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逍遥快活

古代言情字数:2056更新时间:2019-08-14

  “箐丫头,才听芸儿说你活着,吓了我一跳。既然还活着,这些日子为何不回家来?”刘氏问道,语气中不无责怪之意。

  “前些日子有伤在身,不得下地,故而没能回来。”萧穆妤目视地面,刘氏点点头:

  “既回来了,便去与大家解释清楚,别总让外人认为,是衍小子害死了你。”

  萧穆妤没答话,只道:“箐儿先去拜别祖母。”

  刘氏略微有些不快:“我在与你说话,听不见吗?”

  “听见了。”萧穆妤挺直脊背,不卑不亢,“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若没做过,不必我去解释,旁人也会相信他的清白。若他做了此事,无论我怎么解释,也是没人信的。”

  “你什么意思?”乔芸儿不满地开口,“我大哥哥做了什么?由得你这样平白诬陷。”

  “我也想知,我到底做了什么?”纪衍略有几分低沉的声音自萧穆妤身后响起,萧穆妤则是抬眸望向了刘氏:“夫人,我现在想去拜别祖母,不知夫人可否放行?”

  “怎么对舅母说话的?这么一段时日不见,你连人也不会喊了么?”乔芸儿怒道。

  “还是你觉得,我不配被你唤一声母亲?”刘氏冷冷地开口。

  “不是您不配,是我不配。”萧穆妤环视周围一圈,“本想着一会儿祭拜完祖母再说的,既然夫人也在这,箐箐不如直接说清楚——这次回来,除却探望祖父,拜别祖母,还有一件极重要的事。”

  萧穆妤说着,转身望向了纪衍:“还请世子写下一封休书,你我从此再无瓜葛。”

  “休书?”纪衍望向护在萧穆妤身侧的小柳儿,“为了他?”

  “这难道不是世子所愿?”萧穆妤浅浅一笑,“终归会有这么一个结局,倒不如由箐箐提出,你我两家乃是世交。世子爷便是看在这份情谊上,让我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去。”

  “那件事是误会,过些日子我会向你解释。休书的事,以后不要再提。”纪衍道,那语气让萧穆妤怒火翻腾。

  好像发生的,不过是再细小无伤大雅的一件事,反而是她揪着不放,闹小孩子脾气。

  “还请世子备好休书,我一会儿自会来取。”萧穆妤说罢,转身便要走,纪衍却想去拉她。

  可还没碰到她的衣裳,便急往后退,连退了几步,面上仍然是挨了一拳。

  “小柳儿,不得无礼!”萧穆妤忙唤道。

  “好你个娼妇,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也就罢了,竟还带着野男人登堂入室?还有没有天理了?”乔芸儿见纪衍挨了打,当即便急了。

  “尚未出阁的女子,嘴里便这样不干不净的,这就是你们乔家的家教?”

  “家教?”刘氏确认儿子没事之后,方才看向萧穆妤,“有夫之妇,带着另一个来及不明的男人殴打自己的丈夫,这便是你们永安侯府的家教不成?”

  萧穆妤略略低眉:“长辈训斥,箐箐不敢反驳,只是还请世子爷与乔姑娘放尊重些,告辞。”

  说罢,冲刘氏略一屈膝行礼,往院外走去。

  “站住!”刘氏怒喝,萧穆妤却充耳不闻。

  “舅母叫你站住,听不见吗?拦住她!”乔芸儿高声唤了几个婆子,那几个婆子刚走进几步,小柳儿便已经挡在了萧穆妤面前。满身狠戾的气势,唬得他们不敢上前。

  “吵嚷什么?病人需要的是静养。”吴恨的声音忽然自背后响起,纪衍走上前,冲他施了一礼:

  “请问先生,家父如何了?”

  “心火郁结,病根在心。药物至多拖延其性命,若是想要真正的好起来,需得打开心结才是。”吴恨戴着的面具可谓是狰狞,与他温和的声音半点不相配,反而让人觉得突兀。

  刘氏见了吴恨,也急着上前去询问纪长鸿的状况,一时顾及不了萧穆妤。而剩下的丫头婆子,只一个小柳儿便将她们吓得够呛,哪里敢来拦,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灵堂摆在前院中,不少人前来吊唁。

  后院的事似乎并没传到前面来,是以有认得萧穆妤的,见她出现,都吓得不轻。

  一时众人议论纷纷,全无开始的庄严肃穆。

  萧穆妤径直走到棺木前,点燃了三炷香,诚心叩拜,却是忍不住落泪。

  小柳儿不明所以,便要替她拭泪。萧穆妤却另取了三炷香,送到他手中:“祖母也是你的长辈,学着我那样,叩首送祖母。”

  小柳儿不知道何为长辈何为送,可萧穆妤叫他这么做,他便学着萧穆妤的模样做了。

  等他站了起来,却见萧穆妤望着一方木块发怔,泪水不断地往下落。

  “箐箐?”

  “我没事,走吧。”萧穆妤勉强一笑,转身离开,还没走出灵堂,却听一阵惊呼。

  回头一看,小柳儿竟拿了纪老夫人的灵位。

  “公子这是何意,还请尊重逝者!”当即有人开口,萧穆妤也忙道:“小柳儿,快放回去。”

  “箐箐,它,拿。”

  “不拿,这是不能拿的,你听话。”萧穆妤索性走上前,双手捧了灵位,送回原处,而后拉着小柳儿跪地:

  “祖母,小柳儿不通世事,虽有冒犯之处,却也是无心之失,还求祖母宽宥?”

  “宽宥?祖母尸骨未凉,便受这般折辱。大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纪盈静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前院,这会儿怒目相对。

  “此事是小柳儿做得不对,我替他赔罪。”

  “小柳儿?唤得倒是亲密。大哥哥以为你丧生自责不已,祖母也因此离世,更又害得祖父病倒。你却与这个男人卿卿我我,在这样的日子,故意来我庆国公府示威,要我们纪家上下颜面无存么?”

  “若是为着对祖母不敬之事,任打任罚,我毫无怨言。若是为着旁的事......还由不得你管。”萧穆妤道,却只是望着纪老夫人的灵位。

  “萧穆妤——哈,他便是你的奸夫吧?芸姐姐说得果然不错。便是你对大哥哥不忠,被大哥哥发现之后,才选择跳崖。若你真是知错,以死谢罪也就罢了。没成想,却是与他逍遥快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