人送回了靖王府。

  幸好叫府中大夫看过之后,并没什么大事,只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静养,情绪不得有大的波动。

  萧穆妤是知道的,之前萧淑雯产下一女,因此元气大伤,晕了足足四日才醒,而后更是将养了半年多,才勉强恢复过来。当时御医便说过,萧淑雯再难得孕,为此,萧淑雯还动过纳妾的念头。这让向来对她百依百顺的靖王头一次发了火,夫妻两个大吵一架。

  这次有孕,虽是意外之喜,可靖王与萧淑雯重视得紧,尤其靖王,恨不得把人绑在床上免得生出什么意外。

  是以府医诊脉过后,忍不住多嘱咐了几句,当即惹得萧淑雯不耐烦起来:“行了,开药来我吃便是,再絮叨把你吊树上。”

  府医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当即变了脸色,道了声喏便退去了。

  萧淑雯饮了参茶,望着门口只露出个脑袋的萧穆妤,当即唤她:“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出来。”

  萧穆妤忙快步到了床前,讨好似的笑道:“姐姐可好些了,还有哪里觉得不舒服?”

  “你老老实实的别惹事,我哪里都舒服。”萧淑雯没好气道,见萧穆妤低着头,禁不住叹了口气: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老实跟我说。”

  萧穆妤想了想,开口道:“这件事,虽是乔芸儿引起的,可京兆府那边多半会和稀泥,只拿张柱说事。箐箐本想着,若真是如此,便天天上京兆府击鼓鸣冤去。”

  “该说你聪明还是说你蠢,为着这么点事,天天在外耽误时辰——你闲得慌?”萧淑雯实在没忍住,伸手往萧穆妤额头上戳了一下。萧穆妤顺着她的力度往后一倒,又晃回来赖在萧淑雯怀里:“所以这会儿,便想请姐姐烦心,跟姐夫说一说可好?姐夫开口了,京兆府定不敢敷衍了事。”

  “殿下那还好说,你还是先想想,晚上回去怎么面对大哥哥。”萧淑雯将萧穆妤搂在怀里,“你当我是怎么知道的,是大嫂派人来的。大哥正忙着,走不开,便差人回家说了。大嫂这几日又不舒服,实在出不了门,才请我帮忙。可想而知,大哥是有多生气。”

  “那、那我今儿在姐姐这里住一晚上,可好?”萧穆妤倒真是有些怕了,眼巴巴地望着萧淑雯。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辈子。你越多,大哥越生气。”萧淑雯话音未落,便有下人来通传,永安侯府派人来接萧穆妤了。

  “姐姐......”萧穆妤心中直发虚,拽着萧淑雯的袖子不肯撒手。

  “我可没法子,你快去,我这会儿乏了。”萧淑雯摆摆手,一脸的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