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时锦的狠戾

现代言情字数:2085更新时间:2020-08-12

  韦穆婷看着窗前沙发上精致绝伦的男人,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四少,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爱你,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无法自拔的陷了进去,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江衍直接站起身:“抱歉,我不认为我需要给你什么机会,你大好的青春也不用浪费在我身上,而且我已经有妻子了,所以韦小姐还是将自己的机会留给别人吧。”说完直接向外走去。

  韦穆婷看着男人马上要离开的身影,眼神中的犹豫变成了狠绝,厉声道:“既然你如此狠心,那就不要怪我不念往日情分。”说完直接从手包中拿出那瓶药摔在了地上。

  瞬间有气体窜了出来,弥漫了整个卧室。

  江衍刚要打开房门,顿时觉得神情恍惚,眼前一片虚幻,想要离开房间时,房间门显然已被反锁了。

  韦穆婷眼神狰狞,笑着说道:“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而此时花园里,韦小茜端着酒杯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原来你们两在这躲着清闲呢。”

  江辰礼貌叫了声:“韦阿姨。”

  时锦看着韦小茜,神色慵懒道:“韦女士。”

  韦小茜也没在意,直接在一旁的位置坐了下来,笑着对江辰说道:“我想和时小姐单独聊聊,不介意吧。”

  江辰看了眼时锦,随即说道:“那我去那边先转转,你们两先聊。”说完直接站起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时锦端起桌上的红酒,浅尝一口道:“不知,韦女士打算和我单独聊什么?”

  韦小茜笑容明媚,慢条斯理开口:“想必你应该也知道我和江衍爸爸的故事吧,当年我那么爱他,可是最后爱而不得,为了躲避流言蜚语,远嫁他国。其实这些年,我心中一直忿忿不平,不明白,为什么我机关算尽,就是得不到呢,这也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答案。”

  “自从知道穆婷也爱着江衍时,我才知道,这就是韦家女人的命,一辈子都逃脱不了爱上江家男人的命运,所以,我回国了,就是想看看,江家男人到底会不会爱上韦家的女人。”

  时锦看着眼前这个神情自傲的女人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韦小茜喝了口杯中的红酒,摇晃着酒杯,轻笑说道:“没什么,就是在等一个结果,一个这辈子我都想要知道的结果。”

  时锦忽然想到了什么,直接站起身厉声道:“疯子。”说完,直接向宴会厅跑去。

  韦小茜看着女孩的背影,笑容妩媚的说道:“赶不上了,哈哈哈哈,赶不上了。”说完后,悠闲自得的继续喝着杯中的红酒。

  时锦跑到宴会厅,很快找到了江艺琳,“艺琳,你哥呢,他在哪?”

  江艺琳看到时锦眼神焦急,有些惊谎“哥和爷爷在楼上啊,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

  说完这才注意到江老爷子和韦老爷子一同在同宾客敬酒,江艺琳也知道事情不对了。

  时锦来不及同江艺琳解释“我们快上去。”然后拉着艺琳就往楼上跑。

  韦老爷子看到时锦等人在韦家如此横冲直撞,这不是扫了他的脸吗?大声喝道:“时小姐这是要干什么,当我们韦家是菜市场吗?如此没有礼数。”

  时锦一听停下了脚步“韦老爷子要礼数,是吗?如果四少出了任何事,我时锦绝不会放过韦家任何一个人。”

  这一幕着实让周围人震惊,没想到这个看似天真的女孩,竟然有如此凌厉的一面。

  韦老爷子气得不行:“你别以为是江衍的妻子就可以在我们韦家为所欲为,今天如果不把事情说清楚,休想离开韦家半步。”

  时锦冷笑道:“好啊,那我就给你一个交代。”

  说完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道:“左炎,带上你身边所有的人将韦家别墅给我围起来,顺便带上榔头。”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看着眼前的一幕,所有人都不敢吭声。

  “你简直目无礼数。”韦老爷子怒斥道。

  时锦神情冷冽,语气慵懒道:“难道你之前都没打听清楚吗,我时锦就喜欢在老虎头上拔毛,既然已经做了,那么今天这个天我反定了。”

  江老爷子站在一旁没有多说任何话,虽然刚认识这个小丫头,但是能看出来,她不是一个不识好歹的人,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破了她底线的事情。

  这时,左炎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十几个黑衣人,走到时锦面前,恭敬说道:“少夫人,人已经带到。”

  时锦看了眼几个人,说道:“把韦家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部给我砸了,直到找到四少为止。记住,不计任何后果。”

  “你敢。”只听到韦小茜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时锦,你不要太嚣张,这里是韦家,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时锦冷笑说道:“那就要看看你们韦家做了什么事了!”

  说完直接从身旁黑衣人手中,拿过一个榔头,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将一个一人高的白色瓷器敲成碎片,又将旁边桌上摆放的酒塔推到,场面瞬间一片狼藉。

  韦小茜脸色铁青:“你简直目无王法。”

  时锦笑着点头说道:“没错,我就是目无王法。”说完,直接对左炎说道:“记住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一处地方都不能留,如果找不到人,那就给我掘地三尺,直到找到四少为止。”

  左炎直接领命,带着人向楼上走去,瞬间就听到,噼里啪啦,各种东西被砸碎的声音。

  韦老爷子气的指着时锦:“你,你,你叫他们停下。”

  时锦走到桌前,端起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道:“我这人吧,一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偿还,韦女士不是想要一个结果吗?其实我也想要一个结果,就是不知道,这结果,谁输,谁赢。”

  韦小茜冷笑道:“你必输无疑。”

  时锦重新端起一杯红酒,神态天真的笑道:“是吗,韦女士可能有所不知,我时锦一向运气比较好,每次总能逆转整个局面,你信不信。”

  韦小茜神情高傲的说道:“那恐怕这次时小姐的好运要用完了。”

  时锦笑容灿烂,向韦小茜举起酒杯“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