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做什么都要一起

古代言情字数:2016更新时间:2019-08-15

  小柳儿犹自委屈了半天,还是出了马车,却是爬到了马车顶上,再怎么叫也不肯下来。

  无奈之下,萧淑雯姐妹两只好进了马车,命车夫速度慢些,免得把小柳儿跌了下来。

  “爹爹前些时日去了常州,如今还没回来。因着你的事,娘亲难免伤心,爹爹便带了她一起出去走走。最早也要两月后才回来。这些日子,你就好生住在家里,凡事有大哥给你做主撑腰,咱们不怕他们!”萧淑雯道,萧穆妤听着,眼圈不由得直泛红,吸了吸鼻子:

  “嗯,有姐姐在,箐箐什么都不怕。”

  说着,忽的又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二姐姐现在,是住家里还是......”

  “你也知道桑儿回来了?”萧淑雯叹了口气,“她回来之后,倒是来了家里一趟,却连门也没能进。爹爹当着众人的面发了话,说桑儿离家出走的那一日,便已不是萧家的女儿。当时娘亲正为了你的事而伤心,也没人敢告诉她此事。是以桑儿现在还在明月楼住着,要不,我带你去见见她,你们两也几年没见了吧。”

  萧穆妤摇摇头。

  她的二姐姐,萧惜燕,小名便是桑儿。

  当年与纪衍有婚约的,本是萧惜燕。萧惜燕自小便不满意这桩婚事,直到大婚前一日,竟打晕了丫头离家出走。

  发现她不见时,花轿已经到了门口。若是就此说新娘子逃了,既坏了两家多年的情谊,又失了两家的面子。

  是以两家长辈商议之下,决定让萧穆妤上了花轿。

  萧穆妤打小便喜欢纪家那位大哥哥,不知有多么羡慕自己二姐姐。是以得知能够嫁入纪家时,她欢喜不已。

  可欢天喜地踏上花轿的她,千万没想到,那是她悲惨人生的一个开始。

  这三年来,受了多少苦楚,她已不愿去想。直至几月前,萧惜燕回来了,所以她便不能再留下来,所以才有了计划的那一切——如果不是她拼死挣扎逃离,这会儿早已被骂得悬梁自尽了吧。

  现如今,她还不知该以怎样的心情,却面对自己这个二姐姐。

  “你还在怪她当初离家出走对不对?”萧淑雯不知个中缘由,只以为萧穆妤是将这几年受的苦难,悉数怪罪到了萧惜燕身上,“当初,谁也不知纪衍是这样的人。桑儿不愿嫁他,也不过是因为不喜欢他......桑儿若早知道他人品如此,定然不会将你推入火坑之中。”

  说着,萧淑雯握住了萧穆妤的手:“她毕竟是你的亲姐姐,自小也是最疼爱你的。可千万别为了旁人,坏了你们之间的情感。”

  “不是这样的,只是......我想回家了。”萧穆妤垂下头,靠在萧淑雯的肩膀上。

  萧淑雯见她这模样,心疼得紧,只好将妹妹搂在怀里:“箐箐不怕了,咱们回家了。”

  回到了永安侯府,众人自然是又惊又喜,巴不得个个都来拉着萧穆妤仔细看一看。

  萧淑雯见妹妹的脸色实在不好,便将一众人都赶开,送她回房间歇息。

  萧穆妤也确实是累了,一回房间,也懒得多说什么,随意洗漱了一番,直直地倒在床榻上睡了。

  房间里点的是萧穆妤睡时惯用的甜梦香。

  在熟悉的环境里,萧穆妤很快便放松了下来,沉沉睡去。

  难得的无梦。

  萧穆妤已经忘了自己上一次睡得这样舒适是什么时候,这段时间以来——不,准确来说,是自从嫁给纪衍以来,她便没安安稳稳地睡过一次。

  许久许久,没睡得这样好了。

  或许真的是家里太过让她安心,萧穆妤直睡到了第二天上午,才勉强睁开眼。

  还在床上发懵的功夫,便听得门外似乎有什么声响,便唤了一句:“沁兰?”

  “三小姐,沁兰姐姐没在。奴婢们、奴婢们进不来。”外面响起一个丫头的声音。

  “好好的,怎么进不来,门锁上了不成?”萧穆妤打了个呵欠,一面下床趿了鞋,走过去打开门一看,小柳儿坐在门口,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

  “怎么了?”萧穆妤不解,倒是小柳儿见到她,连忙站起来将她抱在怀里:

  “箐箐!箐箐!”萧穆妤明显看见丫头婆子们倒吸一口冷气,脸上满是惊愕。

  “我没事,你怎么在这?”萧穆妤拍了拍小柳儿的手臂,示意他松手。

  “你,不,等。”小柳儿松了手,却拉着萧穆妤的袖子,扁着嘴。

  “我没有不见,只是昨儿太累了,早些睡罢了。你又何苦在这等我?家里没给你安排房间吗?”

  “不,一、起。”小柳儿摇了摇头,萧穆妤好脾气地哄道:

  “男女授受不亲,我们不能睡在一起。之前在吴先生那,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

  “红珠,你去把偏房收拾一下,请柳公子住在那。”萧穆妤道,那叫红珠的丫头显然有些为难:“三小姐,他、他是男子......”

  “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莫怪我没提醒你们,都把嘴管严实了,要是叫我在外面听见什么风言风语的。定马上告诉大姐姐,叫她来收拾你们。”

  丫头婆子们各自道诺,萧穆妤这才转身回屋,准备洗漱换衣。

  却听一阵惊呼,回头一看,小柳儿竟然跟了进来。

  “怎么了?”

  “一、起。”

  “我要换衣裳,不能跟你一起。你在院子里等等我好不好?一会儿我就出来了?”萧穆妤一面说,一面领着小柳儿出了房门,到了院子里的秋千旁,“你在这玩一会儿,一会儿我就出来。”

  这次,等小柳儿点头之后,萧穆妤才回去。

  丫头们渐渐缓过神来,有条不紊地伺候着她洗漱。

  “沁兰和秋蕊呢?没接回来吗?”萧穆妤问,昨儿在庆国公府,也没注意那么多。若是这两个丫头还在庆国公府,则得想法子接回来才好。

  “一直没回来,奴婢们请小厮打听了一下,听说秋蕊姐姐病逝,沁兰姐姐则是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