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来日方长

现代言情字数:2728更新时间:2021-10-14

  项小星一直提防着黑衣大汉们的动作,见一个黑衣大汉一拳打来,起身一个铁拱桥,贴身闪躲开来。趁其旧力已泻,新力未生之时,一个扫堂腿便将他扫到在地,又朝着小腿补上一脚,嘎巴一声,那汉子抱着小腿在地上痛呼起来,失去了战斗力。

  夏琉璃见项小星和黑衣大汉们打在一起,一脸担忧。虽然知道项小星很能打,但双拳难敌四手,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你快让你的手下住手!项小星是我的男朋友,你们要是伤到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项小星面对黑衣大汉们的攻击游刃有余,明明是十分凶险的场景,但项小星却像是舞台上的男主角,在刀尖上跳舞。

  突然听到夏琉璃这话,项小星感到有些惊讶。这夏琉璃吃错药了吧!但别说被夏琉璃承认是男朋友,还是让项小星心理涌上来一阵窃喜。项小星思想在开小差,一时分神,差点让人一拳打中鼻梁。但还是被他躲了过去,随手又放到一个黑衣大汉。

  沈燕霞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刚才的话都是对夏琉璃的试探,谁能想到夏琉璃竟然亲口承认了和项小星有一腿!这夏琉璃可是和XX有婚约的!

  沈燕霞的表情由惊讶转为了惊喜,心中盘算着这个消息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但还没等她说话,场中的场景不由得让她眼睛一眯,原本围攻项小星的黑衣大汉们基本上都躺在地方哀嚎,有的甚至已经晕了过去!而项小星只是好像出了点汗,连衣服都没有破!

  “不错呀,项小星!没想到你还是个练家子!”沈燕霞笑着拍着手掌,但心里却十分震惊,这批保镖基本都是龙国退役下来的军人,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竟然在这小小的清平村翻了船!

  项小星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冷冷的看着沈燕霞。夏琉璃从旁边跑到项小星身边,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门外突然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到了项小星家门口便停了下来。刘胜虎带着几个小弟走了进来。

  一进门看到躺了满地保镖,刘胜虎惊讶的看向项小星:“诶呀,项老弟!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啊!”还隐晦的向项小星使了个眼神。

  项小星不明所以,只是没好气儿地指着沈燕霞说道:“都是这个婆娘带来的人!还想对小爷动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刘胜虎这才如梦初醒般看向了沈燕霞:“夫人!您怎么在这儿啊!”刘胜虎不慌不忙的走上前去,“您来到我的地头也不跟老虎我说一声,我好给您摆驾接风啊。”

  沈燕霞见到刘胜虎,脸上的表情渐渐冷漠。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哟,这不是小老虎吗?怎么的,我今天想出门散散心,还要跟你报备一声吗!”

  刘胜虎连忙陪笑道:“夫人,您这是哪里的话?我怎么可能管您去哪呢!不过,今天您带着这么多人来我这项兄弟家散步,属实是有些让老虎我感到意外了!”

  沈燕霞盯着刘胜虎的光头看了两秒钟,突然一个巴掌就扇在了刘胜虎的脸上:“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为那个贱人出头!”

  刘胜虎揉了揉被扇的有些发肿的左脸,瓮声瓮气的说道:“夫人你要是觉得不过瘾,就再扇老虎几巴掌。出出气!老爷还在家里等着夫人回去呢。”

  沈燕霞冷笑着说道:“家里?陈中清不是一刻不离的守在那狐狸精和野种身边吗!他有多久没有回过这个家里!”

  刘胜虎低垂下头:“这大哥的家事,老虎不敢乱说。只是大哥刚才特意叮嘱我让我将您送回,您这现在让属下我不好做呀。”

  沈燕霞冷哼了一声坐在八仙桌字旁,不再看刘胜虎,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

  “唉。”病房里传来了一声叹息,紧接着陈伯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沈夫人的家事,又何苦为难外人呢!”陈伯刚才已经在房间内将发生的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但是碍于夏家和沈家的关系不方便露面,只是等到眼下这种场景也不由的他不出场了。

  沈燕霞自然是认识陈伯的,某种意义上来说,陈伯比夏琉璃更能代表夏家的立场。见到陈伯出来,沈燕霞未免有些惊讶,这夏家一个个的怎么全在项小星的家中!这个项小星和夏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哦?陈伯,我今天来,只是想知道野种的生辰八字。只要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我自然会离去。”沈燕霞死咬着不松口。

  “沈夫人你这又是何苦呢?你明明知道那两人在哪里,只是一直在骗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回去跟陈先生好好的谈一谈?”

  “谈一谈!”沈燕霞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那笑容明明是那么动人,但众人又从中感觉到了心酸和痛楚。“你的意思是我要找我老公谈一谈,关于那个小三和私生子的事情?”

  陈伯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闭口不谈。刘胜虎低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什么都听不见的样子。

  沈燕霞看着众人的反应,无所谓的笑着,眼角闪着光芒:“你们一个个的都在帮那个狐狸精说话隐瞒,有谁考虑过我的感受!我才是陈中清的合法妻子,是他明媒正娶,风风光光嫁进陈家的!凭什么我要把我的丈夫拱手让人!凭什么所有人都在帮她!世上有破坏别人家庭还理直气壮的道理吗!”

  夏琉璃突然有些不忍心,眼前这个女人就好像一个靠着坚强外壳的瓷娃娃,没有人可依靠,只能靠自己挽救破碎的家庭。

  陈伯清了清嗓子,长叹了一口气:“你们沈家和陈家的联姻,当年在多少人看来都是天作之合,门当户对。今天走到了这一步,也是让人唏嘘不已。你们的家事,我们这群外人自然是没有立场说话。但是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只知道婚姻是需要两人共同维系的,有些矛盾如果不解决,只能越来越大,直到无法挽回。沈夫人你还是先冷静下,再做打算吧。”

  “你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是说最后一遍,那野种的生辰八字给还是不给!”沈燕霞一字一顿的恶狠狠的说道,但那眼角含泪的样子总是让人莫名的心疼。

  “沈夫人,我也只能最后跟你重复一遍。我作为一个医生不能透露病人的任何信息,这是我做医生的原则。”明明说着合乎自己原则的话,但项小星总是莫名的觉得自己像是言情小说中的反派,还是等一场就领盒饭的工具人。唉,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啊!即便是硬着头皮,项小星还是拒绝了沈燕霞的要求。

  “沈夫人,世界这么大,不是只有一颗树上吊死的道理的,你这么聪明的人,一定找到完美解决的办法。”夏琉璃对于沈燕霞诉说的处境很是感同身受,在一边小声的想要安慰她。

  “哼,你夏家自己都是一团乱账,现在反倒是在这安慰起我来了!我需要你安慰吗!夏琉璃,管好你自己吧。”沈燕霞完全不领夏琉璃的好意,瞪着发红的眼睛,怒视着夏琉璃。

  夏琉璃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话,会激起沈燕霞这么大的反应,不由得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躲在了项小星的身后,用项小星隔绝沈燕霞的视线,又忍不住探出脑袋偷偷看着她。

  沈燕霞感觉的胸口有一股气血在激荡,环视了这院子里的所有人,可悲的发现,要不然就是来阻止自己的,要不然就是袖手旁观的。没有一个人站在自己这边,便越发觉得心中愤恨难忍。

  “好,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咱们来日方长!”沈燕霞说着便扭头往外走,她带过来的保镖也赶紧爬起来,带上昏迷的同伴,狼狈的向外面走去。

  刘胜虎见沈燕霞要走便在后面高声喊道:“夫人,老爷现在就在家里等您。”

  刘胜虎不说还好,一说完沈燕霞眼前便浮现出了陈中清搂着那个狐狸精亲热的样子,随后眼前一黑感觉天地都翻覆了,一头栽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