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最不缺的就是权力和财富

现代言情字数:2015更新时间:2020-08-07

  看着男人深情的星眸,时锦自觉地挽住他的胳膊,嫣然一笑:“我们永远属于彼此。”

  左炎看着到处撒狗粮的两个人,顿时一万点暴击,自从主子有了少夫人之后,没羞没臊的处处秀恩爱,让他们这些下属都快以为主子被诱发第二人格了,而且随时切换不带停顿的。

  两人走进城堡,整个宴会厅里充满着浓郁的帝都特色,各种精美的浮雕,金色和各种色彩的碰撞,使得整个空间更加的富丽堂皇。

  人都到齐了后,音乐调换,礼仪人员开始上台发表开篇演说,接下来就是各方代表上去致辞。

  之后三三两两聚在了一起,谈笑风生,觥筹交错,侍者端着红酒在人群中来回走动,酒香四溢。

  当两人进来后,场内顿时鸦雀无声,毕竟江衍的身份一直是一个传说一样的存在,没想到他今天竟然来参加这个宴会,实属意外。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道:“四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只见一位老者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出来,身旁跟着蓝玉锦。

  江衍在时锦耳边悄悄说道:“这位老者就是蒙拉尔国的国王,蓝封城和蓝玉锦的父亲。”

  时锦看着眼前的女人,不得不说,蓝玉锦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也难怪国王会如此疼爱这个女儿。让她疑惑的是,四少跟她说过,国王如今最宠的反而是他的义子,司郗辰,如今在蒙拉尔国有了很高的权力。

  蓝玉锦露出灿烂的笑容走上前,娇柔说道:“四少,很高兴你能来,能见到四少真容真是太幸运了。”

  时锦瞬间觉得胳膊爬满了鸡皮疙瘩。

  江衍见状,赶忙问道:“冷吗?”

  时锦看了眼蓝玉锦,刻意撒娇道:“四少,这位大姐是你妹妹吗?”说完,自己忍不住都抖了抖,强忍下恶心。

  江衍怎么可能没发现小丫头眼底的狡黠,笑着说:“我没有这么大的妹妹。”说完后对蓝玉锦直言道:“这是我的妻子,时锦。”

  “妻子!”蓝玉锦尖锐的声音顿时引起了场内所有人的注意。

  时锦,没有人看到坐在一边的司郗辰眼里眸光一闪,没想到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他倒要看看这个女孩到底有多不一样,能让江衍如此宠溺,也想见识见识她的医术。

  洛瑶趁人不注意向时锦挑了一下眉,时锦立马会意,这个姐姐居然和蓝封城在一起,时锦悄悄在江衍耳边说了几句,江衍的眼神也往那边瞄了一眼。

  蓝封城虽然戴着面具,但依旧给了江衍一个眼色,示意后,几人便不再有眼神交集。

  之后便看见蓝封城不断给洛瑶说着什么,两人边说边笑,非常的亲密,看起来恩爱无比。

  “没想到四少都有了妻子了。”

  江衍狠辣地看着眼前的蓝玉锦,冷冽的声音含着冰渣般刺骨道:“难道,我有妻子还需要经过你的首肯不成。”

  江衍的话顿时让国王眼神一凛,赶忙呵呵笑着说道:“四少言重了,玉锦年纪小不懂事,还希望你别介意。”

  时锦看着眼前这个老狐狸,冷笑说道:“玉锦公主竟然能如此不分场合的随意叫嚷,还真是令我大开眼界,看来这所谓的贵族教养也不过如此。”

  “你……”蓝玉锦正要反驳,却被国王阴狠地眼神制止,同江衍说了几句,便带着蓝玉锦离开了。

  宴会正式开始

  江衍带着时锦走进宴会厅,不得不说,他在国外的地位确实不容小觑,不断有人上来敬酒。

  江衍简简应付了几局,便带着时锦走到休息区,帮她拿了一些食物,开始照顾时锦吃东西,对于江衍的照顾,时锦也已经习惯,同时也很享受这种照顾。

  江衍将海鲜的壳剥掉,将肉放到一个小盘中递到时锦的面前,低声说道:“凑合先吃点,回家给你做小排骨。”

  时锦咀嚼完口中的食物,然后娇嗔的瞪了一眼男人说道:“你打算把我当猪养吗?”

  江衍轻刮了一下女孩的鼻尖,宠溺地说道:“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可爱的猪呢,你在我身边,当然要将你养胖一点,不然我这个老公就太失败了。”

  时锦脸颊泛红,低头继续吃着盘中的食物。

  司郗辰等人走进休息区时,就只见女孩低头吃着盘中的食物,而坐在沙发上交叠着双腿的江衍,宠溺的眼神盯着正在用餐的女孩,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温馨而甜蜜的画面,宛若一幅油画。

  蓝玉锦此时嫉妒的眼睛只差没有冒火,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也只能忍着。

  时锦感受到蓝玉锦阴狠的目光,微微抬眸看了过去,眼神露出慵懒的笑容,不得不说,这个女人除了长得漂亮,会撒娇,还真是一无是处,在这种场合毫不收敛自己的性格,所谓的传言也并不能全信,白白浪费了蓝淋香的基因。

  江衍看也没看,只是轻揉了一下女孩的发丝,柔声道:“再吃点,别被一些闲杂人影响。”声音不大,但是却足以让整个休息区的人都能听见。

  男人的话让进来的两人脸色异常难看,不过还是忍下了怒火。

  见这架势,其他人赶忙向外走去。

  蓝玉锦扶着国王坐到江衍旁边的位置,顺手将拐杖交给了蓝玉锦,笑着说道:“没想到,四少也有儿女情长的一面。”

  江衍笑容邪魅道:“人这一辈子难得遇到自己钟爱的,当然要格外的宠着。”

  清清淡淡的话,却让蓝玉锦的面色白了白,一只手紧攥着身侧的裙子,眼眶已经泛红。

  司郗辰面上微微有些不自然,但是很快压下不快,笑着说道:“四少说的对,人生确实难得遇到钟爱。

  不过有将这两样紧紧的攥在手里,才是永恒。”

  江衍黑曜石般的眼眸露出一抹讥讽,前尝一口杯中的红酒,磁性的嗓音道:“多谢司少的忠告,不过我这人,最不缺的就是权力和财富。”

  闻言,司郗辰脸色大变,拳头紧握,却不敢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