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洛瑶的身份

现代言情字数:3134更新时间:2020-07-21

  来帝都两天了,时锦给苏俪发了一条信息:这几天在帝都,过几天再回来,在这边见到了以

  前两个恶搞我们的小妞,想恶整她们一下,一解当年之仇。然后一个坏笑的表情。

  只是很是没有收到回复。

  少都

  苏俪被赫子琛带去参加宴会了,此时的她并没有时间去看手机。

  苏俪不喜这样的场合,无奈又没办法,看不惯那些趾高气昂的娇小姐,居然还说她是赫子琛的床伴,气得她跟那女人打了一架。

  宴会结束后,苏俪是最后一个人走的,不为别的,只因她的腿刚才和那个女人打架的时候受伤了,但她要面子,没有告诉任何人,如今一个人悄悄走了出来。

  然而有一个人却一直坐在车上等她,那人便是赫子琛。

  苏俪一出来,就看见了赫子琛的车,他正坐在驾驶座上朝着她笑。

  苏俪瞪一眼赫子琛“笑什么笑,没见过美女扭伤脚吗?”

  赫子琛不加理会,反而打开驾驶座的车门“上车,不管怎么样,你还是我的员工,负责你的安全是我的责任。”

  苏俪想着有车坐,不坐白不坐,于是瘸着腿上了车,她看向赫子琛“那就谢谢赫少了。”

  “那你怎么报答我啊?”

  苏俪不乐意了“都说是责任了,还要什么报答,开车吧你!”

  “你知不知道全市的女人等着我给她们点阳光,我还不给呢,就你不懂得珍惜本少爷。”

  苏俪冷艳一笑“我看是全市女人的眼光都瞎了才会等着你,只可惜我没瞎,所以你入不了本小姐的眼。”

  “那本少爷可以屈尊等你。”

  这句话无疑让苏俪傻愣了。

  “赫少,我看你等不了那一天了。”苏俪冷笑着说。

  “不妨试试。”

  赫子琛邪魅地扬了扬唇,俊美的五官在夜色里散发出一种极致的性感。

  看来他真的是等到了一个有挑战性的女人了,他的生活不会在乏味了。

  一个小时左后,车停在了苏俪的公寓楼下,“到家了。”

  “祝你好梦。”苏俪“嘭”一声甩上车门,一瘸一拐地上楼了,苏俪父母去旅游了,不在家,单身的苏俪那是自由自在啊。

  赫子琛邪魅地勾起唇角,开车扬长而去,可最后,车却不受控制地停在了一家药店的门前。

  看着那个醒目的“药”字,赫子琛下了车,“脚扭伤了,应该用什么药?”进了药店,他问向店员。

  店员很快给他拿好药,付了钱拎着出了药店,上了车,然后,车又回到了苏俪的公寓,坐电梯上楼,按响她家的门铃。

  很快,门被打开了,看到赫子琛的脸,苏俪还没反应过来,赫子琛就把他手中的袋子扔给苏俪,“拿去。”

  苏俪看见是药店的袋子,一脸的不敢置信,“你……给我买的药?”

  “爱吃不吃。”赫子琛转身走向电梯,很快悄失在电梯口。

  苏俪关上门,看着口袋里的药,心想:这人肯定吃错药了,不然干嘛给他买药?

  苏俪并不知道,其实在此时她的心已经起了涟漪。

  ……

  帝都白家

  时锦是四少的妻子一事,也悄然传到了帝都的一些有心人的耳朵里。

  白风绵听到时锦三个字的时候,都感觉头顶炸开了一道雷,她抓着说话的人不断摇晃,“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时锦?她……她竟然是江家的少夫人?就是,就是那个恃宠而骄被四少宠在掌心里的女人?”

  白风绵完全是难以置信,她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曾经被她欺负的那么狼狈的时锦,灰溜溜的被赶出学校的时锦,凭什么一转身就成了江家的少夫人?

  她怎么就攀上了江家,还是江衍!

  那个魅世倾城,谁都不敢惹的四少!

  白风绵带着咬牙切齿的不甘,“凭什么,凭什么,她怎么可以,四少怎么能喜欢她,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四少可是风云人物,没人敢靠近,但是大家都公认的知道,江衍再优秀,再好,也是远观而不能靠近的,因为他的手段太狠厉,女人都不敢靠近。

  凭什么!她时锦有什么本事,能让赫宸谨喜欢,还被四少娶了!白风绵怎么都无法相信,江衍竟然喜欢时锦那个女人!

  白风绵眼底闪过阴翳的光芒,她相信,江衍一定不知道时锦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吧,曾经在学院的时候,有人说过时锦抄袭过别人的设计稿,哼,只要她找到了那份资料,看时锦还怎么嚣张。

  不过这事还是要跟孙琴琴商量下,再决定怎么出手。

  白风绵正想得出神,突然听到门咣当一声响。

  白风绵吓了一大跳,还没等她转头,就被一巴掌给扇到了一边。

  白风绵被扇在地上,她耳朵疼的嗡嗡的响,喉咙都冒出了血腥味,可想而知,她被打的有多严重。

  当她抬眼看到自己的父亲时,瞪大眼睛,“爸,你为什么打我!”

  白守望气的又用脚踹了一下白风绵,“混账东西,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混账东西。”

  “爸,我做错什么了,你干嘛打我?”

  白风绵大声喊着,她还从来没被这么对待着。

  “哎吆,风绵呀,你可真是白家的好女儿,专门给白家出去惹事,你呀,就不会帮你父亲,我看你就是故意气你父亲的。”

  白风绵听着她继母的声音,气的哆嗦,“这个家还轮不到你说话。”

  “你看看,你看看,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任劳任怨的,还给你生了个儿子,你看看你女儿就是这么对我的,我不活了……”

  “小芳,别听这个混账东西乱说。”

  说着,白守望对着白风绵道:“跟你母亲道歉。”

  “我不道歉,我没错,我就是没错……”

  白守望气的又打了白风绵几巴掌,“你再不听话,别怪我将你赶出白家,这一次,你得罪了御香酒楼,却让我们整个白家给你买单,我们白家好不容易跻身帝都六大世家之中,就因为你,被别的家族给取代了,我就算是讲你赶出去,跟你断绝关系,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白风绵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她憋了一肚子委屈,看着她父亲冷血无情的样子,她心里冷笑了下,不得不跟林翠芳道歉。

  她知道她的地位,她父亲那么多儿子女儿,她可有可无,可是她离了白家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她不得不咽下所有的委屈和不甘。

  白守望打够了,这才离开。

  林翠芳挑衅的看着白风绵,“真是愚蠢的家伙,白家竟然能有你这种蠢货,哼。”

  说着,林翠芳狠狠的踩了踩旁边落下的白风绵的衣服,这才离开。

  白风绵气的呕了一口血,她耳朵嗡嗡的响,她发现她这一会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来人,来人……”

  白风绵开始吓的大喊大叫。

  可是当佣人来到她面前,佣人说什么,她都听不到。

  白风绵吓的乱哆嗦,“快,快带我去医院,我的耳朵,我的耳朵……”

  白风绵惊吓过度,还晕过去了。

  醒来的白风绵气得不行,这个仇她一定要报,联系孙琴琴后,确认了时锦就是四少的妻子,可是不管怎么样,她白风绵也不是好欺负的,四少再狠,也不可能对时锦曾年犯过的错抹得一干二净。只要能让时锦受创,她白风绵就开心。

  此时的时锦并不知道她被人计划着复仇,她正与姐姐洛瑶通视频,视频里的洛瑶长得很美,有一种特别的气质。洛瑶并没有告诉时锦她在什么地方,只说还在找自己的父母,两三个月时间她便回少都与她们见面。

  江衍的突然出现打断了她们的聊天,突然的一句话“你们俩眼睛长得还有点像。”

  时锦仔细看了看,还真有点像。

  苏俪打来了电话,时锦和洛瑶聊了几句,便断了视频。

  蒙拉尔国

  洛瑶觉得这个妹妹虽还没有见过面,两人还真挺谈得来,莫名的有种亲切感觉。加上外公这么多年的救治,在她心里,他们就是她的亲人了。等忙完这件事,她一定回去看望他们。

  只是她的身份特殊,目前还是告诉时锦的时候。她这段时间都在想办法靠近蓝封城,但是蓝封城真的太谨慎,他身边的保镖也都特别多,要想靠近他真的很难。

  她漫无目的地走到街道上,再一次看到了电视上关于司郗辰的报道。

  她甚至都听到周围人的讨论声。

  “啊啊……我最喜欢的就是司少了,惊才绝艳还那么温柔那么痴情,可惜名草有主了。”

  “是啊,看一眼都赏心悦目。”

  “你说他跟我们城王子比怎么样?”

  “听说城王子天仙般的人,出尘绝世,但是听说他受伤后,无论是腿还是脸都不能看了,还戴着一面具,特别吓人,怕吓到刚找回来的公主,便自己去了别处修养。”

  “真是可惜,不过我还是喜欢司郗辰。”

  “听说曾经司郗辰还有一个很恩爱的未婚妻,身份还挺高贵,不知怎么回事失踪了,听说好像死了……”

  洛瑶转头看向说话的几个人,看起来十八九的年纪,还青春正好,她们的眼中带着的是对司郗辰痴迷的目光。

  洛瑶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冷声道:“哼,只不过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而已!没什么值得喜欢!”

  洛瑶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带着浓烈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