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一辈子都是你的

现代言情字数:3054更新时间:2020-07-07

  江衍看到江海峰的时候,神色缓和了下,“父亲!”

  “还知道我是你父亲,这么久都不回家看,有了女人,也不带回家。”

  “以后会见到的。”

  江衍跟自己的父亲寒暄了几句,便将目光转向周林雪,“还真将自己当成家里的女主人了?”

  听到冒出这样一句话,周林雪突然就有种想逃离这里的感觉。

  “四少呀,你看,我这不也是为你好,为我们江家好。”

  在江衍面前,周林雪还是要恭敬的称呼一声四少的!

  江衍对青海使了个眼色,青海上前,直接使劲一按周林雪,她直接“碰”的一声跪了下来。

  “老爷,救我,救我呀他要杀了我。”

  江海峰嘴唇动了下,想说什么。

  江衍开口道:“父亲,我不会杀她,只是给个教训,如果你开口的话,可能就不止这样了。”

  江海峰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说话。

  青海开始“啪啪”的打周林雪的脸。

  “四少,你没有母亲,我也算是你半个母亲,你怎么可以……”

  江海峰听了这句话,都不用江衍动手,直接上前一巴掌打了上去,“给我闭嘴,你也配当半个母亲!”

  周林雪害怕的发抖了起来,她说错了,她好不容易利用个女儿江艺琳进入了江家,在外可以耀武扬威,其实在江家还是没名分地位的。更可气的是江艺琳与她却从不一条心,有时她真怀疑江艺琳是不是她生的!

  周林雪被打的都差点晕过去,江衍摆了摆手势,青海才松手。

  江衍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周林雪道:“你有胆出现在她面前,就要有承受后果的准备,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而我不介意给艺琳重新找个母亲。“

  若非江艺琳,周林雪进不了江家的大门,周林雪吓的连忙进行一番保证。

  江海峰叹了口气,他知道,江衍只是用这样的方式表明自己的态度,表明他维护那个时锦的心。警告江家所有的人,时锦不能动。

  江海峰心里实在是不明白,江衍一副对女人不感兴趣的样子,怎么就看中那个时锦了?难道少都真能养什么钟灵毓秀的人物?可为什么周林雪回来将那孩子说的很不堪,不过显然周林雪的话当不得真。

  江衍收拾完周林雪,相当于对江家的人警告了一番,便准备带青海离开,否则他还不至于就为了这样一个人回江家, 他是要为时锦正名。

  江海峰眼看儿子要离开,赶忙道:“都回家了,一起吃个团圆饭吧,大家也都想你。”当然他也挺想这个孩子。

  江衍目光一动,摇了摇头道:“父亲,下次吧,她还在家等我回去。”

  说完,江衍带着青海就这样走了。

  留下江海峰张大嘴巴,惊愣着,这小子,有了女人,连他这个父亲都不甩面子。

  其实他也知道,是因为这次周林雪派人想偷偷将时锦带回来,惹着儿子了,估计还要好一段时间,他的火气才能消呢!

  他自己很清楚,没有他的默许,周林雪是调不动他手下任何人的,之所以默许她这样做,也是因为他自己也想看看那个女孩到底有什么能耐能入得了他儿子的眼。

  江海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孩子也许跟他母亲一样,认准了一个人,就一路走到底,痴心痴情,生死不改,他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确实担心时锦一个人在少都,哪怕有人暗中保护她,他也不放心。

  江衍心中念着想着时锦,自然是急切的要回时锦身边。

  回到丽都华庭时,时锦已经下班在家,张叔说她接了电话上楼了。

  江衍轻手轻脚上楼,正好听到时锦的回话“做老板娘还是挺不错的,要我选的话我想开个酒吧吧。”

  之后的内容江衍没再细听,等时锦挂完电话,江衍才敲了下门,走了进去“和谁通电话,还想开酒吧?”

  时锦笑着跑了过来,牵起江衍的手“苏俪啊,她说她想开一家店,让我同她一起。”

  江衍想了想道:“这个主意不错,要不给你弄一个。”

  时锦眉眼弯弯,忍不住笑了,“你就不问问我开酒吧做什么,就这么支持我?”

  “只要你开心,其它都不重要。”

  这样的纵容,让时锦动容的厉害,“你一直这样对我好,以后要是有一天你不在我身边了,我该怎么办?”

  江洗诧异的挑了下眉,“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除非你不要我!”

  时锦一记白眼“这样的你,给我来一打我都不嫌多。”

  “你敢!”江衍一边说,一边在她脸上温柔一掐。

  时锦乐呵呵笑,靠在江衍怀里,深情相拥。

  时锦之所以想开酒吧,是为了她的四少。她觉得酒吧是收集消息的地方,四少的身份虽然她还不清楚,但与她所想应该不差,相信酒吧一定能有她们想要的消息。

  时锦告诉江衍,酒吧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她开的,这样才能有更好的价值,江衍表示同意。

  江衍这几天也不忙,趁着这个时间,赶快将酒吧所需要的一切都弄好了,就等全部交到时锦的手中了。

  只要是时锦喜欢想做的事情,他江衍都能为她弄好,只要她开心就好。

  ……

  这段时间韩家因为江衍妻子爆光一事,时悦气得牙痒痒,不过也没办法,越是这个时候她要越表现得委屈,才不能让她的计划泡汤,否则让韩御坤对她都不关心的时候,那她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韩御坤的安抚让时悦心里舒服了许多,只是,她这样的哭诉,李如兰并不赞同。

  “同情心用得太多以后,时间长了,男人也会厌烦。必要的时候,该自己出手就出手,不要犹豫。时锦敢让你难堪,我是你妈,绝对不会眼看着这种事发生,什么都不做。”

  “妈,江家,不是我们能轻易招惹的,你想怎么做?”时悦当然想还击,可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眼下最主要的,是让她顺利嫁去韩家。

  等她成为真正的韩家少奶奶以后,想做什么,都不会太难。

  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在韩家站稳脚跟,这个时候,节外生枝是下下策。只要让韩家知道这件事就好,江家要面子,韩家也是一样要面子的人。

  为了不让时悦伤心难过,韩御坤提前了韩御坤和时悦的定亲日子,就在几天后。

  ……

  周末的清晨,时锦醒来的时候,闻到江衍身上的清冷暗香,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还有抱着她腰间手臂的力度,都让她有一种浓浓的安全感。

  时锦心情很好,看着江衍这张完美如画的脸,这样安静的睡着,更是魅世倾城,不过他的眼睛是最迷人的。

  时锦忍不住往江衍的怀里使劲靠,恨不能都融进江衍的身体里。

  江衍睁开眼,刹那间魅光闪过,夺人心魄,他低头看怀里的时锦,对上她弯弯的眼眸,笑了下,“醒了?”

  “嗯。”

  “可有身体不适?”

  时锦摇头,“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似被折腾的厉害,睡一觉,身体还蛮清爽,没什么不适的感觉。

  江衍低头吻上时锦的眉眼,继续往下,他的唇齿她唇瓣逗留,舐着她口中气息,“小锦,你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一早晨,江衍又来了一次,时锦才意识到,她真的不能说让他早晨多睡会的话,那不是睡懒觉,是做运动!

  两人收拾好起床的时候,都快9点半了。

  为了让时锦吃的好点,江衍让张叔出去多买了些海鲜和鱼肉,晚上给时锦补一补。

  用餐时,时锦准备跟江衍说个事情,才发现,昨天看的报纸没了。

  “报纸呢?”

  江衍面不改色,平淡开口:“扔了。”

  时锦愣了下,再看江衍的表情,然后想了下做晚和今早晨,突然有些明白什么。

  她看向江衍,“我家四少是不是吃醋了?”

  江衍眸光闪了下,吃醋吗?这个词是有些陌生。

  “快说呀,是不是吃醋了,是不是吃醋了?”

  江衍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时锦,“小锦,还想再来一次?”

  时锦脸上的表情立马收敛起来,打住要说的话,心里哼了下,她家江衍真傲娇,明明都吃醋了就是不承认。

  不过虽然敛住了表情,但是时锦很开心,嘴角的笑意怎么都绷不住。

  时锦还是往江衍身边靠了靠,挽住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道:“韩御坤都是过去的了,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你,昨天我看那个报纸,只是在想,这两人速度真快,他们定亲,我们是不是要送份大礼呢?”

  江衍偏头看时锦的神情,发现她并没有一丝的不快,他将时锦从胳膊上拿下,将她抱在腿上,很认真严肃的道:“小锦,记住,你是我的,除了我,谁都不能在你心里停留,明白吗?”

  时锦全身一颤,心尖都抖动了下,可是她觉得这句话好霸气!也很甜蜜。

  时锦使劲的点头,“嗯嗯,那你也是,眼睛里心里也只能是我。”

  江衍被时锦这句话给愉悦了,眼底的暗光散去,变的温和了起来,“一辈子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