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投之以食粮,报之以衣裳

古代言情字数:2001更新时间:2019-08-10

  “呜呜。”野人点点头,回身走到洞口,一屁股坐了下来,右手拍拍地面,意思再明显不过。

  既然回去了生不如死,不如就在这好好活着。

  萧穆妤哭笑不得,却也知野人不会轻易让自己自尽,只好顺着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一切,从长计议吧。

  第二日醒来时,野人不知从哪打来了一头野猪,这会儿已经撕成手掌大小,大部分堆在角落处,另有一小部分被串着树枝,在火上烤着。

  萧穆妤是被肉香味叫醒的。

  见她醒来,野人兴致冲冲的递了一块给萧穆妤。

  这肉的色相虽说不上诱人,到底比昨儿的好多了。

  萧穆妤试着咬了一口......熟的!

  当即一口接着一口的吃了起来,她着实饿了。

  偶尔看向野人,见他也不吃东西,只看着自己,长发下隐隐可见笑容,不禁停了动作。

  野人反而着急了,一面示意她快些吃,一面似乎又担心不好吃,慌乱得紧。

  “你别急。”萧穆妤少不得安抚着她的情绪,却望见他的“衣裳”已经坏了些。

  到底是树叶做的,脆弱得很,野人成天上蹿下跳,还猎了这样一头野猪,只损坏这么点,已让人惊讶。

  “骨头,还有吗?”萧穆妤指了指角落里的那堆肉,野人转身,从肉堆后面扒拉出一捆骨头来。

  用她昨儿用剩下的叶茎捆好的骨头。

  萧穆妤忍住恶心,挑选半天,选出几根略细小一些的,拿了石块细细打磨。

  经过一番折腾,几次失败,勉强磨出一根能用的来,又找到了昨儿剩下的几根叶茎,勉强穿进孔里,对着火光瞧了瞧,禁不住一笑。

  能用。

  野人却怔了一怔,从昨儿到现在,萧穆妤还是第一次笑。

  像是一缕暖阳,盖过了柴火的光芒。

  那兽皮的味道实在太大,萧穆妤忍了好一会儿没忍住,险些把刚刚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有、有水吗?”萧穆妤没找着自己的手帕——昨儿醒来就没看见,这会儿只能用手掩着鼻子。

  野人连忙带着她走到洞穴深处。

  这里有个小水潭,冰凉的水顺着石壁汇入潭中。

  萧穆妤拖着腿,走得很是缓慢,也不知是绊着了什么,往前一扑——稳稳地被野人接住。

  时机太过吻合,倒像是她自己往别人怀里扑一样。还没等她说话,野人就把她给抱了起来,直接走到了水潭旁边,才慢慢地把她放下来。

  “那个......麻烦你帮我把兽皮拿过来,多谢。”一落地,萧穆妤连忙往后缩了几步。

  野人折回去把兽皮拿了过来,萧穆妤却不敢直接接,示意野人把兽皮放在地上。

  野人放下之后,疑惑地望着自己的手,只是站在原地。

  萧穆妤本想把注意力都放在兽皮上,用心清洗。可野人就站在那,眼也不眨地望着她。

  气氛实在太过尴尬,萧穆妤不得不找些话题:“还不知......恩人叫什么名字?我姓萧,叫我箐箐便是。”

  野人伸出右手,萧穆妤这才发现,他右手手腕上带着一个草环,似乎是用柳条编织的,只是早已经枯萎,辨不出原本的颜色。

  “你的名字?柳?”

  “小、柳、儿。”野人一字一顿地开口,这是他唯一会说的话。

  “小柳儿?”

  “呜!”小柳儿当即笑开了,似乎是想要坐在萧穆妤身边,不防动作大了,差点把叶子扯碎。

  萧穆妤移开视线,却觉得奇怪。

  她以为小柳儿是孤身一人,却居然是有名字的。

  有名字,就代表他有同伴——显然他的同伴是会说话的,可那人为什么不教小柳儿说话?

  “你的同伴呢?”

  “呜呜。”小柳儿摇头,而后意识到萧穆妤没看着自己,便绕到她眼前,摇了摇头。

  “咳。”萧穆妤不防,还是看见了小柳儿肋下的大片风光,脸上一红,清洗的速度也加快了些,“叶子不牢靠,我一会儿试试能不能用着兽皮给你缝件衣裳。”

  小柳儿点点头,乖巧地坐在一边,津津有味地望着萧穆妤的动作。

  没有刷子,萧穆妤就只能用手来搓洗,兽皮放了一晚上,难免有些硬,没多会儿萧穆妤的手就红了一大片。

  她本来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平日里从没做过什么粗活。

  娇嫩的手头一次这么用力的洗东西,自然容易受伤。

  她倒不觉什么,小柳儿却先急了,把兽皮抢了过来,学着萧穆妤的模样搓洗着。

  洗了大半晌,虽然没能把腥味全都洗净,好歹没那么大的味道了。

  没有经过仔细加工的骨针到底是钝了些,缝着有些费劲,略不注意就能戳到手。

  勉强就着火光缝出来一件,丑得萧穆妤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了。

  “勉强穿着吧,过几日我把针磨好了,再给你缝一件。”

  小柳儿接过,又和昨儿一样端详了半晌,才美滋滋地要换上。

  见他就这么要换衣裳,萧穆妤忙撇过脸去,过了好一会儿,小柳儿才捧着叶子做的衣裳绕到了她面前。

  “这个就不要了吧。”萧穆妤伸手欲取,小柳儿却不肯,护着衣裳如至宝一样,叫萧穆妤不解:“坏了,不能穿了。”

  “呜!”小柳儿摇头,回身往洞穴深处去。

  萧穆妤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无奈地摇摇头,目光落到了自己的右腿上。

  腿越来越疼了,只放着什么都不做,都是钻心刺骨的疼。

  也不知到底是伤得如何了,萧穆妤索性拆开来一看,只见小腿肿胀黑紫,还传来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似乎是伤口化脓了。

  这样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合适的药,萧穆妤咬咬牙,正想把伤口包起来,小柳儿却一阵风似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呜呜,呜!”

  “你别着急。”萧穆妤不得不先安抚他的情绪,“你懂得药理吗?能不能寻些药来,这伤若再不管,只怕我这条腿就得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