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萧老重出江湖

现代言情字数:2055更新时间:2020-08-08

  刚走出机场,一辆红色跑车吱的一声停在时锦面前。

  车门被打开后,从上面走下一个女子,身材高挑,一身皮衣将曲线勾勒的异常玲珑,笑着看着时锦发呆的表情:“怎么,不认识了?”

  时锦这时才看向女子的脸,无奈地笑了笑:“肖小姐,好久不见。”

  肖一菲直接搂着时锦的肩膀调侃道:“还肖小姐,你应该叫肖姐姐,没大没小。”

  “行,我的错,肖姐姐来机场不会是来接我的吧?“时锦还真挺欣赏肖一菲这种性格,大大咧咧,潇洒肆意。

  肖一菲看向一旁的江衍,笑着说道:“四少,不介意我把时锦接走吧,我可是很喜欢她的。”

  江衍笑了笑“看来我的妻子很受欢迎。”

  “那是自然。”

  看着肖一菲一脸的淡然,时锦很是佩服,毕竟肖一菲是第一个能在江衍面前如此自如的女人。

  三人坐上了肖一菲的车,一上车,肖一菲便说个不停“本来赫宸谨要来接你,直接被我截了胡,那小子脑子里想的什么,我能不知道,哼,就是不让他得逞。四少你可得把你的老婆看严点,不然下次有谁看上了,可没第二个我来保护。”

  对于肖一菲的脑回路,时锦确实佩服,重要的是江衍还没有生气,实属难得。

  车子一直驶入赫家老宅。

  刚停稳,就见赫宸谨从里面疾步走了出来:“肖一菲,你竟然敢耍我,骗我说我妈找我,自己跑去接时锦,也不等我。”

  肖一菲走下车,翻了个白眼:“你妈确实找你,怎么能说我骗你呢,而且我跟时锦是姐妹,当然得我去,你去算几个意思。“

  时锦看着斗嘴的兄妹两,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赫宸谨见时锦旁边的江衍,顿时有些窘迫。

  江衍还有事要处理,让肖一菲好好照顾时锦,晚上,他会过来接她。

  肖一菲爽快答应“去吧,四少,我保证你的妻子一根头发都不会少。”

  几个人进门后,赫宸谨便对着客厅里喊道:“妈,时锦来了,你不是一直想见见那位救了爷爷的小神医吗?”

  只见阳台上,赫母正在给花浇水,当她转过身,看清女孩的脸时,手上的水壶直接掉在了地上,溅出了水花,眼神中透着明晃晃的震惊和不敢置信。

  时锦疑惑地看向赫宸谨。

  赫宸谨疑惑问道:“妈,你怎么了?”

  赫母眼眶微红,径直走了过来,紧张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母亲叫什么名字?”

  看着赫母激动的神情,时锦看了眼肖一菲,也没隐瞒回答道:“我叫时锦,不知道父母是谁?”

  “你是孤儿?你母亲是不是叫安凌雪?”赫母紧紧的抓着时锦的胳膊,很是激动。

  安凌雪!外公只是跟她说过她母亲叫凌雪,姓什么她真不知道,时锦震惊地看着赫母。

  赫母紧紧地盯着时锦的脸,太像了,简直太像了,声音有些哽咽道:“告诉我,算阿姨求你了。”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赫宸谨和肖一菲都蒙住了,赫母在她们心目中一直是一个温和优雅的女人,好像从来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失态。

  时锦脸色略显苍白,有些艰难的回答道:“抱歉,我从小便被外公收养,真的不知道父母是谁。”

  “那你知道你的出生日期吗?”赫母紧张的问。

  时锦摇了摇头:“不记得了。”她现在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外公救她的那天,也不是她真正的出生日期。

  赫母看着时锦熟悉的眉眼,跟那个人简直一模一样,可惜红颜薄命,被那对渣男贱女害死了,连女儿也病逝了。

  如果她的女儿还在的话,应该也快二十了,可是当年那个渣男明明说那个女孩病死了,那么眼前这个女孩又怎么解释呢。

  “对不起,阿姨刚才太激动了,只是你长得太像我的一个故人,看见你,就好像看见了曾经的她,可惜……”

  时锦安抚道:“阿姨,没关系,我能理解,可惜我帮不了你。”

  赫母温柔的说道:“我以后就叫你时锦,不介意吧,这次真的太谢谢你了,救了我公公。之前因为一直出差,没有赶回来,我还遗憾了好久,不过还好,这次终于见到你了,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宸谨整天在我跟前念叨呢。”

  时锦浅笑道:“阿姨,您太客气了,这也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

  赫母看着时锦进退有度,大方得体,心中更是喜欢,然后对肖一菲交代:“去吧,你外公在书房等着时锦呢,你带她上去。”

  时锦跟随肖一菲来到二楼。

  时锦一个人进了书房,毕竟是赫老爷子的书房,如果没有老爷子的同意,她们是不能进去的。

  书房内,赫老正坐在书桌后拿着一本书正在翻看。

  这是时锦第二次来赫老的书房。

  时锦也不客气,直接在书房一处座椅上坐了下来:“赫爷爷,我来了,找我可是有事。”

  赫老将一份文件递给了时锦,语气较为沉重:“香江这边发生了怪事,很多人莫名遇袭,奇怪的是伤口一直不能愈合,而且越来越虚弱,医院也查不出原因。所以我想让你来看看。”

  时锦拿过文件看了看,眉头微皱“这个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我想只能让我外公出山,看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头绪。”

  两人在书房里详谈。

  楼下,赫宸谨好奇问道:“妈,特调组的工作我没做了,现在我只想做自己公司的事。”那种官场斗争谋心计的,他确实不喜欢。虽然韦江不乐意,但他依旧回来了。

  赫母微笑“是因为时锦吧,你还没放下?但是儿子,时锦丫头虽然出众,但是她已经是四少的人了,你就好好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子,明白吗?”

  赫宸谨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语气淡然“我有自己的打算,何况我还年轻,结婚这种事,过几年再说吧。”

  赫母知道劝不了他,便没再说什么。

  时锦给江衍打了电话,江衍很快赶到,了解事情后,立刻让青海秘密地接司徒清坐私人飞机悄悄来到了香江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