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惊弓之鸟

古代言情字数:2008更新时间:2019-08-15

  “病逝?嫁人?什么时候的事?”萧穆妤问。

  “似乎......就是三小姐出事的那几天,具体的,奴婢也不清楚。”红珠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秋蕊和沁兰是自幼伺候着萧穆妤长大的,若说秋蕊因为萧穆妤突然丧命而大受打击一病不起,倒还有几分可信。可沁兰怎么会在萧穆妤“尸骨未寒”之时,突然就嫁了人呢?

  她当时也觉奇怪,可她们不过是奴才,在整个府邸都沉浸在萧穆妤的早逝中时,又怎么会搭理一个小丫头嫁人的合理与否。

  “哥哥跟嫂子在吗?”

  “大公子和二公子一早便出门当值去了,二位奶奶早些时候来瞧过三小姐。因三小姐还睡着,门口又有那位柳少爷拦着,才没能进来。”

  “替我换身衣裳,再派人去大嫂子那里问问,看大嫂子用午饭了不曾,若是没有,且等一等我。”萧穆妤道,心情全然没了刚醒来时那样轻松。

  萧穆妤的长嫂叶氏,已准备了一桌饭菜,因萧穆妤比之以往到底瘦了许多,一时也不敢大鱼大肉的,多是些清淡爽口,而她向来喜欢吃的。

  “嫂子。”萧穆妤刚一进门,正要行礼,便被叶氏扶了起来。

  “可算是回来了,没事就好。”叶氏拉着她的手要往桌边去,却在看见她身后的小柳儿之后愣了一愣。

  随即便是一笑:“这位便是箐箐的救命恩人,柳公子了吧?”

  叶氏走到小柳儿面前,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奴谢过先生的救命之恩。”

  “大嫂,他不懂的。”萧穆妤把叶氏扶起来,指了个位置让小柳儿去坐着,姑嫂两个便一同入了座。

  食不言寝不语,本是她们自小养成的习惯,小柳儿却不懂这些,一开始弄得乱七八糟之后,才发现些许异样。便也慢了下来,紧盯着萧穆妤的动作,跟着她的模样学。

  虽是东施效颦,却也比方才好得多。

  午饭过后,姑嫂二人便坐到一边说话,小柳儿不肯离开,却也只是坐在一旁听着。叶氏见萧穆妤并不在意,便也没说什么。

  “大嫂,你可知我那两个陪嫁的丫头现在如何了?”

  “就知道你会问,我特意使人去打听过了,一个喜,一个悲。”

  “大嫂真觉得,是一个喜,一个悲么?”

  叶氏摇了摇头:“沁兰嫁给的,是庆国公府中的一个小厮,那小厮是个家生子。因父亲在主子面前有些功劳,便有些猖狂起来。虽不曾犯过什么大错,到底品行不端,成日里不办正事,只知吃酒赌钱。”

  萧穆妤低下头,指尖轻轻在衣裳的绣纹上摩挲。

  “你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不论如何,沁兰也是那人娶的妻子,便是他再品行不端,咱们也不能把沁兰抢回来。”叶氏抬手轻轻敲了敲萧穆妤的额头,萧穆妤回过神来一笑:

  “大嫂这话说得,箐箐又不是那等蛮不讲理的人。”

  “你失踪的这段时间,京中传了不少风言风语,实在难以入耳。若非看在两家世交的份上,你大哥早与他们说理去了。听说昨儿,他们家还当着众人的面与你难堪?”

  萧穆妤摇摇头:“不过是那几句话罢了,这几年,我听也听腻了。”

  “现在回家了,便不怕了。这几日你只管安生养身子,外面的事,自有你哥哥和我。昨儿我已托人送信去了常州,想来要不了多少时日,娘亲便会先一步赶回来了。若到时见你还是瘦成这样,只怕便要怪罪我和你二嫂子没照顾好了。”叶氏笑道,萧穆妤知她是不愿自己管得太多,便乖巧地点了点头,两人又说笑了一会儿,萧穆妤方才带着小柳儿离开。

  一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萧穆妤便唤了红珠来,让她想办法打听到沁兰现在住在何处,最好,能与沁兰见上一面,说几句话。

  红珠走后,萧穆妤便一个人坐着出神,好半晌反应过来,才见小柳儿坐在一旁,只看着自己。

  “看着我做什么?”萧穆妤失笑。

  “箐箐!”

  “在呢。”萧穆妤起身,拉着小柳儿到了书桌前,寻了本书,翻出一页较为简单的,一字字的教小柳儿怎么读,告诉他是什么意思,而后抄写了一遍,让小柳儿跟着学。

  有萧穆妤在身边,小柳儿写得更是认真,每个字都写得更慢了些,生怕有一点半点写得不好。

  萧穆妤让人准备了些吃食,不时便吃一块。只是她一吃,小柳儿一定也会拿一块放进嘴里。

  一开始萧穆妤倒不觉得,后来察觉了,不免有些哭笑不得。

  晚些时候,红珠回来了。

  “三小姐猜得没错,虽然那人是家生的奴才,却悄悄在外面置办了一所宅子。沁兰姐姐就住在那,只是平日里大门紧闭,奴婢也进不去。听周围的人说,宅子里常常会有惨叫声传出来。”

  萧穆妤心里一紧,又问:“那他今天在哪?”

  “在庆国公府,这几日庆国公府忙得紧,他偷不了懒。”

  萧穆妤点点头,又看向了小柳儿:“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送我出去,潜进那间宅子里。”

  “三小姐!”红珠急忙出声,“这也太危险了,若是被人察觉。”

  “被人察觉又如何?尚不到宵禁之时,他们还能杀了我不成?你们把门看好,有人来便说我睡了别在这露了马脚便是。”萧穆妤说罢,便起身与小柳儿走到了窗边。

  小柳儿将她背在背上,夜色中几个起落,便已出了永安侯,转到了红珠说的那条巷子里。

  这巷子里的墙也不算高,小柳儿不过轻轻一跃,便跃了过去。

  屋子里安静得紧,仿佛无人在似的。

  萧穆妤找了几间屋子,才找到了窝在床榻上的沁兰。

  沁兰整个人蜷缩在一处,宛如一只惊弓之鸟。萧穆妤才轻轻碰了她一下,她便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将自己抱得更紧了些。

  “沁兰?”萧穆妤轻轻地唤了一声,“是沁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