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被剁了一根手指

现代言情字数:2160更新时间:2020-06-20

  左炎这边等了好一会儿没见少夫人出来,一开始以为她还在公司忙,可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还没见到人,便着急了,开始打电话。

  可时锦电话打不通,提示关机。

  左炎脸色都变了,他这才意识到,少夫人可能出事了。

  左炎不敢隐瞒,赶快拨打了国外四少的电话,给四少说了这个事情。

  江衍正在夜色下,指挥着什么,接到紧急内线电话,他赶快接起来,听到左炎汇报的事情,他脸色瞬间变了。

  眼中闪烁着暗幽的光芒,江衍当机立断的道:“派人去找,实在不行,就动用暗阁的力量,务必找到她。”

  “是!”

  左炎心都颤了下,暗阁可是四少背后的势力,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动用过,这一次为了找少夫人,四少都毫不犹豫动用了。

  可见少夫人真的是很重要很特殊的。

  挂断暗线后,江衍差点将手机都捏碎了,他将这里的事情交给青鹰来掌控。

  他自己紧急安排了飞机,赶往少都。

  两个小时后,江衍到达少都。

  左炎赶快去接迎江衍,将最新详细消息汇报给江衍。

  左炎看着四少一身的冰冷寒气,都觉得四少想杀人,这次他失职了,真是汗颜!

  江衍冰寒地开口道:“还没找到?”

  “还没有,巧的是,少夫人上下班那条街道的摄像头损坏了,我们暂时还没找到有用的线索,而且对方似乎很熟悉少都,避开了所有交通视线。”

  江衍往前走的脚步一顿,“时间等不及了,跟我去时家一趟。”

  虽然江衍知道,他手中的暗阁肯定能找到时锦,但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但是他不能等,多一分一秒,时锦就会有生命危险。

  显然这一次,有人动用如此大的手笔,是为了杀时锦的。

  左炎开着车,载着江衍,飞速地朝着时家而去。

  后面跟着几辆车,车内都是江衍的属下,各个全副武装,身上带着铁棍。

  深夜,时家的人都休息了,却被一阵吵闹声给惊醒了。

  江衍带着人完全不费吹灰之力的闯过门卫,到了大门处,他更是让人一脚踹开。

  几个人一起用力踹,整个时家大门都被踹开了,只听见“轰”的一声。

  “什么人赶闯时家!活得不耐烦了。”

  “不要命了,这么晚,谁在闹腾?”

  “门卫呢,保镖呢?都他妈去哪里了?”

  时家的人骂骂咧咧起来,当打开客厅的灯时,看到客厅里站着的这些人时,吓的差点晕过去。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杀神?一群全副武装的人站在那里,手持铁棍。

  而最前面站着的男人,更是一身幽寒高贵的气势,尤其他的容貌,惊艳绝尘,泣血如华,眉目如画,精致中透着森然的霸气。

  这样的男人,只是在那站着,就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大家本来还骂骂咧咧的,但时镇涛一出来,看到这个男人,真的一句话都不敢乱说了。

  “原来是女婿啊,不知深夜来时家,是为何事?”

  江衍眸光一闪,冰冷开口:“时锦在哪儿?”

  时镇涛一脸吃惊“时锦,她不是应该在女婿家里嘛,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时镇涛是真不知此事,他母亲并未告诉他此事,他连他母亲回来了都不知道。

  “四少可能有所不知,时锦这丫头确实没来时家,本来我们还说让她回家吃个便饭的,之前打过电话,她不接,如今我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江衍看着说话的人,眼底掠过一道残酷的凉光,江衍盯着她看了会,然后摆手,保镖立马上前,将人给制住了。

  李如兰被压在地上跪下,她咬着牙,内心其实是颤抖的。

  “你们要做什么?”

  江衍淡淡道:“我再问你一遍,时锦去了哪儿?”

  李如兰咬牙不说,自有人拿着铁棍朝着李如兰身上招呼。

  李如兰闷哼一声,还是不说话。

  江衍不想浪费时间,拿起刀比划在李如兰的脖颈上,“既然你如此有骨气,相信也那么害怕失去性命,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江衍就要下手。

  “别,……如兰,你是不是知道,你快告诉他吧?”

  李如兰看着自己的爱人,“镇涛,你怎么出来了,你快回去?”

  时镇涛想跑到李如兰身边,却被人给制住了。

  江衍自然从对话里听出了一些含义,他目光一寒。

  左炎知道四少的行事作风,对保镖道:“动手,剁手指。”

  一个保镖制住时镇涛,一个从怀里拿出匕首,比划着。

  江衍继续看着李如兰,“你再不说,他的手指就没了。”

  李如兰撇过脸去,“我真的不知道。”

  保镖瞬间一下,将时镇涛的左手小指头给砍断了。

  “啊……”

  时镇涛疼痛的喊声,还是让李如兰哆嗦了起来。

  “不说,继续!”

  就在时镇涛要被砍第二个手指头的时候,李如兰受不了,大喊道:“我说,我说。”

  “这不就对了,晚了,他那根手指也接不起来了。”

  江衍听到李如兰这句话,也明白,时锦暂时可能并没有生命危险。

  就在这时候,时老夫人忍不住从楼上走了出来,“慢着!”

  李如兰一听老夫人的声音,脸色发白了起来,不敢再说一句话。

  眼前的男人能拿时镇涛威胁她,可是老夫人手里捏着她女儿时悦的命。

  老夫人心狠手辣,冷血无情,连亲骨肉都能舍弃利用的,何况孙女。

  江衍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想必这就是时老夫人了,听说过她的传闻,见了果真够狠。

  “母亲,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时镇涛一脸的吃惊,怎么母亲回来连他都不知道,难不成时锦的失踪跟母亲有关。

  时老夫人用拐杖敲着地面,还想着敲出气势来。

  “你们是什么人,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入室,对我们时家人做这些事?”

  时老夫人倚老卖老,还故用质问的语气。

  江衍冷笑一声,“原来是时老夫人,时老夫人若是能交出时锦,说不定我可以放过时家一次。”

  “听说时锦这个丫头已经是你的妻子了,既然如此你就是我的孙女婿,我儿的女婿,如今你倒是让人将你岳父的手指给砍了,这传出去恐怕四少的名声不太好听吧!”

  “是嘛,这关系只要我不承认,谁能耐我何!若他不是时锦的父亲,今天砍的不会只是手指这么简单。”

  时老夫人惊喘了下,身体都晃了下,她惊瞪着眼,看着眼前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