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时悦找茬

现代言情字数:3085更新时间:2020-07-01

  江衍轻咳了两声,朝她招了招手,时锦走了过去,他顺势理了理她的长发,由衷说了一句:“好看。”

  “可是这头发……”

  “我帮你!”古朴的簪子上是同款的红梅图案,这发簪是一起的,配上时锦的长发刚好。梳妆台前,她有些恍惚,看着镜子里,江衍温柔细心替自己绾发,她不禁想起,以前恩爱的夫妻,丈夫会为妻子描眉梳妆,大概就是此时此刻的场景。

  江衍一个大男人,却能把绾发这件事做得很好。

  时锦好奇问道:“你怎么会绾发?是不是以前替别的女孩绾过?”

  “只有你一个。”

  时锦笑了,笑得很甜,江衍趁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坐到车上,江衍简单说了,今晚的宴会,去的都是少都有身份的人,带她去,就是想让她混个脸熟。

  “你不用紧张,杨立诚,赫子琛,程恒翔和艺琳都会去。”

  听到这些熟悉的名字,时锦这才安心下来,至少有见过的,她在那还不至于太无聊。

  车一路开到了山庄门口,气派的欧式建筑灯火通明,门口有接待的侍者小跑着上前替他们打开车门,江衍朝她伸出手,时锦挽着他缓缓走了进去,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这种大场合,她很少来,但她明白要保持微笑。

  华丽的水晶灯将整个宴会照亮,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朝门口看了过来,站在江衍身边,时锦片刻间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她保持着优雅的微笑,才短短几分钟,已经面部僵硬。和一些不认识的人打招呼,这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

  江衍在人前还是高傲冷漠如旧,别人前来打招呼,他也只是点头示意,不曾见他对谁热情过。在人群中总算看到了几张性熟悉的脸,杨立诚的笑容让时锦轻松了不少。

  艺琳一身俏皮的黑色小礼服,像只黑夜里的精灵,站在程恒翔身边朝她挥手,时锦总算找到了几分熟悉的感觉。

  几个人站在一块,成了自己的圈子,大家毫不吝啬称赞时锦今晚太美,显然成了全场最受瞩目的人。

  赫子琛笑了笑:“这些人似乎对小锦很感兴趣。”

  杨立诚立即接了话:“毕竟,四少本来就很少出席活动,更别说带女伴了,指不定怎么猜测。”他们说着,很快,市长和带着书记就过来了,竟主动和他们打招呼。

  “四少!难得今天这样的场合,你能赏脸来。”

  “听说刘市长会来,我当然要来混个脸熟了。明年,还要仰仗刘市长多多关照。”

  “四少说这话实在太客气了,这些都好说。”

  难怪,哪里都吃得开,江家的生意自然越做越好。

  “四少的女伴,今晚可是艳压群芳啊!不知如何称呼?”原来,市长也是来八卦的。

  江衍拥着时锦,有些骄傲地说道:“这是江某的妻子,让市长见笑了。”

  江衍此话一出,声音虽然不大,可周围的人都想八卦一下,此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众人想都不敢想,江衍居然会这么介绍自己身边的女人。

  竟然是江衍的妻子,这身份,让所有人都经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都以为,或江衍不会结婚,没想到,这一声不吭的,就冒出了一个正牌老婆。

  他们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时锦很礼貌和市长打了招呼,刘市长也是受宠若惊。

  “竟然是四少的妻子,四少这也太不够意思了,什么时候结婚的,我居然不知道。我讨杯喜酒喝的面子,应该有吧?”

  “刘市长言重了,婚礼还在筹备,到时候,江某一定亲自把喜帖送到市长手里,刘市长到时候可要赏光才是。”

  没有靠近,可大家都知道了。竟然一声不吭就拿下了江衍,连结婚证都领了。听这话,是要筹备婚礼,所以还没有对外公开身份。

  大家不禁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让江衍青睐,让他身边的人接纳?

  看这模样,他们以前也没有在圈子里见过,可这气质和打扮,还有样貌,绝对是有家世背景的,寻常人家养出来的,怎会有这样的气质?

  大家不由得对时锦越发好奇起来,他们相谈甚欢,却不知道,同在宴会,本想崭露头角的时悦,此时已经成了背景板。在这之前,大家的注意力可都在她的身上,时锦竟然这么高调出现。

  还有她那一身装扮,险些连自己都没认出来。

  韩御坤站在一旁没有出声,可这心思也同样飞去了时锦身边。她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韩御坤握着高脚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他又一次被无视了。

  这样的场合,每个人都是光芒四射的,他就没有那么出众了。

  自己一个人,当然敌不过他们一群人光彩夺目。时锦在江家过得还真不错,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融入了江衍的圈子。

  时悦悄悄拉了拉韩御坤的手,韩御坤才反应过来。

  “御坤,那是姐姐吗?”她故作怯懦的样子,靠在韩御坤身旁:“姐姐,和以前都不一样了,真是判若两人。”

  看他们聊得如此开心,时锦脸上的笑容深深刺痛了韩御坤的眼睛,心里竟很不舒服。

  男人们总有自己的应酬,带着时锦见了一圈,时锦不想太过惹眼,便同江衍开口“我和艺琳去旁边休息一下。”

  “好!那你们小心点,别乱跑。”

  “好的。”

  时锦便和江艺琳走了过去,想认识江衍,在他面前露面的人不计其数,时锦踩着高跟鞋实在辛苦,整张脸都笑僵了,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会,她才松了口气。

  “这样的宴会,我可真不喜欢。”

  江艺琳笑了起来:“我也不喜欢,不过我喜欢看热闹。”

  今天,她第一次体会到了,名正言顺站在他身边,以江太太的身份,陪着他,即便辛苦,也是一种幸福。她更自豪,可以自信地告诉全世界,她时锦的老公,就是那个最优秀的男人,江衍。

  这是其他人羡慕不来的,什么叫走路带风的感觉,她体会到了。

  “大哥用心!带你来这样的宴会,明天,报纸上肯定会有,四少携神秘妻子出席本市年终商业酒会,妥妥的头条!”

  “有记者吗?”她皱起了眉头,不想成为舆论的焦点。

  “放心!这些周刊报纸都心里有数,不是也从来不放正面吗?最多就是一个背影,小嫂子你这么漂亮,一个背影杀,肯定会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女神。”

  时锦被逗笑了,想想,之前也不曾看到江衍的各种照片被登在报纸杂志上,想来艺琳说得很对。

  “我有些饿了,小嫂子你要吃什么?我去给你拿。”时锦想,自己没吃东西,的确有些饿了,便点了点头。

  “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就在不远处,你在这休息一会吧!”

  江艺琳刚走没一会,身后就响起了讥讽的声音:“姐姐,我真没想到,你的本事这么大。之前隐藏得这么好,你这么深的心计,跟谁学的?也教教我,怎么样?”

  时锦转身,就看时悦站在她身后,眼里充满了嫉妒的火光。

  “怎么是你?”她进来到现在,还真没注意到时悦也在。这样的宴会,按道理说,她是不能来的。

  所以韩御坤也来了?她扫了一眼,并未看到韩御坤的身影。

  “哼!我就知道,你嫁给江衍了,还对御坤不死心。你敢告诉江衍吗?他知道你心机这么深吗?你不敢说!”

  时锦一阵头疼,不明白时悦到底想干什么。

  “我和你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你最好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大概是之前的经历让时悦产生了阴影,一听时锦这么说,她竟然下意识往后退了好几步,那害怕的样子,时锦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

  就她这点斤两,还想来找她的麻烦,这样的智商,真的不够看。

  她以为,自己还是之前那个忍气吞声的时锦吗?她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可她想起御坤说的话,今天这样的场合,时锦第一次出现,不会随意动手毁了自己的形象。再不济,她也要顾及江衍的面子。要是留下不好的印象,江衍能容忍,别人也不会容忍的。

  “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随便就能动手的吗?你动手试试!”时悦说着,笑了起来:“你根本不敢动手。”

  时锦不动神色看了看她:“当然!自己动手,四少知道又要说我了。”

  时悦听了,得意起来,她就知道,江衍不可能对她那么好的。果然,一切都是假象。

  “果然,你可没有看起来过得那么好。”

  “我家四少上次还训过我了,一些小事也自己动手,掉身份。打疼了我自己,他更心疼。我答应他了,以后不随便动手。”

  时悦得意不过三秒,下一刻就被塞了满嘴的狗粮,险些被噎死。

  “你……”

  “实时悦,你如果够聪明,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找我的麻烦。你想出丑不要紧,我可不想奉陪。”

  时锦说完,便要起身去找艺琳,不想在这和时悦浪费口舌。现在她已经不在时悦手里做事,不必看她脸色。

  “你给我站住,我话还没说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