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司瑾瑜

现代言情字数:2035更新时间:2020-05-01

  星月世界。

  包厢里……

  一直都在时不时的看向夏久久的苏映元有些蠢蠢欲动,他好几次看向夏久久,似乎是想要对她说点什么。

  苏映元这明显的视线简直叫别人都无法忽视,坐在苏映元身边,知道他心意的那几个兄弟,一个个都暧昧的笑了几下,在苏映元和夏久久之间看来看去的。

  坐在苏映元左侧的许长南悄悄的拿胳膊肘捅了一下他,在他耳边低声到:“苏哥,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你还不动手呢?你再等下去,这妹子就是别人的了。”

  苏映元身子顿时僵了一下,“你说什么呢,什么妹子,什么别人的,你别瞎说。”

  这时,一旁的万莫安开口道:“哎,苏哥,这你喜欢夏久久的事情虽然你没有说,但是明眼人不都看得出来,你看看你,今天盯着别人看了多少次了。这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你喜欢夏久久。”

  “是啊,今天这么好的告白机会,你要是还不上,那我就上啰。”说着,许长南还打趣地看了苏映元一眼,摆出来一副立马就要站起来向夏久久表白的架势。

  苏映元顿时就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

  整个包厢里的人都坐着,苏映元这一站起来就格外的显眼。苏映元咬了咬牙,直勾勾地看着夏久久,“久久,我有话和你说。”

  “哦~”

  在场的十几个人一下子就看向苏映元,现场顿时就安静了下来,不知道是谁,发出来了一声起哄的“哦”。

  所有人都像是看好戏似的看着苏映元和夏久久,夏久久的心里一跳。她最后咀嚼了几下嘴巴里的爆米花,把吃的给咽了下去,对着苏映元缓缓问道,“学长?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呀?”

  “久久,我喜欢你,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

  夏久久被苏映元突然之间的告白给砸蒙了,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夏久久心里很清楚,在很多女生心里,苏学长又高又帅,是个富二代,是个难得的白马王子。

  接着,夏久久又想到了苏映元做的小点心,松松软软的特别好吃……

  还不等夏久久反应,其他人立即起哄似的说道,“在一起在一起!”

  苏映元见夏久久的表情有些迟疑,连声说道,“久久,你相信我,这辈子我只会喜欢你一个人,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万莫安也在旁边帮腔道,“嫂子,你就答应我们苏哥吧,不然他今天晚上回去可是要哭了,哈哈。”

  这个时候苏映元已经没有心思理会自己兄弟那打趣的话了。他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夏久久。

  夏久久心中有些乱,她不知道学长对自己原来是这个心思。之前学长说请自己帮忙试吃他做的点心,其实是特意给自己做的吗?

  “不好意思,学长,这有些太突然了,能不能给我点时间……”夏久久的手有些不安地揪了揪自己的衣角。

  “我、我先去下卫生间。”这场面实在是尴尬,夏久久还是决定躲一躲。

  哗啦啦……

  夏久久正从厕所里出来,靠在墙壁上打个电话,说自己提前回去了。她刚刚喝了点酒现在觉得有些晕乎乎的,夏久久隐隐约约听到奇怪的声音,似乎是从她身后的这个包厢里传出来的?

  “该死!”

  又开始了。

  偌大的包厢内,只有司瑾瑜一个人,他躺在大大的沙发上,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表极度狰狞痛苦,多年失眠的他只觉得头痛欲裂,在以前,他一个晚上好歹还能睡几个小时,但是最近这一个星期他却是整夜整夜的失眠。

  怎么了?是有人出什么事情了么?夏久久迷迷糊糊地想着,自己还是去看看吧。夏久久好奇的朝着声音的来源靠近着。司瑾瑜包厢的房门并没有关严,还留着一条缝。夏久久推开门走了进去,万一是有人突发疾病,那就需要赶紧叫120了。

  哗啦一声,桌上的杯子全部都被司瑾瑜一把挥到了地上,落在地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夏久久一入眼,就看到司瑾瑜疼得从沙发上翻滚到了地上,夏久久不顾脑袋里的眩晕感,一阵小跑到了司瑾瑜的身边,她蹲了下来有些着急地对着司瑾瑜喊道,“先生?这位先生?你还好吗?你身上有没有带特效药?你需要我帮你打120吗?”

  “滚,滚开!”司瑾瑜一双琥珀色的瑞凤眼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他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沙发,每一个骨节都绷紧到发白,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发了病的病人,不过,也确实如此。

  “叫我滚?我好心好意的想要救你,你叫我滚?”夏久久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司瑾瑜,转身就要走,但是又见司瑾瑜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又喘不上气来,她还是咬了一下牙齿,跺跺脚转过身来了,“我可不是帮你,我只是怕你死在这里罢了。”

  说着,夏久久就吃力地把司瑾瑜半托半抱地把司瑾瑜拖上了沙发,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叫她累得满头大汗。

  夏久久在司瑾瑜的上下衣服口袋里找了找,终于找到了镇定片给塞到了司瑾瑜的嘴里,司瑾瑜的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把药片咽了下去,他的意识有些混乱,但是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叫他第一次感受到这样舒服安定的感觉。就连不停躁动的神经也平静了不少。

  出乎意料的,司瑾瑜没有抗拒这个陌生的女人接近自己。

  “你呀,就好好的休息吧。”见司瑾瑜把药片吞了下去,夏久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神放松之下,刚才的醉意混合着忙活的了半天的疲倦一起涌了上来,夏久久靠在沙发的另一头,渐渐的睡着了。

  “这是……睡意?”司瑾瑜低垂着眼眸,嘴皮子蠕动了几下,难得涌上了一股睡意,他心神微微一动,抓紧机会、连忙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

  一夜天明,多年饱受失眠症困扰的人居然是被别人叫醒的。十多年了,这是第一次能够像这样舒舒服服地睡一整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