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萧氏家主萧震天

现代言情字数:3082更新时间:2020-07-26

  丽都华庭

  江衍有些事要晚些回来,时锦便自己回了家。白天苏俪已经告诉她,她与赫子琛算是正式交往了,她还让苏俪好好把握自己的幸福。

  毕竟苏俪是她好朋友,以赫家主的为人,一定会待她好。

  外公前几天给她说的事,她心里有些疑惑,外公的身份似乎有点悬妙,已经过了几天了,外公也没有同她联系,想必外公已经回了他避世的地方。等四少回来,她一定要好好问问。

  江衍到家时,看见的正是他的小妻子坐在沙发上想着事情有点出神,连他回来了都没发觉。走过去,拍了下她头发,时锦才转过头,江衍正对着她挑眉“四少,你回来了啦?”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我们边吃边聊吧。”

  饭桌上,两人开始用餐。

  “四少,你听说过一个叫萧震天的人吗?”

  闻言,江衍双眉收了收,开口“知道,怎么了?”

  “能说给我听听吗?”

  虽不知道小妻子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但江衍还是不厌其烦地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了时锦“萧震天是E市萧氏家族前任掌权人,其产业涉及影视,房地产,设计等,也算遍步全国各地,萧家最大的产业便是医药制造。同时他也是世界排行前五的神秘组织流煞堂堂主,其医术高超,曾一人同时救下五个病人,时间只用了一个小时,从此一鸣惊人。但他很少出面,很多人只知其名不见其人,连我都不曾见过他长什么样!不知为什么二十多年前突然消失,至今也没人知道他在何处!是死是活!”

  “他还懂得医术。”这一点倒是让时锦很意外。

  江衍也是很奇怪“怎么突然问起萧震天!”

  时锦双眼微征,想了下,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怀疑我外公就是萧震天。”

  这个消息无疑是震惊的,时锦将外公电话里的话给江衍说了一遍,江衍也有了答案,只是的确很意外。没想到自己的小妻子竟然误打误撞与萧震天有了如此的渊源。

  正当她们谈话间,司徒清打来了电话,时锦看是外公打来的,立马接起“外公。”

  电话里传来外公爽朗的笑声“小锦,你可有问过四少?”

  “问了,外公,你真的就是萧震天?”时锦虽确定了,但还是想听外公自己说出来。

  司徒清大方承认“小锦,名字只是一个人的称谓而已,无论外公叫什么,你都是我最爱的孙女,对了,四少在你旁边吗?”

  “在的。”

  “那你把电话给他,我有话同他说。”

  “好。”

  江衍接过电话,不知道外公说了什么,只听见江衍回答说:“我不希望锦儿如此抛头露面。”

  然后过了十分钟左右,江衍挂了电话,神色有些沉重。

  “外公说什么了?”时锦试探性地问。

  “外公说后天让我送你去他避世的地方,会在那里呆一段时间,他要传承你医术。”

  “传我医术?”这怎么能呢。

  江衍原本也不愿意,但想着外公刚才跟他说的那些话,他决定听从外公的,虽然外公说的他并不是完全相信,更想一直让时锦生活在他的羽翼下,但若真如外公所言,她天生注定不平凡,那他只需要做好她的保护壳,让她可以展翅高飞,无所畏惧。

  “去了后外公自然会告诉你。”

  好吧,既然江衍都这么说了,时锦也不好再问什么。

  第二天,时锦去公司安排好工作,此次出门可能需要半月,公司事宜她交给了苏俪和肖彬,让她们全权处理,有急事便给她打电话。

  虽然苏俪不知道是什么事,但还是叮嘱她万事小心。

  从公司回到丽都华庭,已是晚上七点多,看见时锦有些疲惫的样子,让江衍很是心疼,走过去牵过她的手“累了?”

  时锦摇摇头“不是,想着明天要离开,舍不得你。”

  这话让江衍眉眼并放“看来我在锦儿心里还是有点位置的。”

  “那是当然,难不成四少舍得我离开?还是说四少巴不得我离开,好一个人逍遥?”

  江衍一脸黑线,啥时候他家小妻子变得这么招人爱,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往楼上走去。

  张叔从厨房出来,正好看见江衍抱着时锦往楼上走,忍不住问“四少,你们不用晚饭吗?”

  “过会再吃。”

  然后便没了人影。

  张叔笑着摇摇头,四少如今有了少奶奶,变化还真是大,从没见过四少如此宠爱一个人,真心感谢少奶奶,让四少如此幸福。

  楼上

  时锦挣扎着“四少,放我下来。”

  江衍在她耳边哈了一口气“让你感受下我舍不舍得你离开。”

  然后便将她抱进了沐室。

  出来已是一个多小时后,时锦被抱在江衍怀中,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脸上透着朵朵红晕。

  江衍轻轻地将时锦放在床上,“我去把饭菜拿上来。”

  时锦反手拉住了江衍的手“我不饿,我想四少陪着我。”

  如此黏人的时锦让江衍很是满足,躺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清晨,一缕阳光照了进来,照得人暖阳阳的。

  时锦被光亮晃眼,醒了过来。用过早餐后,江衍牵着时锦的手上了左炎的车去了机场。

  原本江衍想用私人飞机直接送时锦过去,但外公说不能太过招摇,让他将时锦送到机场,那边会有人去接。想必是外公不想被人发现他的身份,江衍便听从了外公的安排。

  ……

  几小时后,时锦被钟叔接到了一座临市的鹿台山,这里便是外公和钟叔还有李妈住的地方。

  时锦已有很多年没来过这里了,看上去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简单的宅院,几间平房,虽然简单却也古朴,庭院中弥漫着药草的香味,可能唯一有些价值的就是院中的凉亭。

  宅院后面还有一片种植园,有一片区域全部种的是草药,以前一直以为外公是医生,并不知道他还有如此高的身份,再回到这里,时锦心里居然有些紧张。

  这时司徒清走了过来“小锦。”

  时锦甜甜一笑“外公,我回来了。”

  司徒清拉过时锦的小手去到屋里,饭菜已准备好。

  饭后,司徒清将时锦带到了屋里的书房,时锦扫了一眼书房中的摆设,却是一愣。之前听外公说被人暗算,可这院里所有东西好像都没任何改变。

  司徒清看出了时锦的疑惑,开口解释“他们抓我的地方并不是这里,是我去山下办事发现才被抓的,这里他们还没找到,应该也找不到。”

  “外公,你既然是萧震天,为何还要隐居于此呢?”

  “萧氏家族的事情以后外公会慢慢告诉你的,此次让你前来,是有件事情必须要你去做。”

  “什么事,外公。”

  “想必我的事四少应该都跟你说了吧。”

  时锦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跟你讲一讲,萧氏家族从古时起就一直以行医为生。那时候的萧氏家族可谓非常强大,几乎无人敢得罪萧氏家族,但是到了中期,整个家族渐渐开始没落,小辈也无心学医,直到清朝,萧氏家族的后人只能默默无闻的在朝廷里当个御医。”

  时锦听完,惊讶道:“没想到萧氏家族原来历史这么悠久。”

  “没错,萧氏家族之所以能存在这么多年,是因为家族所传授的神医丹方,因为有着这些丹方,所以萧氏家族才兴盛了那么多年。”

  “神医丹方。”时锦震惊道。

  司徒清点头道:“没错,而这本丹方也是萧氏家族赖以生存的法宝。”说完,走到书架前,转动其中一个烛台,一个暗格出现,司徒清从中拿出一个黑匣子,递给了时锦。

  时锦接过黑匣子,小心翼翼地打开,拿出里面被包裹的书,上面写着:神医丹方。

  司徒清笑着说道:“我既然认为是我的孙女,那么从今天开始,这本书就交给你保管。”

  “啊?”时锦一听,惊讶地看向司徒清,说道:“外公,这太珍贵了,我可不能要。”说完赶忙将书放进黑匣子,然后递给了司徒清。

  司徒清没接书,说:“神医丹方流传了上百年,而外公也研究了几十年,里面有很多丹方,你既然能配得醉朦胧,那么你就注定与这本医书有缘,也只有你才能将它传承下去并让它一鸣惊人。”

  时锦一听,额头冷汗直流,暗道,她哪里会弄这个,也只是因为有兴趣而已,真要把它当一门职业,她是真的做不到啊。

  司徒清拿出一盒药丸,让时锦每天服一粒,一个周期后,她的身体会有明显变化,从此便能与医书合二为一,吸取上面的精髓。

  “外公,你是打算一直隐居在这里吗?以后别人问起我外公,我该怎么说呢?”时锦接过药丸,开口问。

  “都可以的,你的针法一但现世,他们自然也会猜到,没有人问起时,你也不用说我的真名。目前外公还是要隐居这里,自由自在,挺好。”

  司徒清明显不想提萧氏家族的事,时锦也不多问,她知道外公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晚上,时锦吃下了外公给她的第一颗药丸,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但她还是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