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 奇葩的准婆婆

古代言情字数:2074更新时间:2018-01-24

  5月5日婚礼后台二楼化妆间

  雪白的婚纱披在新娘前高后翘、蛇妖般的身材上,更显娇艳。新娘绝美的容颜在镜子里显得更加清秀。

  原本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然而,镜子中,十分不和谐的是,一个带墨镜、穿西装的1.8米高的大汉,拿着一把枪,抵着新娘的头颅。

  而新娘,此时却若无其事的拿着眉笔轻轻的画着眉,一点慌张的情绪都没有。

  快结婚了,可不能有一丝半点的不完美。

  眉,终于修好了,新娘照照镜子,是的,非常漂亮。

  新娘用余角看了看拿枪的大汉,又看了看站在门口吸着高档烟,穿着十分时尚,带着硕大钻戒的五十来岁的女人,杜芸。

  微笑荡漾在新娘脸上:“妈,今天是我和您儿子大喜的日子,您就给您儿子送这么大的礼来,合适吗?”

  一抹绿光闪过杜芸的眼睛:“别叫我妈,贱人,我是不会允许你嫁给我儿子的。”

  新娘瞟了一眼用枪指着自己头颅的黑衣魁梧大汉,戏谑道:“大叔,轻点儿,枪都抵着我脑袋了,还跑得了吗?别那么认真,没看见我穿着婚纱吗,大喜的日子,别把妆弄花了。”

  阴笑浮上杜芸的脸颊,杜芸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丝吐在新娘的脸上,淡淡道:“不认真怎么行呢,杀你那么多次了,一次也没有成功,这次机会难得,我要是手下留情怎么对得起你逃了这么多次呢?”

  新娘笑了,笑得不以为然、笑得没心没肺、笑得好像现在用枪指着的不是她,而是别人。

  这个新娘叫吴诗钰,孤儿,小时候在孤儿院待过几年,后被杀手组织培养。

  诗钰成绩优异,所有的杀手中,诗钰是第一名,不过,是倒数的,俗称吊车尾。倒数第一也算是第一吧,不是人才还得不到如此殊荣。

  所有杀手都成绩斐然,只有诗钰成绩为0,是的,她不想杀人,而绝非不会杀人。在组织里,诗钰被称为“美神”,不好意思,发音有误,其实是霉神。

  也有二姐之称。动不动就发呆,思绪瞬间飘到九霄云外。

  你说你一个杀手,正在执行任务,你思绪四处游荡,不知所谓,你在找死么?

  所以,跟诗钰搭档,任务百分之千的失败。反正各种失误层出不穷。不搞到失败决不罢休。

  杀人不行,但经商可是一把一的好手。

  组织名下的夜总会、赌场、酒楼被诗钰打理得井井有条。这也是诗钰没被组织开除嫌弃的唯一利用价值了。

  诗钰的男友叫龙天昊,高大帅气多金,是鑫昊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的太子爷,他父亲是CEO,他很爱诗钰,一直都很宠诗钰。

  可唯一的遗憾是准婆婆杜芸从见诗钰的那一刻起,就非常的厌恶诗钰。诗钰从来没有得罪过她,也不敢得罪她。

  诗钰就不明白了,她哪点儿就遭人嫌了,非得三番四次的置她于死地?

  天昊的条件是好,可诗钰的条件也不差。

  论人才,漂亮妹子一枚,前高后翘。

  论钱,打理夜总会、赌场、酒楼数年,赚了不少钱,自己又开了几家分店,钱是不缺的。

  论权势,因身份特殊,黑白两道都要给诗钰几分薄面。

  诗钰就想不明白了,她第一眼看见诗钰,怎么就跟见仇人一样?目露凶光,杀机四起?

  收回思绪,诗钰叹了口气,淡淡道:“尊重一下我的职业好不好,好歹我也是一名杀手,别让我这么难堪,好歹我也叫你一声妈。”

  “给你60秒,说最后的遗言吧,我的乖儿媳。”杜芸奸笑着,心情大好。

  枪,从诗钰手臂里滑出来,落在掌心,笑意浮上诗钰脸颊。

  “你杀我数次,你以为我没有任何的防备吗?虽说我是个吊车尾的,但保命的技术还是有的。”

  诗钰抬腿踢掉了大汉手里的枪,伸手抓起诗钰的智囊袋,一个翻身,再来一个旋风腿,看看大门,已被杜芸和杀手死死堵住了,唯一的出口就是窗户。

  窗户是落地窗。诗钰三步两步跑到窗户前,推开。

  转身冲杜芸笑笑:“妈,儿媳走了,别送了,拜拜。”

  说完跑了出去。子弹在是身边呼啸而过,这里是二楼,诗钰跳窗而下。

  翻了个身,落地,笑意弥漫在诗钰眼底,又一次完美逃脱,好棒!

  突然,在诗钰落地的地方,哐哐哐哐,升起四面铁栏杆,形成一个铁牢笼,把诗钰关在中间。诗钰心里咯噔一下,完蛋了。

  这杜芸,果然阴啊。

  “咯咯咯咯,跑啊,我的乖儿媳,你往哪儿跑呀。”杜芸站在二楼落地窗前。

  她肯定事先就算计好了每一步。

  哎,就是可惜了诗钰今天穿的这么漂亮。

  雪白的婚纱,配上细腻粉滑的肌肤,加上右肩的那只鲜艳美丽的蝴蝶、玫瑰和心形胎记,(因救天昊的时候,右肩中了枪,之后为了遮丑,特地纹了只蝴蝶、玫瑰,配上胎记,完美。)

  脖子上的狼型古玉翠绿而剔透,可惜古玉有丝丝裂痕,裂痕里是红色的血丝,仿佛血一样。

  当初买时,卖家还说是花木兰的福玉,买了后觉得受骗,转身想退,却找不到卖家了。

  而玉,确实是块福玉,每次都能帮助诗钰逢凶化吉,所以诗钰一直带着。

  诗钰抬头看着杜芸:“妈,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就没有妈妈。我一直都很尊重你,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第一次见我,就想置我于死地。妈,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妈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杜芸居高临下的看着诗钰,转身进屋,从二楼走了下来。

  风突然刮了起来。新闻里说,今天有日全食,在临死之前,看一次日全食也不错。

  杜芸从房里走了出来,举着枪对着诗钰:“看在你临死之前,这么想知道的份儿上,老娘就告诉你为什么……”

  风越来越大了,天突然黑了,日全食开始了,诗钰胸前的狼型古玉忽然金光一闪。

  诗钰的身上瞬间出现一个光圈,诗钰感觉自己在往下掉,喂,掉个屁啊,你好歹也让我听完为什么才掉啊。

  啊……诗钰眼一黑,就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