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学会穿衣是第一步

古代言情字数:2033更新时间:2019-08-10

  对上萧穆妤惊讶的目光,吴恨只是笑道:“山间里行走的人,脚程自然不能太慢,否则可能还没采到药,天就黑了。”

  一面说着,一面推开了院门。

  院子里的石桌上满是灰尘,看得出来是许久没人住过了的。一进屋,扬起的灰尘呛得萧穆妤咳嗽了几下,小柳儿听见了连忙退后,萧穆妤只得笑着跟他解释。

  厨房就在屋外,院子里围了一块篱笆,还有一小亩菜地。

  屋子也不算小,出了客厅外,还有三间屋子。虽说久无人住,可一应物什俱全,只需清洗一番,便可直接住下来。

  吴恨见这两人,一个行动不便,一个多半不会打扫,索性便留下来帮忙。

  耗费了大半日的功夫,才将屋子整理好,吴恨从带来的袋子里拿出米菜,生了火,忙活了一顿饭。

  吃晚饭时,萧穆妤还有些不好意思,吴恨却笑得坦然:“那镯子看起来价值不菲,我先收下了。说好,买了你要的东西之后,剩下的钱归我。”

  “自然是该的。”萧穆妤笑道,到底也没多大胃口,又怕小柳儿误会了为难吴恨,只好勉强吃了几口,而后放下了碗筷,只言自己困了,要去歇着。

  睡得迷迷糊糊时,只听见吴恨似乎跟小柳儿在说些什么,只是她实在太累,纵使有心去细听,也没这个精力,没多会儿,便沉沉睡去。

  却做了个噩梦。

  梦里,她被人拖进一间陈旧的房屋中,屋里有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一言不发的撕扯着她的衣裳。她奋力挣扎逃脱,即将逃到房门前时,她的丈夫却出现在那,神色冰冷,轻轻一推,把她推回了络腮胡子的怀中。

  猛然惊醒,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小柳儿。

  花了些许时间理清思绪,才送小柳儿那得知吴恨已经把置办的东西送了过来,除却两人的衣物,还有许多吃食用品。

  几大个袋子,足够他们用上好一段时间。

  萧穆妤心中感激,一问小柳儿才知,吴恨天还没亮便来了,难为他一个人大包小包的,扛了这么些东西。

  想着只能等下次见面再言谢,却见小柳儿捧了碗药过来,要她喝下去。

  “等等,我还没洗漱,吃药怪难受的,能麻烦你给我打些水来吗?”

  小柳儿点点头,放下药碗出了门,没一会儿便端了盆热水回来。

  萧穆妤就着热水简单洗漱一番,才去喝那苦得舌根发麻的药。

  一口气喝下去,萧穆妤的脸都皱成了一团。小柳儿见了,伸手去碗里沾了点残汁放进嘴里,苦得原地乱蹦。

  “药也乱吃,跟个小傻子似的。”萧穆妤笑道,小柳儿也只是笑,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出去端回了一碗粥,两碟小菜。

  “这是你做的?”萧穆妤惊讶不已。

  小柳儿摇摇头,伸手挑起两捋头发。

  吴恨胸前留了两捋垂发,小柳儿便爱以这模样来学他。

  萧穆妤瞠目,这一早晨,吴恨到底是做了多少的事?

  “呜。”小柳儿推了推碗,示意萧穆妤快吃,萧穆妤正要拿起筷子,却见小柳儿只是站着望着她,身上还是穿的兽皮衣裳,便道:“麻烦你把装衣裳的包袱拿过来一下。”

  小柳儿依言拿了过来,萧穆妤拿了一套灰色的衣裳递给他:“换上这套吧。”

  小柳儿接过,原地扒拉自己身上的衣服,萧穆妤只得背过身去,不小心碰到伤口,疼得她直皱眉。

  等小柳儿穿好,跳到萧穆妤面前的时候,萧穆妤忍不住笑了。

  这套衣裳对他来说,似乎太过复杂了些,虽然他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可还是穿得乱七八糟的。甚至有一只袖子都没穿上,可怜兮兮地吊在腰间。

  “不是这样穿的。”萧穆妤失笑,闭着眼指挥小柳儿把衣裳先解下来,然后再一步一步地告诉他,该怎么穿上。

  再睁开眼,见小柳儿身上的衣裳虽比之前好些,到底还有些乱,便伸手去给他整理:“这样的衣裳,我请吴先生买了好几套,你换着穿,那件兽皮可以扔了。”

  小柳儿只乐呵地笑,手上抓着兽皮,半点没有要扔了的意思。

  萧穆妤犟不过他,便也由得他去,这一番折腾下来,饿得不轻,便先捧了碗喝粥。

  才喝了一口,忍不住就皱起了眉。

  闻的时候不觉得,喝下去一股药味。

  “呜呜。”小柳儿见她皱眉,一下就将碗夺了过去,仰头把碗里的粥喝了个干净。

  萧穆妤有些哭笑不得:“你全喝光了,那我吃什么?”

  小柳儿一顿,又去端了一碗满满的回来。

  “这不也是一样的么?刚刚那个有药味,这个就没有了?”萧穆妤笑问,小柳儿一时怔住了,不知该怎么反应。

  “我只是一下子有些不习惯,不是不喜欢。你也饿了吧?再去舀一碗来,咱们一起吃。”

  小柳儿点点头,给自己盛了碗粥,见萧穆妤夹了小菜佐粥,伸手便要去拿,被萧穆妤轻轻拍了下手背。

  “要用筷子,会用吗?”萧穆妤特特的示范给他看,见他盯着自己的手满是疑惑的模样,便索性拿了双新的,帮他拿在手中。

  费了好半天劲,总算是拿上了,却是别扭得很,小柳儿拿着不舒服,更是夹不了东西。

  萧穆妤耐心地一点一点地教,直到粥都凉透了,小柳儿总算能拿着筷子挑一些菜吃。

  只能挑,还是夹不起来。

  只是这事也不是一时半晌就能学会的,萧穆妤也没想过她这么教一会儿就能让小柳儿学会用筷子,即便他现在用得还不对,也总比用手来的好。

  下午些时候,萧穆妤让小柳儿给她寻了根长短合适的木头,她拄着木头,一蹦一蹦地跳到了厨房。

  面对着柴火堆时,她掌控不好火候,这会儿有锅有油的,便难不倒她。除却有时候会因重心不稳而差点摔着之外,也没什么。

  而这一顿饭的功夫,倒也让她适应了拄拐的生活方式。

  如此过了一月有余,右腿的伤总算是好得差不多了。尽管还不能剧烈运动,好歹能正常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