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让她可疑

现代言情字数:3014更新时间:2020-07-23

  吃过晚饭,洛瑶刚洗完澡,佣人敲响了洛瑶的门。

  “有什么事?”

  “少奶奶,是少主请你过去,他在书房等你。”

  洛瑶眸光闪了下,蓝封城叫她过去,想必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洛瑶在佣人的带领下,进了书房,书房的门就被关上了,只有她和蓝封城两个人。

  洛瑶不太喜欢这种太过安静的气息,何况白天的时候她开了一句玩笑,冒似蓝封城好像并不爱怎么开玩笑,又或者她的玩笑话让他想起了某个人?

  气氛有些不对,洛瑶率先开口问道:“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蓝封城从椅子上转过身来,将手里正看的文件递给洛瑶,清润开口道:“这是宴会那天来宾的一些资料,你拿去看一下,熟悉一下。”

  洛瑶眼眸一亮,这个对她来说确实有用,免得那时闹笑话。

  洛瑶不客气的走上前拿住文件,正准备转身离去,却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她抿了抿唇,犹豫了下,开口道:“你受伤了?”

  这会,她才注意到,蓝封城疲惫的眉眼和忧伤的眼神,那里面似乎藏了太多太多的痛。

  这样的眼神,让洛瑶的心跟着一跳。

  蓝封城轻轻捏了捏眉心,无波无澜的道:“小伤。”

  洛瑶忍不住朝着蓝封城走了几步,想看看他怎么了?

  蓝封城淡淡道:“你先回去吧!”

  他似乎在拒绝洛瑶的探究和靠近。

  洛瑶脚步顿了下,眸光暗了暗,没再说什么,转头大步的离开。

  打开门走出书房,她刚要将门关上,似乎听到了里面的闷哼声,仿佛是在隐忍着极大的疼痛感。

  洛瑶握住门把手的手僵硬了下,她很用力的握着门把手想这样关上门。

  可是她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不受理智控制,将门重新打开了。

  洛瑶快速的走到蓝封城面前,也不管他是什么神色什么态度,她快速的扒拉开他的衣服,就看到他胸前的绷带和染红的血迹。

  洛瑶脸色大变,“你……你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刀伤?”

  蓝封城因为那股疼痛,眉心拧起,他本以为洛瑶走了,却没想到她转身回来,还看到了他的伤势。

  “谁让你进来的!”

  蓝封城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但这句话却带了冰冷的疏离感。

  洛瑶被刺的有些难受,她也不客气开口道:“不是说我们是夫妻吗?妻子看老公的身体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会受如此严重的伤?你遇到谁了?”

  听到洛瑶突然的这些话,蓝封城眸光暗沉幽幽,如雾一样遮住了他所有的情绪。

  洛瑶也不管蓝封城是怎么想的,直接开口道:“你这个位置的刀伤差点就致命了,也不知道谁这么想杀你,你不是蓝封城吗?以你的能力不会如此轻易受伤?我想不明白究竟为什么?还是说你有什么不得由的理由?无论怎样,先让人给你处理好伤口。”

  洛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子说了这么多的话,似乎这些话在看到蓝封城伤势的时候,忍不住就开口说了出来。

  她心中的疑虑很多,听说蓝封城一直在想办法夺权,而且他刚找回失去的妹妹,还大办过宴席,然后便受了伤,导致腿伤严重,种种都让她很疑惑。

  说着,洛瑶起身就要找管家,想找人给蓝封城重新上药包扎治疗。

  蓝封城一把握住洛瑶的手,很用力的握住。

  洛瑶都能感觉到这一瞬间,手上的温度,被这样一只修长动人的手握住,温度都能通过手心传到心尖,似乎有一瞬间的触动。

  洛瑶转头不解的看向蓝封城。

  蓝封城蹙着眉心,轻叹道:“洛瑶,别告诉任何人。”

  洛瑶根本就理解不了,“为什么?”

  “没有理由,照做就好。”

  洛瑶看着蓝封城眼中温润却复杂的光芒,撇了撇嘴道:“有药箱吗?我重新给你上药包扎下,你的伤口再不处理会出问题的。”

  蓝封城深深的看着洛瑶。

  洛瑶毫不退让,认真的对上蓝封城的眼神,目光很是坚定。

  蓝封城无奈的妥协,“药箱在我卧室的床下。”

  洛瑶点了点头,“那你先等会,我一会就下来。”

  说着,洛瑶将蓝封城的手给拿下来,匆忙去蓝封城的卧室。

  “咳咳……”蓝封城轻轻咳嗽着,他低头敛目看着自己的手,上面似乎还带着洛瑶的温度。

  他也不由的想起傍晚时的事情,那把刀就那样毫不犹豫的被一双手插进了胸口的位置……

  蓝封城想着,眼底带着暗沉疼痛的光芒,不断的咳嗽了起来。

  洛瑶去了蓝封城的卧室,感觉到整洁干净,还有如莲似雪的气息。

  她很快的找到药箱拿着回了书房。

  她快速的给蓝封城将绷带解开,重新上药,包扎,也给蓝封城吃了口服的药。

  等都弄好后,洛瑶的额头也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蓝封城一直都低头看着洛瑶,她靠近的身子都散发出淡淡少女的清香,不同时下女子的香水味,而是她身上独有的气息。

  她刚洗完澡,头发披散着,柔顺如丝绸,她一低头,头发都轻轻的拂过他胸前的肌肤,带起微痒的触觉。

  她的皮肤很细腻,睫毛很长,微微颤着,如同羽毛一样。

  也许是因为她刚洗过澡,也许是因为她有些焦急有些忙乱,她的脸色微微有些红润,有一种出水芙蓉的艳丽感。

  这是蓝封城第一次认真的看洛瑶,他发现,这个协议妻子也是很美的。

  洛瑶起身舒了口气道:“都弄好了,你好好休息下,别乱动,这几天好好修养。”

  说着,洛瑶转身就准备离开,她没敢去看蓝封城的眼神,她也不想去探究。

  就在她转身的时间,蓝封城轻柔的开口道:“洛瑶,刚刚谢谢你。”

  洛瑶深吸一口气,转头故作轻松清脆的开口道:“不必客气。”

  她带着明艳的笑容,仿佛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但是这一刻,蓝封城却看清了洛瑶眼底的沧桑,是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沧桑。

  蓝封城眸光深了深,清润道:“这么不希望我出事?”

  “那当然了,你要是没了,大家还以为我这个妻子害的你呢……嘿嘿,跟你开玩笑,我还指着你和我一起报仇,杀了司郗辰呢,所以在他死之前,你要活的久一点。”

  说完,洛瑶顿了下道:“你放心,你不想让人知道,我不会说的,我先出去了。”

  出去后,洛瑶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蓝封城看起来那么如仙如玉的人,可是无论是气场还是眼神,都能给人极大的压力,尤其在她给他上药包扎的时候,她真的都无法忽略掉他的气场和眼神。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她能真正的松一口气。

  洛瑶猜测,蓝封城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伤势。

  一个原因是因为有细作,怕被人知道,对他不利。

  第二个原因是,蓝封城想保护那个伤他的人,他不想计较,也不想蓝氏家族的其他人找那个人做什么。

  从洛瑶的角度来看,第二个原因的可能性大一些。

  因为蓝氏家族真的如同铜墙铁壁一样,以蓝封城的能力,不可能允许细作存在。

  而且蓝氏家族的影卫和暗中守卫的都那么多,蓝封城无论去哪里,若非他不设防,也没人能伤得了他吧!

  洛瑶本来要回卧室的,似想到什么,还是去了小厨房,她亲自用药材熬了一碗粥,硬了硬头皮,端着重新去了书房。

  她看到蓝封城还在桌前看什么文件,她眸光闪了闪,将粥放在桌前,“你晚上可能也没吃东西,这是我用药材做的粥,对你补充体力伤口恢复都有好处,你还是喝了吧!放心,没毒,我还没心思害你。”

  蓝封城这会看向洛瑶,眸光柔和了下,他端起皱,用勺子舀了一口喝了,“很好喝。”

  蓝封城在用他的行动告诉洛瑶,他现在是信任她的。

  洛瑶开口道:“我先回去休息了,你若是不方便叫别人,有什么事可以叫我,我的电话190……”

  蓝封城轻声道:“洛瑶,你对别人也如此热心吗?”

  “你是我老公,我才对你热心。”

  洛瑶说完这句话,成功的看到蓝封城僵硬的神色,嘴角忍不住扬了扬,转身离开,给他将门关好。

  洛瑶想,她其实没那么好心,只是不希望蓝封城出事而已,此时的她仅仅是这样想的。

  她知道蓝封城对她没情,按照她以前的记忆来说,没有人对她用过心,这点她还是清楚的。

  如今的她也不会傻的再去付出真心,蓝封城昨天那份协议,列的那几条条款,足以让她心中细微的波澜重新冰冻起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洛瑶也没想到,每一天都是她给蓝封城换药包扎伤口,也是她变着花样给蓝封城做药膳。

  两人之间偶尔会说上几句话,洛瑶也会故意开个玩笑什么的,但是她不会去探究他的秘密。

  他也没有问她以前的生活,没有问她为什么精通药理药膳,两人就这样很平淡地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