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玉佩

古代言情字数:2004更新时间:2019-08-11

  瞧着小柳儿气鼓鼓的样子,萧穆妤不觉叹了口气:“好吧,我暂且替你收着,以后是要还给你的。”

  小柳儿摇摇头,见萧穆妤没有把玉佩摘下来的意思,却也把手松开了。

  又过了十来日,待家里菜米快见底了,萧穆妤才带了小柳儿捕的猎物,一同下山。

  她知道兽皮完整的猎物更为值钱,所以小柳儿打猎的时候,都会额外注意些。虽有些束手束脚让他心中不快,却因为是萧穆妤的要求,还是认真地做了。

  一天下来,猎物卖了个精光,买了日常必需的一些东西的同时,萧穆妤也没忘买针线和布匹。

  许是她的要求太高,挑选了好一会儿,勉强有些满意的,却换走了剩下的所有银钱。

  望着空荡荡的荷包,她可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当晚,她熬到了大半夜也没睡,想着赶紧给小柳儿做一件衣裳出来。

  约莫四更时分,听见门外有动静。萧穆妤只当是小柳儿睡不着找她,上前去一开门,却是一匹眼冒绿光的狼。

  萧穆妤僵在了远处,不经意见与狼眸对视,唬得她脚一软,跌倒在地。

  却不想这匹狼以为她要进攻,皱着鼻头就冲她扑了过来。

  萧穆妤失声惊叫,转身便跑,可她的速度哪里比得过一匹狼,肩背上便是一阵剧痛,那狼将她掀翻在地,前足压在她胸口,对准了她的脖子就要咬下来,口中的血腥气几乎要把萧穆妤熏得晕了过去。

  刚要下口,嘴就被捏住,紧接着,整匹狼被甩了出去。

  萧穆妤挣扎着一看,小柳儿一只手压着狼,只消两拳的功夫,狼便歪了脑袋,没了气息。

  可狼,是群居动物。

  屋里的死了,屋外不知何时,站了七八匹狼,无一不盯着屋子里的动静。

  萧穆妤疼得眼皮子重,只能尽力打起精神,整个人躺在冰凉的地面上,看着小柳儿蹿了出去,与狼群厮杀在一处,又是着急,又是担心。

  七八匹狼一起围着小柳儿撕咬,便是有那么一二想往房子里走,也会被小柳儿眼明手快地拦住。就这么厮杀了半个时辰,竟是小柳儿站到了最后。

  最后一匹狼倒下的时候,小柳儿已浑身是血,摇摇晃晃地往萧穆妤这边走来。

  萧穆妤却是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失去意识之前,隐约听得有人在唤她的名字。

  “箐......箐!”

  醒来时已是正午,萧穆妤趴在床榻上,略一动,背上的伤口便疼得她冷汗直冒。

  “小心些,待会儿伤口裂开了。”吴恨坐在一旁,脸色并不大好。

  “先生怎么了?”萧穆妤见他头发也乱了,衣裳也被扯坏了,甚至连鞋都只穿了一只,忍不住问出声。

  吴恨并没说话,任谁看书看得好好的,突然有人冲进来二话不说把他扛在肩膀上,一路颠簸地扛到这里,按着他必须要把人救活,不然随时一掌拍过来——都不会有个好脸色。

  “抱歉。”萧穆妤也只是懵了一瞬,刚说完,便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由得面含歉意。

  “罢了。”吴恨叹了口气,“他也是担心你的安危——你的状况实在是危险,若不是他这样带着我来,只怕救不了你的命。你背上的伤口太深,几乎伤着了骨头,这些日子定要好生休养。若无必要不可下地行走。伤口注意不要沾水,我每三日来给你换一次药。”

  “多谢先生。”萧穆妤一面说着,一面伸手去枕头底下摸自己的耳环,“这是诊金。”

  “收着吧,上次的还没用完呢。”吴恨起身,走到小柳儿面前:

  “我这会儿回去配药,晚些送过来,下次若有什么事,你再这般粗鲁,便是打死我,我也不管了,听见没有?”

  小柳儿眼也不眨地望着萧穆妤,全然不听吴恨的话。

  “先生放心,我会与他说的。”伤口着实太疼,萧穆妤的声音也有些有气无力。小柳儿站了起来,推着吴恨就往外走,似乎催着他赶紧取药似的。萧穆妤还没来得及叫他动作轻柔些,两人便已经出了屋。

  再回来,自然只有小柳儿一个。

  他蹲在床边,眼中满是担忧和自责。某种不知何时聚了水珠,似乎随时要掉下来一样。

  “我没事,下次不可对吴先生那么凶了,他帮了咱们不少。”萧穆妤只能趴着,声音也弱。

  小柳儿点点头,忍不住就呜咽了一声。

  “我真的没事……你受伤了?”萧穆妤不经意间望见他袖子上有血迹,伸手拉过他的手臂,推开袖子一看,两道狰狞的伤口,虽暂时没往外流血,可也绝对不是处理过了的。

  “怎么不叫吴先生替你包扎?”萧穆妤一急,就要起身,忘了身后的伤。

  这一动,便扯着了伤口,疼得她双眼一黑,几乎晕死过去。

  “箐箐!”小柳儿焦急地站了起来,不知所措。

  正要去找吴恨过来,手却被再次握住。

  “箐箐。”

  “我、我还好。”萧穆妤勉强撑起一个笑容,“你刚刚在叫我的名字?你……会说话?”萧穆妤问道。

  小柳儿只是蹲着,双眼通红,不停地唤着“箐箐”二字。

  “别怕,只是有些疼而已。你何时学会我的名字的?”

  “呜、呜呜。”小柳儿指着自己手上的手腕,似乎想要表达些什么。

  饶是萧穆妤经过多日的相处,能够猜出他大部分时候要表达的意思,这会儿也是看得满头雾水。

  猜想半天,只猜出了一个可能:“因为我记住了你的名字,所以你也要努力学会我的名字才成?”

  这个答案显然不对,小柳儿一时有些气馁,片刻功夫又急得抓耳挠腮起来。

  萧穆妤却想到,小柳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会叫自己名字——她记得只在小柳儿面前提过一次。

  可见小柳儿并非是不会说话,而是同伴的过早离开,在林子里又都是野兽,并没人与他说话,所以他不知该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