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教训蓝玉锦

现代言情字数:2093更新时间:2020-08-06

  老人看着窗外,眼神威严,不怒自威。

  旁边带着眼镜穿着一套职业装的男子正襟危坐,并未注意到老人的眼神,开口询问:“董事长,您的行程已经结束,不知道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停下车要去哪里吗?”

  老人并未回答男子的话,停下车后,助理赶忙打开车门,老人拄着拐杖走下车,看向街边的一处,女孩侧脸低头正看着手机,嘴角还时不时扯出一抹弧度。

  当看清那张脸时,彻底震惊了老人,嘴里喃喃道:“像,太像了。”说完,顿时捂住心口位置,呼吸有些急促。

  旁边的助理赶忙扶住老人:“董事长,您没事吧?”

  老人因为呼吸急促,指着教堂的一处,但是却说不出话,意识已经开始涣散。

  助理赶忙让司机拨打急救电话,因为老人这样的情况,他很清楚,更不敢乱动,旁边渐渐围上来了一群人。

  时锦看着旁边突然聚集的人群,人群的呼叫她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一个医者来讲,不可能见死不救。

  她走向人群中,老人半躺在地上,旁边的助理不停的帮他顺着气,还有人不停打着电话,催促着救护车赶紧过来。

  时锦走上前,只见老人定定地看着自己,呼吸越来越急促,这是心脏病复发的征兆,对旁边的助理说道:“这位老先生心脏病犯了,救护车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我可以帮他缓和症状。”

  旁边的助理赶忙点头,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董事长出了事,他十个脑袋都不够用。

  时锦从玉环中拿出银针,迅速将银针插入穴位中,很快,老人脸色已经有所缓和,呼吸也渐渐顺畅。

  老人伸出手,微微颤颤的握住时锦的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时锦看着握住自己的手掌,眼神微闪,看向老人的眼神,有着期待,有着希冀,不知为何不忍拒绝,所以直接回答道:“我叫时锦。”

  “时锦,时锦。”老人费力的喃喃道。

  好一会儿,救护车才疾驰而来,老人被医护人员送上了救护车,但是看着时锦的眼神充满了探究和思念。

  等回到庄园时,天色已经昏暗。

  刚走进去,就听到小花灵的叫声,小花灵是她在暗阁里捡的猫,那时觉得她很可爱,四少将把她带出了暗阁,养在了蒙拉尔国。

  刚来这里看到小花灵的时候,时锦也挺意外,四少却说是给她的惊喜。

  时锦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突然一道骄纵的女声用外语叽里呱啦的喊道:“给我把那只死猫抓起来,我还就不信了,一个畜生我还教训不了了。”

  紧跟着管家的声音响起:“抱歉,玉锦公主,虽然您是蒙拉尔国的公主,但是在这里,您没这个权利指挥任何一个人。”

  “我没权利!”女人的声音顿时高亢,怒声道:“我可是四少的未婚妻,江氏家族的女主人,你竟然说我没有资格。”

  时锦走进来客厅时,只见一个身穿银色紧身连衣裙的女人,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实有骄傲的资本,金黄色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背部,皮肤白皙的近乎发光,深邃而精致的五官,就算是在这样美女如云的国家,这个女人的长相也算得上数一数二。

  只是她一直想要见的公主,竟是这样的情况下认识,还真是没想到,也颠覆了她的认知。

  小花灵见时锦进来,好像找到了靠山一般,直接飞奔过去扑进了时锦的怀里,还不忘呜呜的叫两声表示自己的委屈。

  时锦哪看不出这小家伙狡猾的眼神,明显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蓝玉锦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浑身所散发的气势让她有些没了底气。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四少的庄园里?”

  时锦纤细的手指轻抚小花灵的毛发,眼神慵懒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冷声道:“不知这位小姐抓我的小猫要做什么?”

  蓝玉锦傲慢的抬起头,很是高傲:“原来这只小畜生是你的,那就好办,你的畜生踩脏了我的衣服,所以我要将它带回去教训,怎么,我一个公主还不能办了一只猫。”

  时锦讥笑地看了眼眼前的女人,也不理会,直接对管家说道:“你退一边吧,这里有我。”

  “是。”

  蓝玉锦见这个女人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很是不悦“你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知道我是谁吗?”

  “我需要认识你吗?”

  蓝玉锦的脸色冷了下来:“这位小姐,作为四少的未婚妻,我可以提前行使我的权利,让人将你赶出去。”

  时锦看着女人得意的扬了扬头,将手中的勺子扔进了杯子里,冷冽说道:“四少的未婚妻,好大的派头啊。”

  随即问站在旁边的管家:“四少什么时候有未婚妻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我们主子只有少夫人,没有未婚妻。”管家站在旁边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蓝玉锦一脸不痛快“什么少夫人,那都是过去式了,你们不知道吗?蒙拉尔国正和江氏家族在洽谈此事,我很快就会成为你们四少的未婚妻,看你们到时候还敢不敢造次。”

  时锦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可真不敢造次,到时候还需要你手下留情才好。”

  蓝玉锦笑容得意:“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如果你现在过来给我磕头道歉,再说几声自己是贱人,那么我可能会心情好点便不跟你计较。”

  时锦抬眸看向蓝玉锦,缓缓站起身,步伐缓慢地走到女人面前,直接捏住女人的下颚,声音冰冷道:“把你刚刚那句话再说一遍试试。”

  蓝玉锦看着女孩的眼神,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向甩开女孩的钳制,但是却发现没用,声音带着惊恐道:“你想干什么,我劝你赶紧放开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时锦手上的力道加重的几分道,讥讽道:“是吗,你要怎么不放过我,说来听听。”

  蓝玉锦忍着疼痛道:“你这么对我,我母后是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怎么个不放过法。”时锦声音阴冷道,说完直接甩开女人,蓝玉锦顺势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