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被摆了一道

现代言情字数:3018更新时间:2020-07-09

  刚到时锦看到了前面停了一辆车,她眉心一蹙,韩御坤的车?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韩御坤对时悦倒是真用心,这么大的事两人都还能在一起!看来韩少倒也算是多情人!

  时锦只是一瞥立马收回视线,指挥着青梅她们进时家别墅,既然李如兰都发出邀请了,自己哪有不应战的道理!

  “进了客厅,给我使劲的砸!”

  “是!少夫人。”

  时家现在没有人在这里面,守卫的也拦不住时锦,保镖们闯进了别墅,时家居然没有人在家,缩头乌龟。打砸完客厅,时锦决定进时家的那个密道看一看。

  她记得江衍跟她说过,时老夫人是从密道出来的,那她自然要去瞧上一瞧。

  时锦找到密道入口,走了进去。

  她走进去看了下,发现就是石壁,前面就是一条长长的路,没什么特别的,好像就是一条出口而已。

  在少都这个地方,时家竟然能有一条密道出口,也是稀奇了。

  时锦往里走了很远,依然没什么特别的,还是一条长长的地道,两边是石壁,石壁上也没什么,就算是她拿着手机开通手机电筒照射,依然没任何东西,连个壁画都没有。

  可是走的时间长了,走的往里了,时锦感觉自己心口的地方有些发热,脑海里似乎有什么闪现。

  她觉得她现在比较奇怪,似乎有什么在召唤自己一样。

  她侧目看着墙壁,奇怪,她怎么对着一堵墙壁脑海里有奇怪的影像,感觉被力量召唤一样?

  ……

  江衍给时锦充足的自由去发泄怒火,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他终究还是不放心。 一担心,他的心就不受控制的漏跳了一拍。

  他给时锦打电话,可时锦的手机不在服务区。 江衍马上穿上外套,开车快速的朝时家别墅而去,看到了时家别墅外的一辆车,韩御坤的?

  他幽雾般的眸光一闪,停下了车,然后快速的进了别墅。

  韩御坤在车里,一直坐着,似有沉思,目光也似有沉痛。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会来这里。

  这段时间他真的很累,鬼使神差般开车来了这里,他回忆过去,觉得心中的疲惫仿佛消散了许多。

  他本不愿意去承认一些事情,却因为时悦撕碎了他的伪装他的心,逼得他承认了起来。

  承认他后悔,他在乎时锦,可就算是承认了,又能如何,时光不会倒流,他再后悔也没用。

  他刚刚也看到了,江衍那样急切的冲了进去,他对她有多在乎,他是见识过的。

  韩御坤心里有些闷有些痛,还有一些苦涩,他闭了闭伤痛的眼神,然后开车离开了。

  他不敢沉浸在太多的回忆里,因为韩家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而时锦在地道里,感觉有什么在召唤她一样,她对着墙壁开始不断的拍打,试图研究出点什么。

  就在这时候,她听到远处传来缭绕动人的呼喊声,“小锦,小锦,你在哪儿?”

  是江衍,时锦眼眸一亮,她环顾四周,不对呀,怎么声音也仿佛是透过墙壁传来的。

  江衍来到地道里,是真的担心了起来,保镖本来跟着时锦的,但是不知为何却跟丢了。

  江衍脸色很冷很沉,不断的往前走,叫着时锦的名字。

  当看到视线里的时锦时,江衍担忧的目光化成了一汪深情之水,还没等他快速走过去,时锦已经跑过来冲到他的怀里来,紧紧抱住“怎么跑这里面来了?”

  “这里的气息很奇怪,我是被吸引过来的。”

  江衍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宠溺的道:“你呀,还跟小孩子一样,好奇心太强。”

  时锦就喜欢听她家江衍温柔的声音,心都暖了起来,“刚刚有些奇怪,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吸引我一样,可是我顺着感觉走,旁边这个就是个石壁而已。”

  江衍眼眸闪过一道幽光,薄唇紧紧抿着,他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想这些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嗯。”

  刚转身准备离开,头顶上一东西落下来砸到了时锦头上,然后掉到了地上。

  “什么东西?”

  江衍捡起来一看,是一幅画,准确地说是一张全家照。想着这里不能久呆,江衍带着时锦回了丽都华庭。

  回到家,时锦把照片仔细擦了擦,然后打开来,里面有她和母亲父亲的全家福照片,还有她自己小时候的一张照片。

  江衍给时锦准备好水果,在沙发上坐下,“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时锦将照片给江衍看,“你看,这是我小时候的照片,和我现在还像吗?”

  江衍目光带上了如水的柔情,低头看上照片,别说小时长得也挺耐看“长得和你的父母不太像。”

  时锦有些迷茫,嘟嘴道:“你也觉得不像吗?好像别人也这么说过,可是我母亲说,我就是时家的女儿。”

  江衍怜爱温柔的摸了摸时锦的头发,他低头又重新仔细的看时锦的照片,“你手上戴着的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母亲让我戴着的,说这是玉环,很重要,不过现在不在我身上。”

  “那你放哪里去了?”

  时锦苦笑一下“四年前被时悦抢走了。”

  “那我给你拿回来。”

  “暂时不用,这个玉环母亲说只是一个物证,别的还没有什么用途,眼下不着急,目前最重要的是调研组的工作。我刚才去时家的时候遇到了赫宸谨,不过他应该没有看到我。”

  江衍就那样看着她“这么担心我?”

  “那是肯定的,我不担心你,那我担心谁?”

  江衍怜爱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傻瓜,不用担心我,一个赫宸谨,让赫子琛去对付就可以。”

  “可是……”

  还没说完,时锦的嘴便被封住了,一吻就一发不可收拾。

  一夜的浓情,缠绵悱恻。

  ……

  另一边,一家高级套房里,赫宸谨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少都的夜景,墨色的眼眸闪过幽深复杂的光芒。

  下午的时候,那个从他身边经过的女子,让虽然他没有看到正面,但却有一种熟悉的气息。

  这一次要调查少都的一件事,其实说白了,就是要调查江衍的另一重身份,赫子琛打过无数电话让他停止这份工作,回家接受赫氏家族的家主一职。

  但他没有同意,从那次KTV与四少见过后,他便下定决心,做一个权力独一无二的人,江衍如此让人不敢得罪,不过也是因为他的能力和权势。

  那么他又何尝不能做到如此!

  赫宸谨嘴角勾起一个淡雅的笑容,关于江衍,在帝都权贵里的传说有太多了。本来江衍这事,用不着他亲自前来,他来不过是因为他心里的那个人而已。

  在赫宸谨沉思的时候,他接了一个越洋电话,看到手机显示的人时,赫宸谨的目光变的柔和起来。

  “琴琴,有事?”

  “宸谨,我听说你不在帝都,有些担心。”

  赫宸谨眸光一闪,低声道:“别担心,我外出办点公事。”

  “我想你了。”

  “上次放假你回来,不是见了嘛。”

  “我还是想你,我课业很紧,老师管的好严格,宸谨,你什么时候会来看我?”

  “等我这一次事情办完了,抽出时间去看你。”

  简单的说完几句,挂断电话后,孙琴琴脸色都变了,她很焦虑很害怕赫宸谨外出做什么事,会有地方官员给他安排女人。

  实在是赫宸谨太美好了,上次退婚事件后,她一次次找到赫宸谨,好不容易让赫宸谨答应了一年的试交,如果一年内真的有感情便定下婚约。

  赫宸谨太温柔,是个女人就难以抗拒他的魅力,她体会过赫宸谨的好,怎么可能离的开,她非常害怕有人取代她的位置,而且他心里还住着一个人。

  ……

  第二天,时锦睡的很沉,是被电话铃声给吵醒的。江衍接了电话,换好衣服,看着时锦睁着眼睛,温声道:“我去趟公司,你好好睡一觉,起来记得吃早饭。”

  时锦一个激灵,揉了揉头发,“是还是特调组的事。”

  “不过是走个过场,别担心,要不是看着赫子琛的面子上,我连面都不会去见。”

  时锦怔怔的对上江衍的眼神,那里面带着神秘的光芒,有一种夺魂摄魄的感觉,不过他说的挺有道理。

  江衍走后,时锦便起来了,吃过早饭后,拿出电脑,看页新闻,时锦都感觉全身血液有些倒流。

  没想到她昨夜去时家砸场的画面被偷拍了下来,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做的!

  她以为光是说她的,可是上,说她仗着是四少夫人,无法无天,虐打娘家,手段残酷,心狠手辣。

  就算是心在颤抖,全身冰冷,时锦依然强撑着刷评论看了看。

  很多谩骂的,替她说话的言论都被这些讽刺的话语掩盖住了。

  时锦看着看着,若非心理素质好一点,真的会发狂的,她的确没想到会被李如兰摆了一道。

  她站起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想着,她一定要想办法扭转这些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