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带她去宴会

现代言情字数:2068更新时间:2020-06-30

  时锦笑了起来:“明明那么疼她,为什么还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你就不怕她不跟你亲近?”

  “放心,她可不会。”江衍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四少,我发现,你这个长远计划,真可怕。”她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钻进车里。

  江衍微微挑眉,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长远计划。上了车,江衍问起:“什么长远计划?”

  “别和我装,你这么早就挑选好了妹夫,艺琳知道吗?你也不怕艺琳不喜欢。”

  江衍轻笑出声,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放心,她以后会喜欢。”

  “你居然真的打算好了?”

  “感情的事情,我做大哥的,也要讲究他们你情我愿,我需要的是艺琳幸福。”

  “艺琳是喜欢程恒翔的,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所以要让她自己明白才行,程恒翔我不担心,现在他们缺的只是艺琳的后知后觉。”

  时锦点点头,的确说得有道理。

  “对了,你那个同学不喜欢我!”

  “我喜欢就行了。”他不假思索回答着时锦的各种问题,话不多,却是有问必答。

  时锦喜欢念叨着,有时候说说工作的事情,不是告状,而是交流,江衍喜欢听她念叨,以前觉得清净好,如今她在跟前,江衍有觉得,热闹些好。

  “四少!”

  “嗯?”

  她又喊了一声,江衍没有及时回应,她又调皮地喊了一句,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四少!四少!”

  “叫着玩?”他踩下刹车,车停在路口等红灯,江衍扭过头看了她一眼,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时锦嘿嘿一笑:“对啊,我就是想叫叫你。”

  “喜欢就叫吧,我也喜欢听。”

  “嗷呜!”

  “干嘛?想吃了我?”

  江衍看她这样,反问了一句。时锦并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傻乎乎说道:“对啊!你要是欺负我,我就把你吃掉。”

  江衍浅笑着,低声问道:“那……小锦你打算怎么吃我?”他别有深意的语调让时锦感觉到不对劲,他似乎意有所指。

  “你确定,要在这里,吃了我?”

  “我……”

  “小锦,你如果喜欢这种方式,下次,我不介意试试。正好,我们还没试过。”

  青天白日的,太阳公公都还在,他竟然毫无预兆就开起了黄腔。时锦白了他一眼,假装自己没有听懂。

  “啊?你说什么?发生了什么呀?我什么都不知道。”

  江衍笑出了声,这丫头从来就是这么古灵精怪的,让他一刻都放不下。

  “怎么?怂了?你不是胆子很大吗?”

  “放弃吧!你的激将法,不管用。我才不会信你,我诚实又正直的小猫咪,才不会屈服。”

  “真的……不想试试?”车开进了停车场,她没有意识到已经到公司了,江衍侧了身子,贴近她的耳畔,时锦吓了一跳,一脸防备看着他。

  “四少,四少!这里可是停车场,你要注意场合。”

  “外面看不到!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温热的唇瓣摩挲着她敏感的耳畔,他低沉的嗓音在周围回荡着:“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你单独吃饭。以后,不带电灯泡了。”

  时锦转过脸,正想说,哪儿有嫌弃自己妹妹的。江衍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吻住了粉嫩的唇。若不是在公司,他当真要将她就地正法了。

  在车里磨蹭了半天,再下车时,时锦的脸蛋像是上了腮红一般,白里透红。她小跑着上前,拉住了他。

  “弯腰!”

  江衍不知道她要干嘛,时锦叹了口气,踮起脚,拿出纸巾,红着脸替他擦掉残留的痕迹,理不直气也壮说道:“成功毁尸灭迹,好了。”

  公司议论的声音还是没有停过,时锦不去较真,只做好自己的事情,再不管别人怎么看她。碍于江衍的态度,倒是没有谁敢给时锦使绊子。

  开心的生活让时锦忘了,江衍也是需要交际应酬的。有些必要的场合,他需要去。如今,他成了家,出席场合的时候,自然要带时锦一同前往。

  这也意味着,她要习惯江衍的所有生活,包括交际圈。好朋友见过了,一些上流圈子里的人,她还是要见的。

  她开始有些发愁了,担心自己会做的不好,丢了江衍的面子。平时的她很自信,可如今她要站在江衍的身边,似乎怎么努力都不够好,总能让人挑刺。

  “我能不能不去呀?”时锦皱着小脸,苦恼地看着江衍。倒不是礼服不够好看,只是她不太喜欢那种虚与委蛇的场合。

  “你难道希望我带别的女人去?”

  “你敢!”时锦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表示抗议,虽然知道江衍出席场合从来不带女人,可他现在愿意带自己露面,她该高兴才是。

  “那就没什么好发愁的!更何况,我还在你身边。”

  她点了点头,张叔恭敬地敲门进来:“四少,您订好的礼服送来了。”

  “放这吧!”

  时锦才知道,江衍早就准备好了,现在才告诉她,完全是怕她退缩。结果,还真和他猜想的一样。

  “不是有礼服吗?”

  “无意中看到,觉得适合你,就订了一套。去试试!”江衍喜欢给她买这些,看她用着自己给她买的东西,他心里欢喜。

  时锦打开一看,不想竟是十分挑身材的改良旗袍。

  白底料子上用银线绣着飘落的雪花,一朵朵红梅,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已经在严冬盛开,栩栩如生,让人眼前一亮。

  修身的剪裁勾勒出时锦玲珑有致的身材,她长发散落,纤纤细腰只盈盈一握,连她自己都被镜子里的人给吸引了。原来,她也可以驾驭国风的衣服。

  优雅端庄的样子,不输给任何人。旗袍开叉到了大腿,修长的腿在行走间若隐若现,婀娜多姿也不过如此。

  相配的是白色的皮草披肩,以白色相称,那盛开的红梅格外惊艳。

  时锦缓缓从衣帽间走出,笑着问道:“四少,好看吗?”优雅中带着小女人的妩媚,眼前的美景让江衍移不开眼,他甚至有些后悔了,这样带她去宴会,岂不是要其他男人都看了去。

  他更希望,这么美的小锦,只给他自己一个人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