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大闹灵堂

古代言情字数:2057更新时间:2019-08-14

  萧穆妤深吸了一口气,她不想在纪老夫人面前把事情闹大,闹得难堪。

  纪老夫人辛劳一生,没得在死后,还受这样的苦楚。因而又叩了三个头:“今日是箐箐不好,来日再向祖母赔罪。”

  说完,起身要离开,纪盈静却拦着不让她走:“你当着祖母的面,把这事交待清楚。祖父祖母那样疼你,你便是这样辜负他们,辜负我哥哥的不成?”

  “三姑娘,你是要大闹灵堂吗?”萧穆妤沉声问,纪盈静反而被气得不轻:

  “我闹,到底是谁在闹?”

  “现在大吵大嚷的,是你。祖母已经歇下了,你非要吵得她不安宁不成?”

  “分明是你的奸夫擅动了祖母的灵位——”纪盈静喝道。

  “此事是我们的错,方才也向祖母道歉。三姑娘若觉得还不够,依照纪府的规矩,该如何便是如何。而不是在灵堂大吵大闹,扰了祖母的清宁,也丢了你们国公府的颜面。

  “你倒还真会颠倒是非,倒打一耙。好,是你说要按着国公府的规矩来是吧?来人,这对奸夫淫妇苟且在先,不敬祖母在后,给我痛打二十棍子,再浸了猪笼。”纪盈静气得双颊泛红,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

  “只怕你没这个资格。”忽一道女声响起,萧穆妤见了来人,不由得眼圈一红。

  “靖、靖王妃?”纪盈静一个激灵,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姐姐。”萧穆妤鼻尖泛酸,险些说不出话来。

  “来,咱们去外面说,别扰了国公夫人。”萧淑雯拉了萧穆妤的手,引着她往外去。

  “等、等等......她......”

  “说了别扰国公夫人,三姑娘也是及笄了将要出阁的人,竟这样不懂事不成?可要把你大姐姐叫来,好好与你说道?”萧淑雯斜了纪盈静一眼,唬得她浑身一颤,不敢再言语。

  出了灵堂,原本伸长脖子要瞧热闹的,这会儿各自把视线移开。

  萧淑雯的名声,可是传遍了京城内外的。

  她尚未出阁之时,因与人起了冲突,一言不合竟动起手来。把人家一个娇小姐骑在身下痛打——当着一众人的面。打得那位大家闺秀只觉无颜面留存于人世,寻死觅活了好一会儿。而她在罚跪几日之后,照样偷溜出去玩耍。

  待及笄后,皇帝亲下旨赐婚,将她赐为四子靖王爷之妻。恰逢那时流寇四起,几个皇子分别带兵前往各地平流寇。萧淑雯不知怎么混入了靖王爷的军队中,一番厮杀,待得她取了流寇首领的头颅,该论功行赏时,才被发现是女扮男装。

  此事一出,朝野震惊。永安侯气得绑了她上殿,求皇帝赐罪。却因她终究有功,功过相抵。

  待她与四王爷完婚之后,因靖王爷宠爱,常常跟出去冲锋陷阵,渐渐有了个“女修罗”的名声,若非后来身怀有孕,在永安侯的勒令下回京养胎,这才肯沉下心来,相夫教子。

  即便这两年不上战场了,可她的性格一样的直爽,心情好时,三两句话堵得你无言以对。心情若是不好,直接向你“讨教一二”。

  莫说这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们,便是习了几分武艺的官宦子弟,也多不是萧淑雯的对手。

  是以若只有萧穆妤,她们还敢凑凑热闹。可萧淑雯来了——自然是自保为上。

  “你可还好?这才多少日子,怎么就瘦了这么多?”萧淑雯拉着萧穆妤到了院子角落,略安静的地方,细细打量了萧穆妤一番,眼圈不由得红了:

  “死丫头,活着也不知早些回家。母亲都难过成什么样了。”

  萧穆妤一眨眼,泪水就滚落下来:“姐姐......”

  “不哭,有姐姐在。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纪衍对你好吗?又怎么会杀了你?还有那个乔芸儿,满口的胡话——他又是谁?”萧淑雯问道。

  萧穆妤嫁到纪府这几年,姐妹两每次相聚,问起她过得可好,萧穆妤都说纪衍待她极好。萧淑雯不疑有他,直到这次萧穆妤的死讯传来,同时涌来了不少流言。萧淑雯费心打探了一下,才知以前萧穆妤在撒谎。

  萧穆妤见无人敢靠近这个角落,便也低声将来龙去脉说了,气得萧淑雯青筋暴起:“他好大的胆子,我找他去!”

  “姐姐!”萧穆妤紧紧拉住了萧淑雯,以免她冲动:“天大的事,过了这几日再说。祖母向来待我如亲生,莫要惊扰了她。”

  “就这么放过那个混账不成?至少也要找他问清楚!”萧淑雯怒道,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

  萧穆妤连忙去捂她的嘴:“问不问的,日后再说。今日真不是算账的日子,方才我已与他说清楚了,请他一纸休书,从此再无瓜葛。至于以后怎么办,咱们回家再商议可好?”

  “他杀了你,还找人四处败坏你的名声,若真一封休书送来。倒落实了你红杏出墙的名头——决不能这么做。”

  “姐姐,我是已经死过了的人。无所谓什么名声不名声,现在只想赶紧离这个地方远远的。姐姐,我们回家,好不好?”萧穆妤低声道,萧淑雯本没消气,见自家妹妹这副样子,又心生不忍:

  “罢,今日就算了,咱们先回去。母亲还不知道你活着,这段时日常常以泪洗面,咱们回家,好不好?”

  萧穆妤点点头,便由萧淑雯带着离开了纪府。

  她是靖王妃,又名声在外,自然没人敢拦她。

  只是出了门,要上马车的时候,见小柳儿钻进去非要与萧穆妤坐在一处,不由得挑了挑眉:“箐箐,你确定他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野小子?可别是扮猪吃老虎。”

  萧穆妤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好推了推小柳儿:“你听话,去外面坐。”

  小柳儿摇摇头。

  “男女授受不亲,你这样,我会被骂的。”

  “骂、打!”小柳儿目露凶光,萧淑雯倒有些哭笑不得:“天下人那么多,你打得完吗?再说,此事是你们有错在先。你打得越厉害,骂箐箐的人就越多。你若想她一辈子受人唾骂,尽管与她同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