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半路杀出个陆百川

现代言情字数:2022更新时间:2020-07-12

  第二天吃完早餐后,江衍搭着时锦直接去了公司,时锦一直喜欢设计,江衍说公司的设计以后她可以参与并学习。

  对于这个,时锦是开心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最开心不过的事了。

  目前安楠也不知道为什么安静了一段时间,每天上班大家都是各忙各的,有事吩咐,没事互不打扰。时锦虽奇怪,但也没去深究,所谓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便好,更何况她们本就没什么深仇大恨。

  快到下班点,苏俪打了电话过来,说几个同学约起晚上找找乐子。时锦原本不想去,但想起陆若萱说的安全竟技大赛一事,立马给江衍发了条信息“苏俪让晚上聚聚,两小时内回家。”

  几秒钟后,江衍回了信息“好,注意安全。”

  时锦知道江衍如此放心,是因为青海他们会在暗处保护她。

  与苏俪她们见面,没想到苏俪这次带了肖彬,他也是翰林学院比较玩得来的同学,肖彬那时还追求过苏俪,不过被苏俪拒绝了,如今是铁哥们。

  三人选择了吃火锅,先是胡吃海吃一顿,大快人心。

  肖彬看着苏俪,蹙眉道:“你这种吃相,绝对不会有人敢娶你。”

  “那也轮不着你操心,吃你的饭。”

  苏俪一记白眼过来,肖彬闷声不吭。

  “对了,你们谁听说过蒙拉尔国吗?“

  苏俪立马来劲了“我跟你说,蒙拉尔国国的王后蓝淋香可是号称蒙拉尔国国第一美人,真是美得让人心怦怦乱跳。”

  肖彬抢话“你知道的还真多。”

  苏俪不理他,继续说着“你们知道吗?听说十九年前的那场政变实际上就是当时的国王和现在的国王为了争夺这个第一美人起的战争,你们可以想象一下,蓝淋香得有多美,才能掀起这样的战争。”

  “十九年前你才会爬,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肖彬一脸的不屑。

  “废话,你不知道就不能我知道。”然后继续对着时锦开口“我听我二叔说,好像她们失去的公主已经找到了,你想想第一美人生的女儿,那肯定也非常非常漂亮啊,真想见一见这位公主到底长什么样?”

  时锦皱了皱眉,敢情四少这是去欣赏美女去了,不过想想,四少应该不是贪念美色之人才是。

  话虽如此,回到家的时锦直奔电梯,上了楼,把电脑打开,输入蒙拉尔国国王后蓝淋香与公主。

  可是所有网页只有蓝淋香的照片,的确长得倾国倾城,美得让人惊心动魄。可公主的资料却只有文学内容,半张照片都没有。看来王族将公主保护得很好,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公布的。      

  时锦合上电脑,算了,没有就没有吧,反正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她只是好奇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想了解下那个国家。

  江衍回来的时候,时锦便在床上发着呆,江衍立马走了过去“在想谁?”

  时锦一抬头对上江衍深情的眸子,有些害羞“想你。”

  一句想你,让江衍顿时心火燃烧,抱起时锦就往浴室走,吓得时锦急忙追问“四少你这是带我去哪儿?”

  “洗澡”

  “我又不洗澡”

  “一起洗”

  “为什么”

  “你说呢”

  ……

  出来的时候,时锦满脸绯红,被江衍抱着出来,轻轻放在床上,搂着她,轻松入眠。

  次日,江衍出差去了国外,时锦醒来时,江衍已经不在身边,手机上有他一条微信:起来后记得吃早餐,我去国外了,等你到的时候便能见到我了,乖,在家要听话,不许乱跑。

  突然觉得有些空落落的,没有四少的日子确实挺无聊,吃完饭,便没事可做。

  就这样过了一上午,还好收到了苏俪的信息,说她今天有时间,想去学院一趟,问要不要一起。时锦想着反正在家也没事,去学院转转也好,正好陆若萱也在学院,赶快给陆若萱发了条信息“一会儿我来学院看你。”

  一分钟后收到了回复“好,我在门口等你。”

  时锦看了一眼时间,快下午三点了,时锦赶快收拾了下自己,便与苏俪会合去了学校。

  林荫路上,陆若萱抱着一个白色超薄笔记本,向时锦走了过来“时锦,你来了,真好。”

  时锦笑着点点头“你走这么远来接我啊。”

  陆若萱笑笑“你能来我特别开心。”

  “这是苏俪,我的好朋友。”

  时锦介绍着苏俪,几人年纪都差不多,相谈起来也特别轻松和谐,很快就融入了。

  只是另一个人的到来,让时锦很是惊讶,那就是陆百川。

  “怎么,不认识我了?”陆百川主动先打招呼。

  时锦微微一笑:“陆少好。”

  “时锦,听说你对竟技赛很是在行,这次比赛后,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给你介绍个工作。”

  “谢谢陆少了,我有自己的计划,如果真的有需要的话,到时再来麻烦陆少。”

  时锦回答得很委宛,但也听得出是在拒绝,陆百川眼底闪过一丝失落,顿了顿,又问:“是吗?看来你还真是一个有主见的女孩,难怪我妹妹如此喜欢你。”

  时锦轻笑,语气仍是客气的:“陆少说笑了,我们年纪相当,自然也就谈得来。”

  “那陆少,我们就先走了,我们去学习院转一转。”

  “嗯。”陆百川温柔的眼神注视着时锦。

  等时锦等人离开后,陆百川注视着时锦离开的背影,潋滟的双眸中满是失落。

  学院一角

  秦雪桥痴痴地望着陆百川,心中的悸动无限蔓延,如果能嫁给这样完美的男人,她一定每天做梦都会笑醒的。

  她说什么都不会像时悦那样,把好好的一副牌打得稀巴烂,定婚宴活生生成为了一场笑话。

  虽然韩御坤是她舅妈秦淑珍的儿子,可她们两家自来就不是很亲,除了生意场上和特定场合外,他们几乎不会串门。

  所以,在看到韩御坤定婚宴闹笑话的时候,她心里是开心的,像时悦那样跋扈的女孩都能找到好人家,她又何尝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