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艰难的抉择

古代言情字数:2054更新时间:2020-07-01

  此话一出,陆千瑶弱弱地收回了镜子,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这东西,能让我们出去?”她半信半疑,小莹也不确定地点点头:“你忘了吗?咱们被困在这儿,都是因为热海的结界啊!”

  小莹的话也不无道理,陆千瑶稍微冷静下来,颠了颠这块灰蒙蒙的铜镜:“难不成,这结界是通幽镜弄出来的?”

  “很有可能……不过,就算不是它设的结界,咱们或许能通过它,打开一条出路呢?”小莹若有所思。

  “你是不是有主意了?”她问。

  小莹纠结地想了想,终于回过神来:“我有个大胆的猜想,这镜子,或许是个通道。”

  陆千瑶闻言,神色倏尔怔了一瞬:“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那些怪力乱神的故事里,镜子属阴,可以连接沟通异度空间,不过,我不是道士、法师,怎么通过镜子作法呢?”

  “主人可以利用镜子的特性,魂魄离身,用魂去找魔尊大人啊!”小莹提示道。

  她艰难地抬起镜子,皱了皱眉:“传魂?我不会啊!”

  小莹焦急地开口:“还记得你当初身体弱时,神魂离体来幽都吗?就是这么个理,只是这次,是进入到镜子里去,通过镜子,入梦去找魔尊大人。”

  这法子,听着挺靠谱的,陆千瑶双目回神,激动地捏紧了镜子:“行,我试试!”

  如今,她被困在了这山洞里,靠自己是很难出去了,唯有试试此法。

  她盘腿坐在了洞壁边上,双手结印,捧着通幽镜,身心很快沉寂了下来,就连身侧突突直冒的泉水,那扑腾的喧闹,也渐渐离她远去。

  一阵短暂的晕眩之后,她身子一轻,嗅到了一阵铜锈的气味。

  睁开眼,她进入了镜中,镜子里是一个虚空世界,她站在了一片云上。

  身侧漂浮着成千上万盏橘色的天灯,每一盏灯上,都画着许多的小画,有幸福的一家三口,有对月酌酒的友人,还有相互依偎的恋人……

  每一幅画面,都洋溢着幸福、快乐。

  一个十几岁的瘦削女子,慵懒地斜倚在另一团云朵上,一根蓝色发带随意束起满头微卷的长发,长发随风而荡,那双比天灯还要水灵灵的眼睛,正笑盈盈地打量着她。

  “多少年了……终于有人来了。”女子一开口,语气中透出浓浓的沧桑味,与外貌的巨大反差,令陆千瑶惊了一下。

  “你是谁?”她警觉的与女子保持距离。

  女子邪魅一笑:“闯入我的世界,还问我是谁?”

  “你的世界……”陆千瑶恍然大悟:“你是通幽镜!”

  “确切的说,我是镜灵。”她蓝色的羽衣豁然散开,所有的天灯都围着她起舞:“陆千瑶,你很厉害,居然能通过我的测试。”

  陆千瑶看着这壮丽的画面,微微瞪大了双瞳,不过,还是嘴硬道:“测试?也不怎么难嘛!”

  难不难,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

  方才,她差一点就被嫉妒冲昏了头,把那月儿给杀了。

  可最终她放弃了。

  果然,她还是不希望靳陌伤心。

  镜灵噗嗤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蓝色羽毛:“在我面前,就放下你那虚伪逞强的假面吧!我眨眨眼,就看到你的内心。”

  陆千瑶顿时语塞,对啊,她怎么忘了这茬呢?

  镜灵接着说:“我知道你来所谓何事,我可以帮你,不过,想要进入靳陌的梦中,对方也得先通过心魔的考验,若通过不了,我将带他直接进入地狱……”镜灵诡诈的一笑,眯着眼,等着陆千瑶做决定。

  闻言,陆千瑶眼中燃起的希望瞬间褪去,她不确定靳陌是否能通过自己的心魔,若镜灵说的是真的,靳陌万一通不过,岂不是要直接下地狱?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一旦错过,你将永远……永远……被困在热海。”镜灵的话,带着抓心的蛊惑,每一个字,都让陆千瑶倍感煎熬。

  是赌一把,将师父拉下水?

  还是……

  她摸着自己心,一时间竟犹豫不决。

  曾经,她为了自己能活,就算不惜牺牲别人,也要努力生存下来,没有丝毫的犹豫。

  可如今,她竟不舍让他身犯险境。

  良久,她轻叹一句,艰难地做出了决定:“我放弃,不入他的梦境。”

  “决定了?”镜灵追问道。

  陆千瑶沉重地点了点头。

  见她态度坚决,镜灵拍手叫好:“真好,接下来的日子,有人能陪我解闷了。”

  陆千瑶不屑的一笑:“别高兴得太早!我可不是吓大的,任凭你三言两语就放弃希望,呵,我还就不信了,除了你还找不到法子出去了……”

  她这人没什么好,当年能一路从孤儿变成杀手,最后成为女兵王,最大的优点就是心智坚定、永不言败!

  说罢,她一个闪神,魂魄回到了身上,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眸,内心焦躁得想要抓狂。

  小莹急匆匆问她:“主人,如何了?”

  陆千瑶站起身来,拍拍裙子上的灰:“谈崩了!”

  “什么?”

  她懒得跟小莹解释,在洞中转了两圈,发现来时的路口已经消失不见了,周围都是镶嵌着红宝石的坚硬洞壁,非人力可以开凿。

  转来转去,她又回到了那红色的泉眼旁边,若有所思:“你说,如果它是热海的泉眼,那它一定能通到外面的海上吧!”

  小莹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这个想法实在太危险了,万一泉眼是通到水底,还没等浮出水面,她就被淹死怎么办?

  它正打算阻止陆千瑶,让她冷静冷静,陆千瑶便满满吸了一口气,待吸到肺部憋疼,噗通一声,跳进了泉眼里……

  红色的水,伴随着一阵强烈的吸附力,将她硬生生拖拽至水底。

  周围越来越黑……越来越暗……

  追思殿内,靳陌正煮着茶,茶香从壶嘴溢出,氤氲的水汽千变万化。

  猛然间,他的心突突狂跳了两下。

  突如其来的窒息,以及强烈的眩晕,使他一个踉跄,只手撑在了桌边:“瑶儿……”

  瑶儿出事了!

  他垂着首,强撑着身体的不适,凭着直觉,向着峰外的某处闪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