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跳崖不死是惯例

古代言情字数:2018更新时间:2019-08-10

  夜深,向来少有人踏足的树林深处却被杂乱的脚步声侵扰了宁静。

  萧穆妤跌跌撞撞地在树林里跑着,她的头发散乱,衣衫不整,看起来狼狈极了。在她身后,是二十多个拿着火把追赶的人。

  慌不择路之下,她跑进了一条死路——前方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

  回头看了一眼为首的那位锦衣公子,萧穆妤没有任何犹豫的,纵身跃下。

  死了,总比活着好。

  萧穆妤本以为她会就此了结一生,却没想到,在长久的昏迷之后,她再度睁开了眼。

  一个漆黑的山洞。

  许是跳下来的时候摔着了,身上尽是细索的小伤口,哪儿哪儿都疼,除此之外,右腿似乎被摔断了,站也站不起来。

  勉强爬到洞口一看,萧穆妤愣住了。

  这洞穴竟在峭壁中央,上下光洁如镜,连根藤蔓都没有。

  她是怎么到这来的?

  正疑惑着,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回头一看,却有一个人在她身后。

  这人但浑身赤净,未穿衣衫,杂乱的头发在身上胡乱撒着,活脱脱一个野人。

  那野人与她之间的距离,不过分寸之间,吓得她连忙后退,手下一空,竟失了重心,向后仰倒。

  身后可是万丈深渊。

  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手臂便被捉住,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带进了洞穴里。

  萧穆妤处在惊吓之中,尚没缓过神来,不经意间瞥到野人精壮的躯干,又慌乱的移开视线。

  野人似乎知道她是害怕自己,略往后退了一步,手中血淋淋的物什扔到了她面前。

  一只断了脖子的野兔。

  看得萧穆妤胃里一阵翻滚,却还是强忍了下来。

  野人见她不动,伸手推了推兔子,萧穆妤连忙摆手:“我不吃生肉。”

  野人望着她,似有些疑惑。

  萧穆妤便做了个点火的手势:“有柴吗?我想要火。”

  比划了好半晌,野人才明白过来,转身往洞外去了。

  萧穆妤松了口气,这会儿功夫,她并没有察觉到野人对自己的恶意——至少没想过要伤害她。

  虽不知这野人是从何而来,可细数着,也已救了她两次了。

  没多会儿,野人回来了,一只手举着火把,另一只手依然撑地走着。

  野人本来要走到萧穆妤身边,忽然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停在原地,轻轻一抛,火把刚刚好落在萧穆妤面前。

  一个火把自然烤不好兔子,萧穆妤费了不少心思跟野人说明,总算让他找来了不少树枝。

  其中大半是湿的,好歹有一部分勉强可用。只是等萧穆妤把肉烤好的时候,已经是饥肠辘辘。

  有些迫不及待的将外皮焦了的兔肉放进嘴里……

  “呸呸呸!里面怎么还是生的?”萧穆妤望着带了血丝的肉,分外绝望。

  明明外面都烤焦了的。

  “呜。”野人比划着,示意她赶紧吃东西,萧穆妤却是愁眉苦脸的:“有野果吗?”

  怕野人听不懂,萧穆妤还做了个爬树摘东西的动作。

  野人一去一回,捧回了十几个青色的果子。

  萧穆妤咬了一口,酸得她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可也好过没有,勉勉强强的吃完了,野人又不知从哪拿了一个水囊给她。

  水囊里的水甘甜,尤其刚刚吃过那么酸的果子以后,更觉得放了蜜糖一样。

  喝了水,萧穆妤望见野人坐在洞穴门口。

  换成平时,她一定不敢正眼望着野人,可这会儿野人背对着他,长发倾泻而下——别人不过长发及腰,他却过了膝,这会儿撒在背上,倒像是披了一件黑色的衣裳。

  萧穆妤这才敢望着他:“是你救了我?”

  野人听见她的声音,回过头来,萧穆妤连忙挡了脸:“你能寻一些东西挡挡吗?若是没布料,兽皮也好,再不济,宽大的叶子也成。孤男寡女的,这样总不太好。”

  说完后,半晌不见动静,萧穆妤又唤了两声,还是没听见声音,这才小心地把手移开。

  野人已然没了踪迹。

  “生气了?”萧穆妤喃喃道,费力地爬到洞穴口,这会儿正是深夜,什么也看不清楚。

  若那野人真被自己气跑了,她就只能活活饿死在此处了——莫说她伤了腿,便是她四肢完好,也断没有法子在这么陡峭的山壁上爬行。

  就这么几个野果子和一块烤焦了的肉,她撑不过几日。

  萧穆妤叹了口气,便是不死,她活着又做什么?回去接着受纪家的羞辱吗?

  一想到纪衍,萧穆妤的泪水便有些忍不住。说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嫁给了纪衍整整三年,却不想惹他如此憎恶。

  一时便觉得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是死了干净,好歹留下一个清白之名。

  于是缓慢地向前面挪动,望着下方的树林,深吸一口气,向下栽去。

  落到一半,腰间便是一紧,萧穆妤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野人抗在肩上。一时也不敢胡乱挣扎,只看着野人以令人惊诧的速度向上,将她送回了洞穴中,然后往地下扔了几片宽大的叶子和一张兽皮。

  由于光线不明,萧穆妤也看不清那是什么动物的皮,只是血腥味熏得她想吐,只拿起一片叶子,将叶茎分离出来放在一边,又拿起叶子折了几番,以叶茎作为辅助,勉勉强强做出一套衣裳,递给了野人:“穿上吧......小心别弄破了。”

  野人脸上满是疑惑,接过衣裳看了半晌,新鲜得跟什么似的,捧着细细察看,半晌发现萧穆妤仍然别着脸,才小心翼翼地把衣裳套了。

  “呜。”

  听得野人唤,萧穆妤才把脸转了过来,不由得松了口气,随即笑道:“多谢你救我,只是......我是活不了的人,这衣裳,便只当谢礼,你把我扔下去吧。”

  野人摇头,“呜”了几声发现萧穆妤听不懂他说的话,记得双手直比划。

  萧穆妤勉强看懂了他的意思,不觉眼角湿润:“谢谢你关心,只是......我即便是回去了,也只怕是生不如死,还不如就这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