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惨遭催婚

现代言情字数:2037更新时间:2020-09-29

  “你自己说说,你现在都多大的年龄了,别的姑娘到了你这个年纪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刚刚在沙发上落座,屁股都还没有坐热的陈若南看着正坐在自己对面的母亲大人,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真的是叫人头疼。

  “你说你,就这个问题到底是说过多少次了。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我是你的亲妈,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正是大夏天的,家里的空调已经开到了二十四度,董雅萍女士正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靠在沙发上苦口婆心地对着自家的女儿劝说道。

  别看今年董亚萍女士都已经四十九岁了,但是保养的挺好,除了眼角有几条鱼尾纹,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岁刚刚出头的人似的,给人一种优雅知性的感觉,完全看不出年纪来,可见董亚萍年轻的时候会是一个多么漂亮的美人坯子。总是有人夸赞陈若南的美貌,若是看一眼她妈妈的模样,就会知道陈若南的美貌是继承谁的了。

  先不说董亚萍她自己说这个话题都要说吐了,陈若南她自己也是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前几年的时候自己也还可以找一下理由和借口,但是她自己今年都是满了二十八岁的人,现在都在吃二十九岁的饭了。前几年那些还算是有道理的借口放在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用了。

  陈若南稍稍的觉得有些头疼,不自觉地伸出右手食指揉了揉太阳穴,嫩白纤长的手指如一管细细的白玉笔杆,“妈,我觉得吧,这还是要看缘分的,再说了,您看看那您女儿,长得这么像您,难道还怕找不到男朋友?那肯定是要再慢慢地多看看,选一个更加合适的不是。”

  陈若南在自己的母亲大人面前陪着笑,笑嘻嘻的说道,企图能够蒙混过关,“妈妈,你想一下,这找男朋友结婚是一件一辈子的事情,你说是不是,这不是慢工出细活。”

  董亚萍现在完全不想听陈若南的鬼话了,她已经被陈若南这样的话给糊弄了五六年了。董亚萍有些嫌弃地斜了陈若南一眼,没有好气地说道,“边儿去,我信你个鬼。”

  说着,董亚萍就对着陈若南挥了挥手,把她赶到了沙发的另一边去了,“你做到那边趋,我现在看着你就心里堵得慌。”

  陈若南看着自己母亲大人那嫌弃的眼神,一时之间也只能悻悻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鼻梁,起身道一边去了。陈若南路过厨房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父亲大人正围着围裙,手上拿着一把锅铲在厨房门口探头探脑地看。

  陈若南看着自己家老头那欲言又止的表情,递过去了一个疑惑的表情,小声地说道,“爸,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陈宏茂看着自家的女儿,对着她使了一个眼色,招呼陈若南到厨房里来。

  “爸,你这是做什么,神神秘秘的。”

  “南南,你别听你你妈的,咱们南南还小呢,你现在要是没有喜欢的人就没有,咱们不急着找对象,这也不是一个什么大事情,大不了爸爸养咱们南南一辈子。”陈宏茂对着陈若南说这话的时候还一边说一边透过厨房门的玻璃往外面看过去,说话的声音也压得很低。

  陈若南看着自己家老头那有些怂的模样,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却是暖得不行,“好,既然把你都这样支持我了,那女儿也就不怕了。”

  一边说着,陈若南还对着自家的老头笑了一下,“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母上大人那边就交给老爸你了,溜了溜了。”

  说着,陈若南就脚底一抹油,背着自己的小包连忙出门去了。

  “诶!这都快开饭了,南南你这是去哪儿啊?”陈宏茂举着锅铲连忙喊了一嗓子。

  “我朋友约我一起吃饭,走了。”陈若南可不想再接着在餐桌上听自家的母上大人念叨了,连忙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不过有朋友约她吃饭倒也不是说假话,是真的有人约她。自从她从J市出差回来,约她的人就一个接一个的,有些事公司这边的同事,就这个塑料同事情,陈若南就算是用头发想都知道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说给自己接风什么的,就干脆拒绝了。

  还有一些约她的就是想要摘下这朵鲜花的人。反正陈若南一向都是懒得理会这群人的,就连拒绝他们的理由都是那么的千篇一律。

  但是陈若南还是很给顾临云几分面子的,顾临云约陈若南,她一半时间上有空闲的话都会去。毕竟这可是认识八年的男闺蜜,人越是长大,便越是明白一份真诚的友谊的可贵,顾临云是陈若南唯一的交心朋友。

  “若南姐,这边。”陈若南刚刚走进烧烤店,往里面随便的扫了一眼,就看到顾临云正坐在里面等着呢。

  在这烧烤店里,顾临云简直就是一个异类。虽然他身上穿的是一身休闲西装,但是在这一大片花花绿绿的大裤衩子和短袖衬衫之中显得格格不入。若是叫顾临云圈子里的那些朋友看到她就这样施施然地坐在一个满是油烟和嘈杂的大众烧烤店里,还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怕是要惊得下巴都掉下来。

  谁不知道程家这位一脉单传的少爷是个娇贵的性子。

  “哎,可算是出来了,在家里可是把我给愁死了。”陈若南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走到顾临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随手地把自己那淘宝49元买的小圆包挂在了椅背上,也不怕谁给她把包给拿走了。

  反正来得匆忙,那个小背包里面也就是一些零钱和一包餐巾纸,那点钱也就只够买个早餐了。

  陈若南坐在顾临云的对面,看着顾临云的那一身打扮,觉得有些可乐,“吃个烧烤你怎么穿着这一身过来了,你看我。”

  陈若南穿的是灰色七分裤和宽松T恤,头发也是披散着没有扎起来,就她这随性的打扮,要不是她天生丽质长得好,这打扮看起来就和小区门口菜市场买菜的婶子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