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救治余家和孙家(2)

现代言情字数:3194更新时间:2020-07-27

  刘管家没有理会任何人,正打算把时锦带上楼,孙琴琴走过来嘲讽地说道:“刘管家,我爷爷都已经昏迷不醒了,你带这么年轻的小姑娘上去能医得好,还是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刘管家深深地吸了口气,紧紧攥着拳头,压下心中的怒火,恭敬地回答:“大小姐,这位是时小姐,是老爷亲自交代让我找来为他诊治的神医,所以还麻烦大小姐不要乱说话。”

  孙琴琴依旧嘲讽道:“还神医,此人一看就是一个黄毛小丫头,能有什么本事,用不着你们这样兴师动众的去请!”

  刘管家强忍着怒火,握紧的拳头骨节泛白,最后又伸开。

  旁边一个年轻男人,眼底犯青,眼睛浑浊,毫不遮拦地盯着时锦,嬉笑道:“刘管家,你这就不地道了,我家老爷子都不行了,你还给他找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这不是害人家吗?小姑娘,你不如跟了我,怎么样。”

  时锦看着要扑向自己的男人,眼眸泛着冷冽的寒意,直接抬脚将男人踹出十米远。

  眼前的一幕,震惊了大厅的所有人,随后只听时锦一句冰冷的声音:“真脏。”

  而被踹出的男人,直接晕了过去,大厅里顿时陷入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音。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这么不好惹,地上躺着的可是孙家的大少爷,孙少泽,虽此人不上进,但毕竟身份摆在那,不时谁敢那样对他。

  孙琴琴愤怒地走向时锦,眼神充满了恨意,嘴里冷声着:“你滚,滚出我家,我们孙家不欢迎你。”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挡在孙琴琴面前道:“你好,时小姐,我是孙家的家主,孙国彬,非常抱歉,我儿子女儿刚刚口无遮拦,得罪了你。

  她们也是无心的,希望你看在我的薄面上,放过她们,为我爸医治吧。”

  时锦看着孙国彬还有点诚意,随后又看向旁边的孙琴琴,随后对旁边表情怔愣的刘管家道:“走吧,刘管家,我办我的正事,其它的都与我无关。”说完径直走向楼上走去。

  刘管家瞬间回过神,赶忙跟着女孩向楼上走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孙琴琴眼神焦急的看向角落里的某个男人,心里不痛快极了。

  而站在角落看着这一切的赫宸谨,虽没有说话,但一切都看在眼里。对于孙琴琴的无理,他并没有阻止,他从帝都赶回来,也是因为孙老病重,想回来看望一下。孙琴琴也从国外赶了回来,只是没想到会遇见时锦,还如此让他震撼。

  她何时学了医术?她来这里,江衍知道与否?

  ……

  二楼主卧内,时锦坐在床前仔细的给床上的老人把脉,刘管家目不转睛地盯着,见时锦收回了手,焦急寻问:“怎么样,时小姐,我家老爷到底怎么回事?严重吗?”

  时锦若有所思道:“从脉像来看,他是中毒了,老爷子之前虽然身体有些问题,但不是很严重,而这次中毒,直接导致身体器官快速衰退,而且毒液已经侵蚀到了肺部,如果再晚两天,你们就可以直接准备后事了。”

  刘管家听完,怒不可歇,低声咒骂道:“这帮畜生。”说完后,看向女孩道:“时小姐,不知道您这边能治好吗,老爷昏迷之前说过,无论什么要求,他都答应。”

  时锦表情慵懒回道:“既然是我外公开口,我自然要救,目前看来问题不大,我还能救。如果不是我外公,孙家我是没兴趣来的。”

  说完,不再理会刘管家,从玉环中抽出银针,在孙老身上投入了十二颗寒冰针,针针直逼心肺,不到两分钟,只见孙老爷子面色忽然变的通红,表情痛苦不堪。

  刘管家紧张地盯着老人的脸,想问却又不敢问。

  时锦见他很是紧张,便对他开口:“你去拿个盆子和干净的毛巾,一会要给你家老爷擦拭。”

  刘管家赶忙应了一声走了出去,片刻拿着东西走了进来。

  就在这时,只见床上的老人突然睁开了眼睛,表情涨红,异常痛苦,随后猛地吐出了一口黑血,

  刘管家赶忙去给老爷子清理,结果刚清理完又连续吐了几口黑色的血,直到颜色变的鲜红色,老人才渐渐平静下来,眼睛也缓缓睁开。

  刘管家见状,连忙问道:“老爷,您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孙老看了刘管家一眼,随后转头看像旁边的女孩,略带虚弱的点头道:“谢谢丫头,这次麻烦你了。”

  时锦表情随意道:“不麻烦,既然孙老当年对我外公有恩,时锦自然会想办法医治孙老的。不过只有这一次机会,外公欠孙老的恩情也还了,我该走了。”

  “等一下。”孙老叫住了时锦。

  时锦回过头“孙老还有何事?”

  孙老看了眼刘管家,刘管家示意点头后,孙老开口:“琴琴的事我一定要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看向刘管家道:“老刘,去把宋律师请来。”

  “是。”刘管家赶忙道,随后向外走去。

  孙老又何尝不知道孙琴琴在学院的一些事情,只不过那时他人在欧洲,并没在少都,那是他也相信儿子孙国彬会处理好。没想到不但没处理好,还将人送出了国。时锦的身份孙老如今知道了,四少的女人岂是能动的!

  想着儿子的所做所为,孙老气得手都有些发抖。

  孙老动作吃力的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张支票,递给女孩道:“时锦,这是你这次看诊的费用。”

  对于孙家,时锦自然不会手软,毫不含糊地接过支票,放进了自己的小包里。“谢谢孙老。”

  孙老见时锦收下了支票,继续说道:“每个家族都有他的不可预料,都有它的纷争,你能坦然面对这些,不畏惧,的确让我都有点佩服。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能耐,相信姑娘以后一定非比寻常。”

  房门被轻轻推开,刘管家带着一个一身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老爷,宋律师来了。”

  宋律师看向孙老,恭敬的问道:“孙老,不知这次您让我过来,是有什么决策需要变动吗?”

  孙老正准备说什么,结果卧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随后只见孙国彬几个人陆续走了进来。

  孙老表情依旧,对旁边的中年男子道:“宋律师,今天找你过来,主要是关于遗嘱的变更,之前的那份遗嘱把它作废。”

  宋律师赶忙拿出电脑,开始记录,卧室的几个人看孙老更改遗嘱,便不再吭气。

  孙国彬看着旁边的女孩,眼神阴冷地说道:“时小姐,你帮我父亲诊治已经结束,现在我父亲也已经好了,还请你离开,我们家族内部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在这里不合适吧。”

  时锦表情没有任何变动,也没准备说话。

  孙老却冷声道:“是我让时锦丫头留下来的,怎么,我这个家主现在说话没人听了是吗,你们要知道,这个家,我在一天,还轮不到你们做主。”

  说完对旁边的男子道:“我手中的集团股份百分之六十留给二儿子孙正林,百分之二十留给老大孙国彬,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给时锦丫头。

  我名下所有的房产,几个小辈一人一套,老宅留给孙正林,给老大一千万,从今天起,全部搬出老宅,老大手中的股份只享受分红,没有决策权。”

  孙国彬听完,不敢置信的看着老人,怒声道:“爸,凭什么你会给一个外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却只给我留一千万。”

  孙老面色平静的在遗嘱上签了字,让刘管家送宋律师离开,随后看向孙国彬道:“这些是我自己白手起家创造的,我想给谁就给谁,一千万相信你如果运用得当,也会有一番作为,即使你什么都不做,这一千万也足够你过完下半辈子,至于我留给孙正林的百分之六十,因为我相信他以后会比你强。”

  孙国彬此时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说辞,他是他的亲儿子,居然只有百分这二十的股份,与一个外人不相上下,想想都觉得可恨。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起身离开了。

  众人见老大都出去了,老爷子也心意已决,即使再不满,也不敢再说什么,随后跟着走了出去。

  当所有人都离开,时锦才开口道:“孙老,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不能收,这是您的家务事,这件事情我不便参于,谢谢您的好意。”

  孙老苦笑着说道:“丫头,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就收下吧,我知道你不缺钱,对我的救命之恩又岂止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重呢?再说我也是有私心的,以后如果孙氏有什么情况,有你在,我相信四少绝不会不管。

  不但如此,我也很清楚赫宸谨对琴琴并不是爱情,仅仅是因为一次意外琴琴救了他,算是感激吧,其实琴琴并不坏,只是嫉妒心太强,要是你以后能帮衬,那我死了也能放心。”

  “害过我的人,我时锦不一定会帮。”

  闻言,孙老笑而不语。

  时锦拿出药瓶递给孙老:“这是外公配的药,您记得每天服用,你们家的事情我不会参于,至于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您还是收回吧。”

  说完便转身离开。

  孙老看着少女离开的背影,这个女孩,他不会看错的,如此的医术,如此的气度,将来一定会大放异彩的,他萧震天的孙女绝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