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这才只是开始

现代言情字数:1881更新时间:2016-07-24

  “你们竟然敢这样对她!”简剑清愤怒的转身看着身后的简氏母女。

  家中的下人也没有想到今天会这样,更没有想到二小姐身上会是这样的惨不忍睹!

  知道平日里老爷不在,夫人和大小姐会为难二小姐,可谁想不到这手段也太残忍了些!

  就算不是自己亲生的,也不能这样狠毒吧!

  平日里,家里面的佣人被简家母女带着,同样对简若兮十分的厌恶,可此时,在场的人看见简若兮的模样,再看看简家母女的模样,心里开始对简家母女有了些嫌隙。

  只是这佣人的身份,就算是有了嫌隙,也不能说什么!

  主人的事儿,再不对,那也是主人的事情。

  要怪只能怪二小姐命不好,领养的不说,还摊上了这样的养母,姐姐。

  简若兮低着头,小身子骨不停的颤抖,一副害怕的样子。

  却是用余光在在场所有人的反应都看遍了。

  震惊吗?震惊的还在后面呢!

  简剑清看着简若兮惨兮兮的模样,又看着周围佣人看着这边的眼神,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一个巴掌抬起来,二话不说朝着简淑念打去。

  “啪!”

  这道声响,甚至比刚才打简若兮的巴掌还要强烈。

  简淑念震惊的看着简剑清,还没有反应过来。

  简淑念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简剑清。

  简夫人也呆住了。

  自家老公是最护短的,怎么可能舍得打女儿!

  可惜,简夫人此刻心里全是女儿,都已经忘记了,简剑清是护短,但是更爱自己的那个面子!

  当着这么多佣人的面,让他们都看着自己的小女儿被欺负虐待,即便是领养的,这个面子也不能不顾!

  简夫人正要发作,只见简若兮一把将简剑清的手抓住。

  “爸爸,不要啊,姐姐对我其实很好的,你看看,这是他送该我的手链,我一直带着呢!”

  简剑清看着简若兮手上的手链,突然想到了,这个手链是简若兮第一次到这个家里面来,简淑念送的。

  没有想到这个小女儿这么念旧情。

  又想到当初若兮第一次到家里面来,那样的可爱,那样的像……那个人……

  想到这里,简剑清心里更加的动容,看向简若兮的目光也更加的柔和。

  不过毕竟简淑念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能真的惩罚。

  打一巴掌也就差不多了。

  简剑清目光收敛,正打算顺着简若兮的话下台,结束这件事儿。

  突然,简淑念站起来,大叫道:“爸爸,你疯了吗!你竟然打我!她只不过是从外面捡回来的野种,又不是你亲生的!”

  这话一出口,就连简夫人也被吓到了,一把将简淑念拉住,死死的将嘴巴捂住。

  简淑念想要挣扎,简夫人一直在背后给简淑念打手势,简淑念才安静下来。

  “剑清啊,孩子小,不懂事儿,你不要一般见识!”简夫人尴尬的笑道。

  “这叫不懂事?”简剑清气到不行。

  “小孩子嘛,打打闹闹的,弄点小伤也是很正常的,你看看咱们念淑还不是受伤了!”简夫人又是说道。

  简剑清板着脸不说话。

  毕竟是亲生女儿,自己也不舍得过多惩罚。

  “若兮啊,妈妈代替姐姐给你道歉,你能原谅你姐姐吗?”简夫人聪明的将事情又扔到简若兮的身上。

  简若兮冷眼的看着。

  这个简夫人倒也不傻。

  这个时候自己要是反着来,倒是自己不识趣了。

  简剑清虽然不能成为一个靠山,但这个时候得罪显然不明智。

  不管简剑清当初抱着怎样的目的领养自己,这亲生的就是亲生的,领养的也就是领养的!

  想到这里,简若兮点了点头:“我怎么会怪姐姐呢!”

  简夫人见简若兮识趣,心才放了下来。

  也松开了简淑念:“你看,妹妹已经原谅你了!”

  “哼!装模作样的小贱人,谁要她的原谅!”简淑念显然不太识趣。

  简剑清看着小女儿楚楚可怜的模样,又看着大女儿蛮横无理的样子,刚下去的火,蹭的一下子又上来了。

  厉声喝道:“简淑念!差不多就得了!”

  简淑念见到爸爸这样吼自己,整个人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半天不敢说话,看向爸爸身后的简若兮。

  只见简若兮的嘴角轻扬的翘起。

  这心头上的火,也飞快的撺了起来。

  果然是装模作样的小贱人!

  “爸爸,你看她!这个装模作样的小贱人!她在偷笑!”简淑念指着简若兮大叫道。

  简剑清见大女儿还不消停,生气的看着简夫人:“余雅珍,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吗!一点千金大小姐的样子都没有!”

  简夫人听着简剑清叫自己的全名也是一怔。

  赶忙给女儿使眼色,又看着简剑清岔开话题说道:“剑清啊,你之前不是跟我说,晚上回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讲吗?”

  简剑清一听简夫人的话,立刻冷静了下来,冷眼扫了一眼简淑念,看着简夫人说道:“书房说!”

  正要走,简剑清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小力,轻轻地拽着自己。

  “爸爸,我……”简若兮轻咬着嘴唇,半天说不出话来。

  简剑清看着小女儿的模样,心中的父爱陡然升起,轻轻拍了拍简若兮的小脑袋:“放心,这个家里面不会有人欺负咱们若兮的!”

  一副慈爱父亲的模样,似乎刚才不问青红皂白打自己一巴掌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不过简若兮也不在乎这些。

  简剑清说完,又狠狠瞪了一眼简淑念,才和简夫人一道离开。

  “今天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简若兮缓缓的走到简淑念的身侧,笑着低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