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苏俪和赫子琛发生了点事

现代言情字数:3050更新时间:2020-07-24

  第二天晚上

  苏俪带上行李与赫子琛一起去了机场,上飞机前,苏俪与时锦发了个短信,让她等着她给她带好东西回来。

  上了飞机,苏俪与赫子琛坐在一起,苏俪时不时看着窗外,神情很是安静,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人压着,偏头看过去,竟然是赫子琛在靠在他肩膀上。

  苏俪很不客气:“赫少,你的头很重啊,我可担不起!”

  “闭嘴。”赫子琛皱眉,没睁开眼睛。

  “你再这样我就让你好看!”苏俪气得不行。

  赫子琛睁开眼睛,看向她“我本来就很好看,所以不需要你让我好看。”

  苏俪再次无语了,她这个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为何在他面前总是她吃憋。

  好不容易挨到下飞机了,苏俪本想不理会赫子琛了,无奈一下飞机看到分公司的总裁居然亲自来接机,只好扮好她的秘书本分。

  上车后,司机在前面开着车,分公司总裁坐在副驾驶位上,苏俪与赫子琛坐在后排,她拿出平板电脑准确无误地给赫子琛报告今天的行程:

  “下午两点半去分公司,晚上参加分公司总裁主办的私人聚会。”

  赫子琛只是随意应了声“到了叫醒我。”便没有了下文。

  苏俪看着他,撇了撇嘴,心想肯定昨天跑去欢乐了,要不然怎么会一天都这么无精打采的,哎,花心男永远是花心男!不明白为何时锦偏偏说他还挺好,真没看出来好在哪里!

  苏俪也不再说话,关上电脑,眼睛看向了窗外,那一排排树影飘过,是那么让人眨不过眼睛。

  赫子琛听不到苏俪说话的声音,有点不习惯,睁开了眼睛,看见的便是苏俪安静地看着窗外,似乎在想着什么?

  在他的记忆里,苏俪永远都是张牙舞爪的,他从来没见过她如此安静,现在她这样安安静静地样子,反而让他觉得她分外好看,很动人,最起码打动了他那颗从未动过的心。

  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停下来的时候,司机回过头对苏俪说:“酒,店到了。”

  “谢谢。”苏俪解开安全带,并叫醒了赫子琛“赫少,我们到了,可以下车了。”

  赫子琛下车,分公司总裁与他们告别后,酒,店服务生便来接过两人的行李,带着他们去各自的房间。

  上楼后,赫子琛叮嘱苏俪:“记住,别乱跑,你可是我秘书,随时都会有任务。”

  “是,赫总。”苏俪冲他扯嘴一笑,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进入房,间,放好行李,苏俪倒在了床,上,她困了,得好好补个美容觉,否则明天就有一对熊猫眼了。

  睡了三个小时后,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该去叫赫子琛起来吃午饭了,不然他又要抽风了,她就没好日子过了。

  两人很快用了午饭,便一起去了分公司办公事,赫子琛虽是个十足的花心男,但做起事来是真的魅力十足,苏俪在他旁边更是尽职尽责。

  很难想象出他们是同一人,工作和平时真的是完全的两个人。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苏俪正要离开公司的时候,赫子琛叫住了她“苏俪,今晚不要乱跑,做我的女伴,出席宴会。”

  苏俪很是意外“为什么是我,你的异性朋友太多了,怎么都轮不到我吧?赫总。”

  “别那么多废话,这是命令。”

  一句命令,让苏俪彻底无语,看来这个宴会她是非参加不可了,但她想不明白的是,赫子琛为何老喜欢找她麻烦,他就乐这一手吗?

  晚上的酒会就在酒,店内举行。

  酒会现场,男男女女穿梭在人群中,见到每个人都是笑脸相迎,好象都是老朋友许久没见面一样的友好。

  苏俪已经是见惯了这种场合了,所以在人前她还是会挽着赫子琛的手,面带微笑地跟在他身后。

  苏俪在他身后小声的抱怨“不明白赫总为何会挑我来当你的女伴,说真的,我可不会象那些交际花那样,惹你开心。”

  赫子琛挑了挑眉,眼角透着邪魅:“你没听说过吗?越是无法征服的女人,男人越是感兴趣,还有,想继续开公司的话就乖乖听话。”

  苏俪趁着无人看向这边,翻了个白眼,然后松开了他的手,走出了宴会场,第次都拿话来堵她,过份。

  赫子琛刚想追出去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他:“赫总。”

  他回过头看过去,是一个法国人,也算是旧识了,便止住了脚步,那叫住他的人问了问他“惹你女朋友生气了?”

  如果是换在以前,赫子琛肯定会直说“什么女朋友,她不够格”,但这次,他居然没有否认,只是耸了耸肩:“太难搞定了。”

  “女人就是要有个性才更有追求。”外国人想了想说:“放心,今晚我们会送给你一个惊喜,到时候你肯定会爱不释手的。”

  赫子琛压根就不知道这个惊喜是什么,所以没有多想,正好有几个朋友又和他聊上了,没有注意到那个法国人正追踪着苏俪而去。

  ……

  苏俪从宴会场出来,便去了对面的一家酒吧,不知啥原因,她心情很不好,也许是想她父母了,也许是工作累了,总之心情很郁闷,她想喝点酒解闷。

  苏俪走到了吧台前,刚叫了一杯啤酒,旁边忽然坐下来一个男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咦,你怎么在这里?”

  苏俪朝那人看过去,认出他就是刚才和赫子琛打招呼的人,心想是熟人,便放下了戒心,和他聊了起来。

  “你怎么也来这里?”

  “只是不喜欢那样的场合,太闹了,还是这里清静点。”

  苏俪没说话,那法国人很有礼貌地站起来,同好举杯“这么有缘,我们喝一杯酒吧?”

  苏俪点了下头,与他碰杯,饮下了那杯酒。

  可是一杯酒下去,她隐约觉得浑身有些不对劲,连忙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地说“我该回去了,下次有机会在聊吧。”

  说完,她便有礼貌的点头离去,苏俪没注意到,就在她离去的同时,法国人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意。

  苏俪迅速离开酒吧,奔跑着跑去对面酒店,上楼,她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怎么了,但她却很清楚,那杯酒有问题,她没有得罪过谁,是谁会对她动手脚,所有的问题,她只能去找赫子琛,因为在这里,她只认识赫子琛,也只相信他。

  出了电梯后,苏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跌跌撞撞地走向赫子琛的房间,她很清楚,她的力气正在被抽走,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找一个冰冷的东西握在手中,这样她才能好受。

  到了赫子琛的房门前,她两话不说,直接就把赫子琛的房门敲得“嘭嘭”直响。

  赫子琛在宴会场玩得好好的,被几个朋友硬拉着回来,说是要给他惊喜,他一听敲门声,以为是他的几个朋友来了,没想到一开门,苏俪直直地倒下来将他抱了个满怀。

  “苏俪?怎么是你?”赫子琛皱眉,扶住苏俪的肩膀,可就这么一探,她的体温高得吓人,他以为她生病了。

  “赫子琛……”苏俪微微喘着气,直接将赫子琛的手拉在了她的脸上,他手上的冰凉让她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不由得身体紧,紧,贴住了他。

  这时,赫子琛感觉不对,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苏俪,你告诉我你被谁下药了?”

  苏俪没有回答,她在享受着此刻的舒服,不管赫子琛的怒气,一心只贴在他的躲在,不让两人之间有任何一丝空隙。

  苏俪很是难受,听着她的呼吸,赫子琛知道此时跟她说什么都没用,他将她抱了起来,她身上的热量传在了他身上,让他也感觉到了些许的不舒服,一团火着了起来,不由得叫出了她的名字“苏俪!”

  赫子琛这时候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好听多了,很温柔很舒服,让人听了心里一暖,本来苏俪就已经热,得不行,听到这种声音,更加在他身上蹭来蹭去,让赫子琛有些把,持不住了。

  “不要再动了!”再动他就受不了了。

  苏俪的声音里带着轻微的撒娇,“我好难受,赫子琛你救救我吧,好不好?”

  在这个陌生的国家里,她的潜意识里只相信赫子琛,否则她不会在察觉到不对劲后第一时间就来找他。

  “……”

  赫子琛咬着牙没有回答,其实他很想救她,而且他想这样的场面想了很久了,但是这样将她那个啥了,以她的性格,明天起来不找他闹事才怪。

  最主要的是,他很尊重她,他承认自己对她有意思,但他从不勉强她,否则她早就是他的女人了。

  “赫子琛……”苏俪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一边用手伸进了赫子琛的脖颈,这一声声轻柔的呼唤,深深撞在了赫子琛的心脏。

  赫子琛有些把,持不住了,他攥住苏俪的手,盯着她的眼睛,问道:“苏俪,你告诉我,我是谁?”

  “赫子琛,救我,好吗?”

  赫子琛再也把,持不住,将被动变成主动,压了下来,“不管怎么样,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