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未嫁时

古代言情字数:2040更新时间:2019-08-01

  “陛下,不要……”洛卿宁发簪歪斜,一头乌发散乱,低声乞求。

  身前男子却没有耐性听她说完,只冷冷她从一把地上扯起,抵在了身旁石柱上。

  “你若是不想如此,何苦在朕后宫如此兴风作浪!”

  宇文拓愤怒说着,加大了手上力度,直接将她身上衣衫撕开,瞬间便化作地上一堆碎片。

  洛卿宁浑身似被劈成两半,痛的连哀求的力气都没有。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

  身上的男子停下了原本的动作,看向她的嘲讽眼神中交织着滔天的愤怒,俯身在她耳边:“洛卿宁,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呢?”

  身下之人没有回应,早已经疼晕过去,宇文拓对她没有半点怜惜,起身便直接将一旁衣衫扔在了她的身上,满脸厌恶,再不肯看她一眼,转身离开了大殿。

  自浑浑噩噩中醒来,洛卿宁浑身青紫不堪,呆滞地看着殿内梁柱,眼角一滴清泪滑落。

  她起身穿戴好衣衫,轻轻一动,便传来一阵锁链击打之声,洛卿宁浑身一僵。

  她所住宫殿虽然破落,却好歹是个安身之所。可到如今那人都不肯将自己放开,难不成在他心中,自己就只是个阶下囚吗?

  凄然笑笑,洛卿宁透过小小一方窗棂,看向外头斑驳树影。

  她为宇文拓一见倾心,千里迢迢,抛弃公主身份和亲来此,却不想落得眼前结局。

  眼泪如决堤一般滚落,洛卿宁心中只剩悲戚。

  呆滞坐在地上,不知过多久,老旧殿门传来一声吱扭声响。

  洛卿宁抬头看向门口踏进的那人,微微张了张口,却一句话都不曾说出口。

  走进屋来的那名女子,绫罗绸缎堆砌满身,只显得富贵逼人,慢慢蹲在洛卿宁跟前,眼神中的阴狠一闪而过。

  “姐姐怎么又将自己弄成了这副模样?”

  伸出手来,轻轻挑起她的下巴,洛紫云轻笑,“瞧姐姐这幅模样,不知父皇母后瞧见了,该多伤心。”

  顾不得手腕已经被锁链磨破的伤口,洛卿宁不顾一切伸出手来,紧紧抓住了她的衣摆:“妹妹,我求你救我出去!”

  伸出手来,一根一根将她的手指掰开,洛紫云笑的眼角有些泛红:“事到如今,姐姐怎么还在痴心妄想!”

  一把将她甩开,洛紫云站起身来,几尽嘶吼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恨你,我恨得不你今日就去死才好!”

  “为什么?”呆滞了许久,洛卿宁这才声音颤抖的问道。

  见她满脸的震惊,洛紫云再掩不住心中怒火,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她的脸上。

  “你根本不明白,这世间有你一日,我便只能作为你之下的附属,便是你今日这副下场,我还要因为小宁妃的名号,处处受人耻笑!”

  洛卿宁看她,只是声音颤抖的厉害:“当初是你一定要随我嫁来的。”

  “是啊。”洛紫云笑的疯魔一般,一把掐住了洛卿宁的脖子,“可是谁叫你这么不争气呢,为何这宫中人人都去争宠,你却不能!”

  洛卿宁没有挣扎,只是静静看她,任由她手上力气一点点收紧。

  如此僵持许久,洛紫云终于脱力一般,猛然松开了自己的手。

  “洛卿宁,被自己喜欢的人折磨的滋味不好受吧?可是那又能怪谁的呢,是你自己活该!”

  缓缓闭上眼睛,洛卿宁如早已已心死如灰,苦笑道:“若我早知今日结果,倒不如早早了结了你,以绝后患!

  洛卿宁恨声说完,竟是狠狠朝着面前石柱撞去!

  “砰”的一声闷响,洛卿宁最后看了这囚禁她的宫殿一眼,便软软瘫倒在了地上。

  洛紫云猛然一惊,犹豫着靠近她身前,颤颤巍巍伸手去探时,这才发现她已经没了呼吸。

  怔愣片刻,洛紫云这才缓缓站起身来,盯着地上洛卿宁伤痕累累的尸体,忍不住轻笑出声。

  “真好啊,这辈子再也没有人压在我的头上了!”

  一直守在门外的宫女听见屋中动静,生怕再出什么变故,慌张进来查看,一进屋门,却被眼前一幕震的浑身发抖,竟连滚带爬地跑出殿门。

  “不好了,宁妃娘娘自尽了!”

  消息顷刻间传遍了后宫,只是谁又会在意一个不得宠妃子的生死?

  这一场空梦,也不过旁人眼中的一个笑话,根本不值一提。

  “母亲,女儿真的后悔……”

  层层帷幔之下,原本安静躺在塌上的人,却突然弥喃说道。

  一旁伺候的宫婢手上一顿,匆匆放下手中活计走了过来。

  “大公主,您睁眼看看奴婢啊?”

  那宫婢轻声呼唤了两句,眼看塌上之人仍旧昏睡着,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奇异的慌张。

  刚要放手,不再打扰塌上之人,却不想下一刻那人便一把死死抓住了她的衣角!

  “啊”的一声惊呼,红袖被她一把扯回榻旁,一时没有立稳,差点跪在一旁地上。

  塌上洛卿宁猛地睁开眼睛,却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纷乱不堪,只逼的她头痛欲裂。

  “大公主,您这是怎么了?”

  红袖挣扎着想要挣脱,却不想洛卿宁突然眼神死死盯住了她,一时间竟叫她生出几分心惊胆战来。

  茫然看着眼前情景,洛卿宁手上力道也逐渐放松下来,她竟没有死,那又身处何处?

  红袖颤颤巍巍的上前:“大公主,您没事吧?”

  转过头来看向身前之人,洛卿宁怔愣两秒,脸上冷笑越发明显起来。

  若她没有记错,红袖在她身边伺候时,她还未嫁与宇文拓,再看看眼前满目琳琅,屋中的一应用度,想来她竟是重回往日未嫁之时!

  懒懒靠在身后软被之上,洛卿宁嘴角勾起的笑越发残忍起来。

  既然重活,自然不能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机会!从前错付的真心,所受过的那些欺辱,她自要一一讨回!

  红袖见洛卿宁神色反常,心中自是忐忑不安。

  不知如此静默多久,终于有人轻轻推门走了进来,恭敬禀报:“小公主听闻主子醒了,正在外头等着。”

  洛卿宁眼神闪过一丝狠厉,轻笑着说道:“那便让她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