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种地不成还能打猎

古代言情字数:2010更新时间:2019-08-10

  在院子里坐着的时候,看见那荒废地,又在心里暗暗算了一算。

  这次的事情来的突然,她只有几件贴身的首饰,一昧的靠吴恨帮忙买东西,支撑不了太久的时间。

  可对于耕种一事,她可谓是一窍不通。平日里至多是侍弄花草,还是在有心情的时候修剪修剪便是了。

  叫她拿起锄头认真的栽种粮食,她只怕会弄得乱七八糟。

  “呜。”小柳儿不解地望着萧穆妤,不知她好好的怎么就发起了呆。

  “我在想……咱们以后吃什么。银钱是一方面,也不好总是烦着吴先生,背着大包小包的山上山下跑。”

  小柳儿闻言,呆在原地想了想,忽然就一跃而起,跑了出去。

  他性子野,每日都要在山林间跑一通才舒畅,萧穆妤早也习惯,此刻也不管他。只是想着接下来该如何。

  却不想小柳儿忽然跳到了她面前,手中拎了两只山鸡三只野兔,还往下滴着血,邀功似的递到萧穆妤眼前,吓得她差点往后仰倒。

  “呜。”小柳儿一只手扶着她,另一只手拎着东西往萧穆妤面前又凑了凑,迫切地想要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我明白,你先放着。”萧穆妤被那血腥气熏得眼前一黑,“天天只是吃肉也不是个办法,倒是......倒是可以拿去山下卖了。“

  “你每日打的,若有想吃的,便留下一些。其他的卖些钱,便可以买米菜......只是难免要辛苦你了。“萧穆妤坐稳了身子,小柳儿听得这话,却是兴奋起来,一口咬掉一条兔腿,大快朵颐。

  萧穆妤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吓得白了脸,

  小柳儿直到将兔腿咽了下去,才发现萧穆妤的不对。顿了顿,将手里的东西藏到背后,直退到了角落处,才蹲了下来。

  萧穆妤缓了缓神,慢慢挪到井边,打水浸湿了手帕,又走到小柳儿面前。

  小柳儿不明所以,却也不敢乱动,以免又吓到了萧穆妤。

  萧穆妤拿湿帕子给小柳儿擦着面上的血污:“是我不好,只是如果可以的话,下次再别吃这些生得血肉了。你若喜欢,我便多备些熟食在家里。你我是人,而非那些茹毛饮血的猛兽,好不好?”

  小柳儿点点头,把兔子往地上一扔,看见手上满是血,想要学着萧穆妤给自己擦拭干净,又没帕子,索性就往衣服上擦。

  萧穆妤连忙拦住了,拉着他去井边洗手,一低头,见他只穿着一只鞋,袜子蹭得脏兮兮的,经不住一笑:“还有一只鞋呢?”

  小柳儿低头一看,转身就要走,险些没把萧穆妤带倒。

  “算了,好在还有一双,你这会儿去找怎么找得到。”萧穆妤道,小柳儿却是低下了头,没穿鞋的那只脚来回蹭着地面。

  萧穆妤便有些不忍心:“你真的这么不喜欢穿鞋么?”

  小柳儿点点头,复又摇摇头。

  饶是相处这么些时日,能大概明白小柳儿行为是什么意思的萧穆妤,这会儿也不明白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我知道你以往习惯了,这会儿给你穿衣穿鞋实在拘束......是我的自私,若是你不着寸缕,咱们住在一处,总归是不合适。你若不喜欢穿鞋,咱们就不穿,好不好?”

  小柳儿还是低着头,也不出声。

  “还是......你生气了?”萧穆妤试探着问,小柳儿摇了摇头。

  “你要告诉我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萧穆妤摸了摸他的脑袋,小柳儿这才不情不愿地抬起头,指了指她:

  “呜,呜呜呜。”

  萧穆妤看了看自己,也没什么不妥......总不可能是小柳儿喜欢穿女子的裙裳——便是他要穿,也穿不下啊。

  “呜!”小柳儿见她不明白,转身回了屋子,不一会儿拿了两样东西出来。

  兽皮和阔叶。

  准确来说,是兽皮和叶子做的衣裳。

  萧穆妤没想到他还保存着,细想了半晌,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你想做我穿的衣裳?”

  “呜!”小柳儿重重地点头,同时甩了甩手里的东西,却不想力气太大,把叶子甩下来一块,急得他连忙用手去捧,眼睛也红了。

  “坏了就坏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若喜欢,赶明儿我行动方便了,下山买两匹布给你做。这两日就先将就一会儿,可好?”萧穆妤说着,就要拿过那两样东西扔了。

  小柳儿连忙扯住,对上萧穆妤惊愕的眼神,又可怜兮兮地,仿佛是受了什么欺负一样。

  萧穆妤很是不能理解小柳儿在想些什么,若说指定她做倒还好,外面卖的这些的确比不上她的针脚。可穿过的两件破衣裳又留着做什么?何况这两件还全然不能被称之为“衣裳”,只不过是应急时裹在身上的布罢了。

  难不成是因为他第一次穿的衣裳,所以格外珍惜些?

  这么一说,倒也说得通了。

  萧穆妤便也不再坚持,反正是他的东西,由他做主便是。

  小柳儿高兴极了,回屋把衣裳放好之后,却是塞了一样东西到萧穆妤手心里。

  是一块玉佩,通体澄亮,没有一丝杂色,玉上雕了一只展翅翱翔的孔雀。其高雅骄傲,栩栩如生,一看便是出自于名家之手。

  “哪来的?”萧穆妤笑问,之前从没见过这块玉,这样好的玉,也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就能捡到的。

  “呜,呜呜!呜。”小柳儿比划了半天,萧穆妤才明白,这是他从小带着的,之前是因为吊在脖子上晃来晃去不方便,就放在了山洞深处,前些日子回去拿阔叶的时候,顺便带了来。

  “这么珍贵的物什,我怎好收的。”萧穆妤笑道,想也知道这是小柳儿的同伴留给他的......说不定是遗物,她哪能据为己有。

  她不想要,小柳儿却不肯,两人僵持半天,最后小柳儿不分由说的,把玉佩戴在了萧穆妤的脖子上。

  萧穆妤想要摘下来,却被他按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