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回家

现代言情字数:2019更新时间:2019-07-11

  “小姐,快上车吧,老爷等您很久了...”司机出言提醒道。

  “好。”

  陶莺尔小声应承,然后乖乖地钻进了车里,莆一坐下,身侧父亲愤怒地声音便在耳边响起:“陶莺尔,你可真是翅膀硬了哈?让你回家一趟,还得我亲自来接,还把自己搞到了警局,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父亲,陶家的脸面都要被你丢光了。”

  脸面?

  陶莺尔的心里泛起一股苦涩,原来只是为了陶家脸面才亲自过来。

  许久未见,怎么进的警局,受了什么委屈,没一句关心的话语,劈头盖脸全是责骂。

  而这个人却是她的亲生父亲,可笑又可悲。

  陶莺尔低头垂眸,没有任何反驳,安安静静地缩在角落里,装作一个隐形人。

  她知道她的父亲,对于她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在意,所以又何必自找羞辱呢?

  车子一路行至陶家别墅,车里两人也未曾再有过交流。

  陶莺尔跟着父亲刚踏进大门,便看到了两个她最不想见的人。

  她的继母刘美娟,继妹陶念薇。

  陶莺尔悄悄揉了揉眉心,等待着即将来临的一场暴风雨。

  “哎呦喂,这不是我们陶家大小姐吗?可终于现身了啊!”

  下一刻刘美娟刺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陶莺尔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这刘美娟是陶松悦的第二任妻子,长相极为妩媚动人,所以也把陶松悦吃的死死的,为陶松悦生了一个女儿,是她们的掌上明珠。

  看着陶松悦走近,这刘美娟立马换了另一幅面孔,走上前去揽着陶松悦的胳膊嘘寒问暖道:“老公,最近天气不好,你这出门怎么不多加一件衣服呢?这要是生病了,我可得心疼死了。薇薇啊,快去给你爸爸倒杯热水暖暖身子。”

  陶莺尔默默地“呕”了一声,这女的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说着,便挽着陶松悦走进了大厅,“老公,这莺尔毕竟自小不在我们身边长大,一直跟着那些贱民一起生活,没有受过贵族教育,性格难免有些泼辣,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

  陶莺尔从小被一对开小吃店的夫妻收养,最近才被陶松悦找到,平白多了个陶家大小姐的称号。

  但是,她可一点都不开心,也不稀罕。

  养父母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对于陶莺尔也是掏心窝子的好,当亲生女儿一样养着,也算得上有求必应,所以关系也非常亲密。

  陶莺尔自己不管受多少冷言冷语都可以忍受,但是却不容许别人诋毁养父母一句。

  正当她要反驳,陶松悦开口打断刘美娟的絮叨,“好了,你是不是想让大家都知道我们陶家有个小市民养大的女儿。以后那些人也不会再见,莫要再提。”

  小市民?

  呵,可笑。

  可是那两个小市民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的,如果没有那两个小市民,她可能早就饿死冻死在哪个街头了。

  那个时候,他在哪里?这二十多年来,陶松悦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吗?

  陶莺尔冷冷地看了父亲一眼,便抬脚准备回房间。

  刚一动身形,刘美娟尖利地声音如影随形:“莺尔啊,你准备去哪里呢?你看看你爸爸也就说了两句,你就生气了?你平时看不惯我和你妹妹,给我们脸色就算了,对你爸爸也这样,这要是传了出去,这得多少人说我们陶家不会教养女儿呢?”

  又是陶家的脸面,她真的是气笑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抵不过一个面子。

  她没偷没抢,她进警局都是被冤枉的。

  都被秦延之那个混蛋。

  正待她要解释,陶念薇端着热水出现,跟着附和刘美娟的话,“是的呀,姐姐。我不想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也麻烦你也自重些。大学时候就未婚先孕,至今不知孩子爹是谁.....这在上流社会,名声可是不好的,以后可别拖累了我。”

  “就是,可别因为你拖累了我们家薇薇。”

  “都给我闭嘴,还嫌我不够烦是不是?”陶松悦听到未婚先育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看向陶莺尔,冷冰冰地开口道:“孩子的事情以后谁敢再提,我决不轻饶。至于你,明天就去跟顾家的大少爷相亲!”

  说完,不等回应,头也不回地上了二楼书房。

  只见陶松悦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刘美娟立马凑上前来,笑着说:“莺尔啊,你爸爸性格就这样,你别放在心上。不过他也是真心疼爱你,给你说的这门亲事,家境人品都不错,还跟你有婚约呢。你现在岁数也不小了,还带着个孩子,人家也不计前嫌,履行婚约。如果能抓住机会嫁进顾家,那可是你的福气。”

  呵。

  这刘美娟是当她是傻子吗?

  这有婚约不假,可是当时订婚约的是顾家长子和陶念薇吧?她可是最近才被接回陶家。

  不过,听说这顾家长子顾博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从小便寻花问柳,每天都从温柔乡里醒过来。据说前段时间喝完酒开车泡妞,出了车祸留下了后遗症,一只脚跛了,所以这才急着要跟陶家结亲。

  这样的纨绔子弟,刘美娟肯定舍不得把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受苦,只是这顾家和陶家生意上也有颇多往来,所以也不好拒绝。

  于是,刘美娟便把主意打到了她这个在外多年的陶家大小姐身上,怂恿着陶松悦把她给抓了回来。

  毕竟,她这个带拖油瓶的被小市民养大的女儿,顾家长子能看上她也是她的福分。

  想到这些,陶莺尔只觉得无力,感觉自己就是砧板上的一块猪肉,任人宰割。

  “姐姐,你明天可要好好表现哦,如果讨得了这顾博的欢心,那你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你可要加油哦,不要搞砸了,惹爸爸不开心。”

  陶莺尔微凉的眼神扫过陶念薇,冷冷地开口道:“既然顾博有你说的这么好,你怎么不嫁?”

  “你....”陶念薇没想到陶莺尔这个贱民竟然跟她顶嘴,正想要教训呢,被刘美娟一个眼神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