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兔子急了会咬人

古代言情字数:2002更新时间:2019-08-12

  “你现在最好别胡乱动弹,再者,趴在这,也写不好字。欲速则不达。”吴恨明白萧穆妤想做什么,劝了一句,见她眼中带了些失望,又于心不忍:“你若不介意,我写几个字,叫他先练着。”

  “多谢先生。”萧穆妤当即笑开了,“箐箐定然乖乖听先生的话,好好养伤。”

  吴恨摇摇头,起身走到桌前,提笔写下了几个字,又拿了新的笔纸:“过来。”

  小柳儿没理会他,只坐在床边,一双眼舍不得离开萧穆妤。

  “过来!”吴恨加重了语气,小柳儿回头瞪了他一眼。

  “听话,先生教你写字呢。”

  “字......”

  “对,写字。我这会儿不能乱动,你先跟着先生学,等我身子好了,就教你写字,可好?”萧穆妤笑道,小柳儿看了看吴恨,又看了看她,还是听话的去了。

  吴恨教了他怎么握笔,小柳儿学着握笔倒是比学握筷子快,没一会儿就有模有样的了。

  “看好了,这三个字,是你的名字。小、柳、儿。这两个字,长得一样的,读箐,箐箐。”

  小柳儿双眼一亮,便有几分跃跃欲试。

  吴恨看他写了两个字之后,便撂下不管了。

  萧穆妤看他认真,也没好意思打扰,虽有些好奇他写得怎么样了,却也只是安静地趴在枕头上,歪着脑袋看着。

  小柳儿练得十分认真,一笔一划,像是在雕刻专研什么重要的物什一般。

  约莫一两个时辰之后,小柳儿乐滋滋的选了一张纸过来,萧穆妤一瞧,竟与吴恨的字迹有七八分相似。

  “你竟还有这方面的天赋?”萧穆妤有几分惊喜。

  毕竟他今日是第一次拿笔,能学会正确的拿笔方法已然不已,写字更是叫人吃惊——何况写得这样好,赶得上旁人好几年的功夫了。

  “好?好......?”

  “写得好,好极了。不过......怎么只有我的名字?你自己的呢?”萧穆妤问,小柳儿只是把那张纸叠了两叠,放进怀里,也不回答。

  “不许装听不懂,大丈夫立于人世,怎么能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赶紧去写了。”萧穆妤用手轻轻推着他,小柳儿撇撇嘴,没精打采的挪到了桌前,不情不愿地拿了笔,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显然没刚才那么用心。

  “坐直了,不能躬着腰背。”萧穆妤提醒道,小柳儿背脊一弹,坐得直直的。

  萧穆妤瞧着瞧着,倒也觉几分饿了。

  从昨儿她便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只觉得腹中空落落的,隐隐有些发疼。

  想起吴恨的嘱咐,也只能忍着,本想着睡一会儿,睡着了便不觉得饿渴。

  正要阖上双眼,却见吴恨端了一个碗进来,下意识地以为是药,却在他靠近的时候,闻到一缕甜香。

  “不能吃东西,勉强以这个果腹吧。”吴恨走过桌边,不经意瞧了一眼,当即顿住了脚步。

  拾起一张来看,不由得满脸讶异:“这是他写的?”

  “是,小柳儿聪明得紧。这会儿正在练他自己的名字呢。”萧穆妤笑道,小柳儿则是拿过那个碗,送到了萧穆妤面前。

  萧穆妤便用小勺子慢慢地舀着吃,她本以为自己饿极了,这一碗定然不够。没成想才吃了一小半,便吃不下了。

  略下午些时候,胸口略有些发闷,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竟“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吐出大滩大滩黑色的污秽。

  小柳儿见了,连忙冲出去把吴恨拎了过来,吴恨对他的大惊小怪实在是没办法了,也懒得去理,只浸湿了帕子给萧穆妤擦脸。扶她去了另一张榻,把她弄脏了的枕被清洗干净,一面拿了个木盆过来:

  “这才刚刚开始,晚些时候有得难受,想吐就吐在这里面。若是来不及吐到了别处,也没关系。我待会儿要出门一趟,若是嘴里实在难受,喝点清水漱漱口。”吴恨一面说,一面给萧穆妤倒了杯水。

  “多谢先生。”萧穆妤的脸色,比昨儿更差,看得小柳儿心惊胆战的。

  “你也别太担心,你越乱,越照顾不好她。只要让她安心吐,给她喝水就没事了,知道吗?”吴恨说完,又叮嘱小柳儿。

  萧穆妤有时候虽然会自作主张,到底是肯听医嘱的,可小柳儿一旦着急起来,就不管不顾的了。那时萧穆妤吐得昏天黑地,也管不了他,万一出了什么事,只怕是让人后悔莫及。

  “你若不听我的,做些别的事,可是会害死她的。”

  小柳儿的脸被吓得煞白,看起来比萧穆妤的脸色还要更差些。

  “先生,你别吓唬他。”

  “他没那么脆弱。”吴恨说着,又给萧穆妤探了脉象,确定她状况稳定之后,方才离开。

  小柳儿这会儿不写字了,只蹲在盆边,担心地望着她。

  “我没事,吐干净了就好了......”萧穆妤话没说完,又歪过头猛吐了一番,吐出来的污秽发出一股恶臭,熏得萧穆妤一阵反胃,忍不住又吐了。

  这样的恶性循环,终究是被小柳儿发现,他出去寻了个木桶过来给萧穆妤接着,把木盆端了出去。

  再端回来时,虽然还有些残留,可看得出,小柳儿是用心洗了的。

  萧穆妤拿湿帕子擦了擦嘴,又伸手去拿水。

  小柳儿先一步拿了,递到萧穆妤唇边,喂着她一点一点地喝下去。

  “好......好......”

  “好多了,你把盆和桶都拿出去吧,这味道难闻得很。”萧穆妤几乎用光了所有的力气,软软地倒在枕头上,眼睛也睁不开。

  小柳儿依言把东西拿了出去,又翻箱倒柜的翻出了昨天吴恨点的香,点燃了放在香炉中。

  那香有安神的功效,萧穆妤本就疲惫地很,这会儿更是渐渐睡了过去。

  睡着了,便没事了。

  只是半梦半醒之间,隐约听得吵嚷之声,叫她下意识地以为纪衍追了过来,睁开眼一看,却见是吴恨在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