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大家都是有秘密的人

古代言情字数:2033更新时间:2019-08-11

  若是与人接触来往得多了,便也好了。

  想着不禁一笑:“你再说说自己的名字好不好?”

  小柳儿本还想着该如何让萧穆妤明白,闻言一怔,磕磕绊绊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小、小柳......儿。”

  “再说一次?”

  “小、柳、儿。”小柳儿不明所以,十分艰难地又照做了一次。

  “那我叫什么?”

  “箐箐!”小柳儿这次答得倒快,快得萧穆妤都没反应过来。

  转念一想,便也明白了。

  这是她自小被唤大的乳名,比起小柳儿来说,自然要好记好说一些。

  这种事,倒也急不来。

  萧穆妤和小柳儿又重复了几次,怕他心生厌烦,便没再继续。

  不多会儿,吴恨拿了药箱来,萧穆妤忙提起了小柳儿的伤。

  “坐下吧,伤在哪了,让我看看。”吴恨刚把药箱放在桌上,就被小柳儿扯了个趔趄,几乎是扑到了萧穆妤面前。

  “小柳儿,不得无礼。”萧穆妤忙道,小柳儿这才皱了皱鼻子,不情不愿地松了手。

  吴恨却是笑了出来:“也罢,先给你熬药。”

  说着,回身走到桌前,从药箱里拿出三包药,分拣了一包,寻了药罐熬煮,而后才看向小柳儿:“成了,熬药需要时间,我替你治治伤。你若讳疾忌医......夫人也不放心。”

  小柳儿这才磨蹭着坐到了吴恨面前,满脸不高兴地撸起了袖子。

  “不止这些。”吴恨一面说,一面出去打了盆水回来。

  那几匹狼的尸体,现在还在院子里躺着。吴恨虽没亲眼看见,却也能想象得出是一场恶战——小柳儿绝不可能只受这么点伤。

  小柳儿本有些不耐烦,看了萧穆妤一眼,站起身来就开始扯腰带。

  萧穆妤行动不方便,只好闭上眼。

  吴恨一面检查着小柳儿肩背处的伤口,一面不时往萧穆妤那边看一眼,眼中透露出疑惑与探寻。

  “先生,小柳儿伤得如何?”萧穆妤闭着眼,看不见实际的情况,却也知道小柳儿定然伤得不轻。

  那样凶狠的狼群,小柳儿只身对抗,哪可能伤势轻微。

  “伤口虽深,好歹不危及性命。夫人大可放心。”吴恨的声音传来,萧穆妤不禁松了口气:“多谢先生。”

  吴恨并没回答,屋子里忽然安静下来,只剩下吴恨拿药时瓶罐发出的声响。

  萧穆妤也不知小柳儿穿戴好了没有,也不敢睁眼,微风从敞开的窗户吹入,带来了丝丝凉意。

  “是我考虑不周,这屋子荒废了几年,旧友偶尔回来,因懒得清扫,也是住我那。久而久之,便会有山中动物出没,开始不过是些小动物,后来觅食的野兽也发现了这里。偶尔经过时,也能看见狼虎的脚印。是我没能及时提醒,才使二位受此重伤。”

  “先生也是一片好心,是箐箐思虑不全,这等山林之中,野兽时常出没,应当早些防范才是。”萧穆妤顿了顿,又道,“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先生,箐箐实在是过意不去。”

  吴恨没有答话,萧穆妤知他不喜这些话语,便也不多说。

  不知过了多久,药的味道顺着风飘进屋内,小柳儿又有几分不安分。吴恨冲他右肩上的穴位狠狠一按,疼得小柳儿哀嚎一声。

  “药还没好,你天天闻着味就送来给夫人吃,迟早要了她的命。”吴恨道,萧穆妤听着这声“夫人”,实在是刺耳得很,便开口:

  “先生只唤‘箐箐’便是。”

  “难道是我弄错了?我见姑娘盘着头发,只当姑娘已嫁了人......是在下冒昧。”吴恨笑道,眼中探寻之意更甚。

  萧穆妤心中苦涩不已,眼圈也忍不住发酸,想答又不知怎么回答,越想着,心中越是酸楚难受,忍不住便落下泪来。

  “呜......”忽有一只手抚上她的面庞,萧穆妤下意识往后一避,不当心扯动了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小柳儿只当自己弄疼了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萧穆妤见他只是随便把衣裳裹在身上,不由得叹了口气:“不是这么穿的。”

  小柳儿却蹲在床边,往她背后吹着气,萧穆妤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在给她吹伤口。

  “药好了。”吴恨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只言一声“失礼了”,便把萧穆妤拢在怀中,扶坐起来。

  他的动作十分轻柔,注意避开了萧穆妤的伤口。

  萧穆妤就着他的手将药喝了,酸苦的味道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喝药是这样的,你可别打我。”吴恨忽然开口,萧穆妤低眉一笑:

  “小柳儿不是这样不讲理的人,之前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

  “是,可他的关心则乱,却不是常人能承受得了的。”吴恨对此深有体会。

  “姑娘是什么时候与他认识的?”等萧穆妤喝净了药,吴恨扶着她趴好,而后才开口问,“我之前也见过他几次,都只是远远望了一眼。”

  “两月左右吧,我从山崖上摔下,被小柳儿所救......遇上了山贼盗匪。”

  吴恨冷笑一声:“天子脚下,竟也盗匪猖獗。看来这所谓盛世,也不过如此。”

  说着起身去收拾东西:“这么看来,姑娘还是住在这里的好。虽有野兽威胁,却比那些盗匪要好得多。”

  萧穆妤心中一惊,暂且应了,等吴恨走了之后,才问向小柳儿:“你之前,可认识这位先生?”

  小柳儿摇摇头,却说他经常会与山谷深处的一位老先生见面。

  萧穆妤凝神想了想,抬头冲小柳儿一笑:“你也伤得不轻,去歇着吧。”

  小柳儿点点头,却直接在地上躺下了。

  “你这是做什么?”萧穆妤忙问。

  “呜呜呜。”小柳儿道,意思是日后就睡在这屋里的地上了。

  “不行,孤男寡女的,成什么体统?”萧穆妤不允,之前在山洞中是无可奈何,如今有了条件,哪还能共睡一室。

  小柳儿向来听她的,这次却倔强得很,任凭萧穆妤怎么说也不肯松口。惹得萧穆妤也恼了,索性不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