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对簿公堂

古代言情字数:2023更新时间:2019-08-18

  郎武依着萧穆妤的意思,把钱给了他。

  这会儿,张柱卖妻换赌的事,自然已经传开了,而那些银子,多半也输了个干净。

  “今儿是庆国公夫人送灵的日子,队伍一早便出了城,庆国公也去了......”萧穆妤顿了顿,似有些犹豫,可一想起沁兰的模样,态度变得坚决起来,“你这就去京兆府,告我。”

  “三小姐?”郎武满是惊讶,忍不住抬头望着萧穆妤。

  “告我使人,从你手中强行抢走了沁兰。最好想些法子,能让官府的人直接上门将我抓走。”

  郎武想了想,开口道:“三小姐毕竟是永安侯府的小姐,又是庆国公府的世子夫人,不过一纸诉状,京兆府无论如何不敢前来拿人。不过派人来询问一二,倒还可行。”

  “那就让他们派人来问。”萧穆妤道,郎武一时却不敢听令:“三小姐,若是京兆府的人真来了,只怕对小姐的名声有损。”

  “名声?”萧穆妤理了理袖口,“这几月你一直在京中,我是否还有名声,你应当清楚。”

  “可是......”

  “你不必担心在大哥哥面前不好交代。事情闹到最后,对我总归是无害的。”萧穆妤道,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郎武也不敢再回绝,只得应了。

  快到下午的时候,京兆府的人果然来了。登时萧穆妤刚刚才午休醒来,正饮着冰镇过后的甜汤。

  前来回话的小厮紧张得很,不知自家三小姐怎么惹上了官司。

  萧穆妤却慢慢喝着甜汤,一面问:“可问清了是什么事?”

  “说、说是小姐当街抢走了别人家的家奴,被一状告到了京兆府。京兆府特派人来问问情况。”

  “需要拿我到堂上审问吗?”萧穆妤把碗给了丫头,略靠着软枕坐着。

  “他们自然是不敢的,只不过是来问问三小姐,是不是宵小胡乱攀扯,倘或是的,打他们一顿赶出京兆府去。”

  “早些时候出门,的确在路上见了一个人,也的确让人抢回了府。”萧穆妤望向那小厮,眸光变得凌厉,“可我抢回来的,是沁兰。沁兰什么时候,变成了别人家的家奴?”

  小厮不禁浑身一颤,沁兰他自然是知道的,只好赔笑道:“如此看来,便是宵小攀诬,小的这就去回话。”

  “既然敢报案,便说明其中真有误会,请京兆府的询问清楚。我的丫头,怎么会到了旁人手中,又怎么会伤成那副模样。”萧穆妤道,浑身散发的气势,竟让小厮有些承受不住,连忙应了之后,小跑着出去。

  “小姐。”红珠红着眼睛走了进来,唬了萧穆妤一跳:“沁兰怎么了?”

  “沁兰姐姐吃了药,这会儿已经睡下了。”红珠一开口,没忍住又落下了泪,“小姐,您一定要为沁兰姐姐做主。她浑身都是伤。”

  “我知道。”萧穆妤叹了口气,“还有秋蕊。”

  “秋蕊?”红珠一愣,萧穆妤却是摇了摇头:“这几天让小丫头伺候我便是,你好好照顾沁兰。”

  红珠点点头,因着也不放心沁兰的情况,便又回去了。

  萧穆妤则是一直在等着郎武的消息。

  京兆府那边,果然是对着郎武的人好一顿吓唬,自然而然地扯出了张柱。

  找到张柱时,他已然输红了眼,被人拦在街尾一通好打。拉进京兆府,还不等吓唬,便说出是乔芸儿赐给他做妻子的。

  只是他好歹不算太糊涂,没说出自己做的那些龌蹉事,只说是两人情投意合,这才定下了终身。且当时只当萧穆妤已死,那么沁兰自然便该是纪府的人。

  京兆府本也想大事化小,便拿这话回了,满心想着即便萧穆妤要找麻烦,也是他们两府之间的事。

  没成想,第二日一早,京兆府外的鸣冤鼓便响了。

  京兆尹登堂,命人将击鼓喊冤的人带上来,却没想带上来的,竟是萧穆妤。

  “世子夫人怎的来了?有何冤情?”

  “秉府尹,奴有冤。奴身旁有一婢女,名唤沁兰,自小便伺候在奴身边。前些日子,竟被人强抢去辱了清白,还请府尹替奴做主。”萧穆妤上了堂,便先跪下,双手奉上了状纸。

  京兆尹看过状纸,便觉头疼,只好开口道:“据张柱供述,并非强抢,而是他与沁兰情投意合,纪府上乔芸儿成人之美,允他二人婚事。”

  “乔芸儿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替沁兰做主嫁与何人?”萧穆妤抬头望向京兆尹,“沁兰是奴的陪嫁,便是奴身死,也当由纪府与萧府商议,陪嫁与嫁妆该如何处置,不得随意支配。何况奴如今活得好好的,她凭何做主?再者,沁兰的卖身契,此刻还在奴手中,那张柱做了张假的卖身契,肆意买卖人口,府尹不管一管吗?”

  京兆尹叹了口气,只好一面让人去纪府请人,一面叫人把张柱带了上来,双方对峙。

  萧穆妤待得张柱被带上来之后才开口:“张柱好赌好酒,时常毒打沁兰。沁兰又怎么会喜欢这样的渣滓?昨儿沁兰醒来,亲口对我说,是张柱强辱了她的清白,她才不得不委身。还请府尹做主。”

  “她胡说!”张柱猛然激动起来,却不难被人看出他这激动下掩藏的心虚,“我与沁兰一早便相爱,之前碍于世子夫人的威严,不敢开口罢了。是芸姑娘心善,成全了我们,请府尹明察。”

  “是吗?”萧穆妤浅浅一笑,“可要我使人将沁兰叫来,问一问,她可心仪与你?”

  “你问,她自不敢答。府尹,这世子夫人为人狠厉,蛮不讲理,听沁兰说,早在她未出阁的时候,便因心气不顺,打死了不少丫头,沁兰对她怕得紧,又怎敢说实话。求府尹为小人做主,救回小人的妻子。”张柱一面说,一面向京兆尹叩首,萧穆妤等他说完,方才开口:

  “救回妻子?你的妻子,不是被你亲手卖了吗?那张你写的卖身契,这会儿应当在府尹那。还真会说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