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噩梦缠身

古代言情字数:2008更新时间:2019-08-10

  萧穆妤本想,小柳儿独自在山间生活,与野兽做斗,总归有受伤的时候,也当知道什么药草对伤口有效。

  却不想小柳儿一下子将她抱了起来,跃出洞口。

  下降的速度没有半点减缓,萧穆妤吓得闭上了眼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却觉得自己被放了下来。

  睁开眼一看,自己在一间木屋的床榻上,空气中裹挟着浓烈的草药味。似乎是草屋主人的男子被吓得缩在角落,一动不敢动。

  小柳儿上前,一把把人拎了起来,放在萧穆妤面前,呲牙咧嘴地威胁着。

  男人呆若木鸡,脸色惨白,萧穆妤连忙开口安抚:“先生莫怕,是我不小心摔伤了腿,听闻先生擅长岐黄之术,故前来求医。”

  “擅、擅长不敢说,不过略知一二,摸到了门槛而已。”男人惊惶未定,却勉强打起精神来,说了一声得罪,便开始查看萧穆妤的伤势。

  “你这伤该早些来瞧才是,再耽误些时日,只怕会伤及性命......”话音未落,只听见小柳儿的一声怒吼,吓得大夫手一抖,差点咬到舌头。

  “小柳儿乖,咱们先坐着。”萧穆妤哄道。

  小柳儿生得虎背熊腰,只站在那就叫人生畏,莫说这大夫,就连萧穆妤初见,也怕得跟什么似的。

  好在小柳儿听她的,闻言便乖乖找了个角落坐下。

  大夫这才松了口气:“如今伤口已经化脓,需得划破伤口,将浓水放出来才行。我先去熬一碗汤药,夫人饮下,到时便不觉得疼痛了。”

  萧穆妤点头,等着一碗药下肚,还没来得及叫苦,脑袋昏昏沉沉的,没了意识。

  似乎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在纪府的房间内,上一刻还在和纪衍说话,紧接着就闯进来一个大汉,目露凶光。纪衍将自己推进那大汉的怀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屋子,任她哭喊求救,房门依旧紧锁。

  梦境太过真实,以致于萧穆妤醒来时,愣了几秒以分辨自己身在何处。对于小柳儿掐着大夫的脖子把人拎起来的状况,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救...夫人...救......”还是大夫先瞧见萧穆妤坐了起来,伸长手臂求助,萧穆妤这才猛然惊醒,连忙要过去救人。可她腿上还有伤,未及站稳,先摔了一跤。

  小柳儿回过头,连忙过来抱她,大夫因此摔到地上,咳得惊天动地。

  小柳儿把萧穆妤放在床上,担心地望着她。萧穆妤则是看向了大夫:“先生,你可还好?”

  大夫一面咳,一面撑着桌子站了起来:“还、还好。你一直没醒,他以为你出事了,要拿我报仇、咳咳。”

  待缓过气来,大夫便想要过来瞧瞧萧穆妤的情况,才走了一步,小柳儿便瞪着他,吓得他忙躲在了桌子后面。

  “我没事,你别太紧张了。”萧穆妤轻轻拉了小柳儿一下,小柳儿这才肯坐下,仍是谨慎地望着大夫。

  那大夫无法,只好从另一头绕了过来。给萧穆妤细细诊脉后,方到:“已无大碍了,只是还需要多加休养,按时换药,骨头没长好之前,可不能下地。还有便是,我瞧夫人的脉象,似乎身子不好?”

  萧穆妤一顿,也不知是不是旁人的错觉,总觉得她的脸色更差了几分:“是,之前......吃过一些不好的药。伤了身子。”

  那被灌下的一碗又一碗的避子汤,足以叫她这辈子都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

  萧穆妤禁不住又想起了那日,明明一纸休书便能解决的事,她的丈夫偏偏要设计使她失了清白,让她背负上红杏出墙的骂名。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和他夫妻整整三年,却在那一刻,才清楚他是个怎样的嘴脸。

  “呜!”眼瞧着萧穆妤的脸色越来越差,小柳儿只当是大夫做的,一把将他拎起来,抬手就要打。

  “我没事!”萧穆妤连忙攀着小柳儿的手臂,眼圈仍然红着,勉强一笑:“是我自己想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跟这位先生无关,你乖,快松手。”

  大夫再一次摔倒在地,四脚朝天,这次缓了好一会儿,才把气喘匀,却只是看了小柳儿一眼,道:“夫人不必太过伤心,那药的药性虽强,好在现在尚来得及,只需慢慢调养着,身子总会好起来的。我一会儿给你开个方子,药用完了再来取便是——家里可远?”

  萧穆妤却不知,来的路上她紧闭双眼,依稀记得小柳儿走了很久,想了想,便褪下手上的金镯子,笑道:“我身上也没带银钱,这镯子权当诊金了,若有多的,还烦请先生帮忙置办几套衣裳,煮药用的药炉药碗。”

  “连碗也没有?你们是住在那?”大夫不解,他瞧萧穆妤身上穿的衣裳,虽有些脏污,却是上好的料子,不像是那等无家可归的人。

  “一个......峭壁的山洞里。”萧穆妤勉强形容了一下山洞的情况,大夫沉默了片刻,道:

  “我这屋子后面三里左右的地方,有一间屋子。那是我以前一位好友所住,现在他已不住在这了。夫人若是不嫌弃,可在那暂住些时日,先把伤养好了再说。只是那屋子久无人管理,夫人若是要住,只怕得花些功夫整理一番。”

  “多谢先生。”萧穆妤笑道,环境再怎么差,总不会差过那上不着天,下不挨地的山洞,“还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大夫本要去药柜取药,闻言一顿,淡笑道:“我姓吴,单名一个恨字。”

  由吴恨领着,小柳儿背着萧穆妤在山路上走。

  小柳儿似乎不知道男女之防,只知萧穆妤行动不便,便该由他背着走,动作快得萧穆妤完全没时间拒绝——她也深知,自己走不了路,只能让小柳儿背着走,便也没说什么。

  三里路很快便走过了,小柳儿的速度快,萧穆妤是猜得到的,却不想吴恨看着文弱,脚下的速度竟半点不逊于小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