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蛇蝎心肠

现代言情字数:3042更新时间:2020-07-12

  男人立刻解释道:“总裁,这几个人一点事都不懂,我正给她们讲规矩呢。”

  赫子琛拉着苏俪一同走过来,自然地搂住她白皙的肩膀,语气十分温柔:“你说,我们该怎么教训他!”

  苏俪脸色不自然,大庭广众下,她还要不要活命啊!她可不想像时锦那样成为万人关注的对象,毫不客气的拿开赫子琛搂在自己肩上的手。

  赫子琛邪魅一笑,也不生气,凌厉的目光看向男人。

  男人此刻已经傻眼了,卧槽!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历,赫子琛竟然对她那么温柔,一项喜怒无常的他被当众驳了面子都不生气。

  这下他是惹了不该惹的人了,男人腿一软:“总裁,原来这几位是您的朋友啊?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是新人呢。”说着目光看向时锦和苏俪等人:“美女们实在对不住,我有眼无珠,还请几位美女别跟我一般见识。”

  赫子琛比男人高很多,垂眸睨着男人,冷声问:“谁让你来这的?”

  男人支支吾吾道:“这……不是咱们集团的周年庆吗?我也算是赫家的一份子,所以就来了……”

  “来人!”不等男人说完,赫子琛吼了一声。

  男人吓得一哆嗦。

  闻声,周围人的目光纷纷看过来。

  紧接着两个保镖走了过来:“赫总。”

  赫子琛凌厉的目光看着男人,冷声命令:“把他丢出去!”

  “是。”保镖领命,立刻上前,将身体几乎瘫软的男人架了起来,从一侧走出宴会厅。

  赫子琛的贴身助手,对着众人恭敬道:“不好意思一点小插曲打扰了诸位,大家请继续。”

  众人笑笑,表示理解,神色各异的目光从时锦与苏俪身上移开,继续无所谓的喝酒聊天。

  秦雪桥看向时锦:“我先去下洗手间。”

  “好。”时锦点点头。

  赫子琛看着时锦笑笑,拿起一杯酒:“来,小时锦,我们喝一杯。”说着,酒杯碰了一下时锦的杯子。

  时锦笑笑,举起杯子喝了一口酒。

  赫子琛将酒一饮而尽,之后,放下杯子,笑道:“你先自己玩会。”

  时锦点点头,冲苏俪乐呵“看吧,赫少可是在乎你的,看来不久后,我能喝到你的喜酒了。”

  苏俪白了时锦一眼“别在那里尽瞎说,我可不喜欢,花心大魔王。我先忙去了,你们先玩。”

  看着苏俪屁颠的样,嘴硬的鸭子,时锦笑了,继续同陆若萱再次交谈了起来。

  不远处和一间客房间,李如兰和时镇在里面闭目养神,刚才外面的一幕他们可是看在眼里。

  过了一会,李如兰开口:“老公,没想到四少居然让时锦单枪匹马来参加赫氏的周年庆典,你看赫家主对时锦的样子,敢情时锦这个死丫头真要成为江家的少夫人吗?”

  在李如兰心里,虽然他们扯了证结了婚,但只要江老爷子没认可,那就不是真正的江家女主人,没什么可值得神气的。可如今看这形势,江衍并不像闹着玩的。

  时镇涛脸色铁青猛然睁开眼:“我倒是小瞧那个女人了,这个赫子琛也是,当着那么多人维护那个女人,一个来历不明的东西做当家主母,江氏一定不会同意的。”

  李如兰听了惊讶万分“老公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来历不明?这死丫头不是你的孩子?”

  时镇涛睨了一眼李如兰,解释着:“都已经不承认我这个父亲了,还有什么来历!”

  愤怒的语气让李如兰不敢再开口,也没去多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前面那几个女人,心里生闷气。

  晚上十点,时锦被左炎和青灵等人送回了丽都华庭。

  一个偏僻的街道一角,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

  驾驶室里,一个女人带着黑色墨镜,红唇烈焰,后座位上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想清楚了吗?一旦做

  了选择就没有后悔药吃了。”

  女人红唇轻启:“没什么可后悔的,终有一天我会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付出代价!”

  男人勾唇:“但愿你能做到,只允许一点,不准在我面前耍花招。”

  女人目光凝视着前方,“放心,能在陆少面前呆着,我已经很知足了,其它的什么都不会去想。”

  “但愿如此。”

  车子一阵风开远了,女人下车后,车子扬长而去。

  终于,女人扬起了头,走到无人的角落,秦雪桥满目的怒意再也掩饰不住,不等司机来接,便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回了秦家。

  进入秦家别墅后,秦雪桥走进地下室其中一个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些水和食物。

  一个受伤的男人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秦雪桥看着他,毫不客气的说:“记得把术方教给我,事成以后,我相信你会很感激我。”

  听言,男人睁开眼睛,勾唇一笑,道:“秦小姐真是长得一张楚楚可怜的脸,心肠却坏到了极致,不过你放心,我就喜欢这样的,有劲!”

  秦雪桥看着男人冷笑:“没想到,KN集团鼎鼎大名的恐怖分子魈鹰如此不堪一击,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床上躺着的受伤男人正是魈鹰,上次在执行任务时被人暗杀,受伤严重,在被江氏的人追杀时,让这个女人救下带回秦家,藏在地下室。

  KN集团遭受重创之后,他们便深刻的认识到,江氏太强大了,而且远比他们想象中的更神秘更强大。

  还有江衍,这个人更是可怕,年纪轻轻,却有那么世界顶级的高手都臣服于他的麾下。

  不仅如此,KN集团被围攻时,还有各国的其它组织,也纷纷愿意为他效劳,他就知道江衍的身份绝不公仅仅只是四大家族掌门人这么简单。

  听说就连特调组去调查都一无所货,这个江衍,他们不得不妨!能做到如此的人,不得不让他们感到后怕。

  而秦雪桥也是知道KN集团的,也听说过魈鹰,于是便把人给救了,后来,魈鹰跟她说了一些他跟孙琴琴合作的事。

  秦雪桥自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孙琴琴给她牵线,她才会恰巧在那个地方救了他,不然天下会有那么巧的事吗?当然这些她是不会告诉诉他的。

  秦雪桥看着魈鹰:“你是打算在这地下室藏一辈子?”

  魈鹰眼眸深沉,心知肚明自己东山再起是难了,只是他不甘心,他手里还有很多术方可以掌握很多人。  就算死,他也得让搅上几局才死得有价值。

  魈鹰邪邪一笑:“秦小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把术方给我,我要对付时锦,至于你,我可以保你不死。”秦雪桥凌厉的眸子淬了毒般的狠戾:“你敢吗?”

  时锦,江衍的女人,这个女人正是他要找的,如今不用自己动手,他当然乐意而为。

  江衍最在意的就是那个女人,如果让他失去他最在意的东西,那滋味一定不好受,江衍痛苦的样子,他还真想见见,那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魈鹰笑笑道:“只要你用得着,我很乐意而为之。”

  秦雪桥也笑了:“很好,那你就抓紧吧,我只给你两个星期时间,要是没有制作出来,那追杀你的人可能又得多一波了。”

  “放心吧,我魈鹰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秦小姐救了我,我自然要回报,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希望你不要食言。”秦雪桥看着魈鹰。

  魈鹰邪邪一笑:“放心,我魈鹰一言九鼎。”

  次日

  翰林学院。

  杜明第一次被秦雪桥约出来,这让杜明十分激动,欣喜,他已经完全被秦雪桥的温柔善良迷住了。

  从进入学院来,杜明就一直很喜欢秦雪桥,真的很喜欢她,所以,杜明决定跟秦雪桥表白。

  他提前想好的台词,一见到秦雪桥却有些说不出来了,他酝酿着要怎么开口。

  秦雪桥看杜明的神情,自然是猜的出来,他要跟自己告白,于是趁他开口之前,立刻先开口:“杜明,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一直都喜欢我。”

  闻言,杜明很疑惑:“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啊?”

  秦雪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缓缓开口:“其实我也喜欢你,只是你也知道我,我的婚姻很复杂,但是你肯努力,我相信我父亲一定也会喜欢你的。”

  杜明有些激动地看着秦雪桥,“你说的是真的吗?”

  秦雪桥点点头,脸上还带着娇羞模样,让杜明看了更是心喜若狂。

  杜明注视着秦雪桥,发自内心开口“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无论你让我做什么事,我都心甘情愿。”

  秦雪桥知道明白她的目的达到了,“你只要真心对我好就可以了。”

  她很清楚,枯明就是一个无脑男,很多事情她不能自己出面,以后让杜明出面一切就查不到她头上。并且,会心甘情愿的被她利用。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杜明一把拉过秦雪桥,将她揽在怀里。他很是开心,梦想成真,他自然高兴。

  “谢谢你,杜明。”秦雪桥埋在他怀里柔声回道,嘴角却升起了一抹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