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野丫头

古代言情字数:1432更新时间:2019-06-14

  九年后,南国帝京金阳城,醉月楼。

  “小云间,乖乖从了大爷,好哥哥给你买饼子吃。”

  “敏姐姐救我,敏姐姐救我……”

  夜黑漆漆的,敏姑站在院子里头,听着屋里鬼祟的动静,少女的呼救一声声分明在喊她的名字,可她却像没听着似得。

  今日她非要除了这眼中钉,她不是平日里最宝贝自己的身子吗,洗个澡都要仔细防着,任谁也不能靠近看上一眼。

  可笑,这里是花楼,即便是后院做杂事的下人,身子也是留给院子里养着的那些打手小厮们玩弄的。

  今日先毁了她的身子,日后再处处寻她刁难,早晚叫她自己活不下去,才好死得干脆些,不沾了她敏姑的手。

  房间里,少女的呼救已然无声,看来是那野汉子得了手,敏姑的嘴角不禁勾起一丝笑意。房门吱呀打开,赤裸着半身的男人拎着裤腰慌张地跑出来,身上竟还沾着血。

  “事成了?”敏姑大睁着眼睛上前询问。

  男人怕叫人看见,一手拎着裤腰一手拉着敏姑躲到墙根底下,抹着血和汗埋怨:“你倒是没跟我讲,这小猫儿竟是会伤人的!她铺里藏着把刀,说不好早也计划要捅死你!”

  敏姑的眼睛瞪得更圆,眼珠子快要从眼眶里滚落出来一般,捞起袖子来骂:“我早看出来这丫头野得厉害,平日里不言不语的,却引得园子里的男人各个将她哄着,当朵花儿似得谁也舍不得摘,竟没想到她还有这副歹毒心肠,我这就将她拎去找沈妈妈,治她个杀人之罪!”

  “使不得,使不得。”男人急忙将敏姑拦住,又看看自己这副衣衫半敞的狼狈模样,“你现在去找沈妈妈,今日之事就败露了,你且先回去,将丫头治住,防她恶人先告状,来日再做计较!”

  恶人?她敏姑私通外人想要玷污姑娘不是恶人,姑娘藏把刀子防身,倒成了他们口中的恶人,善恶,果然是一个不讲道理的题目。

  敏姑回到房里的时候,看见云间坐在角落里蜷着,身子一抖一抖得像是还没有哭够。敏姑在自己床头点了一盏灯,依然无法看清缩在阴影里的女孩,只看到地上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刀口上的血已经模糊了。

  收了刀子,敏姑一夜未眠,防着云间忽然扑上来将自己掐死,这种枕戈待旦的感觉实在不好。

  可她不知道,过去的这几年,云间每个晚上都是这么过来的。

  此处是金阳城里最大的花楼醉月楼,过了午时,花客们握着银子纷沓而至,前院里笙歌繁华、莺歌燕舞,才俊青年、富商政客与娇滴滴的花娘们耳鬓厮磨交颈投食。

  后院破旧的柴房里,少女单薄的身体抡起一只大板斧,手起斧落,连砍柴的木桩子也抖了几抖。云间用袖子随便揩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敏姑气冲冲地赶过来,手指点着云间的额头狠狠推搡一把,将云间推倒在地上,柴火砸得她脚趾疼。

  敏姑拿出一盒胭脂,高高在上逼问着地上的云间,“好你个野丫头,不安生在后院干活,偷姑娘们的胭脂作甚!”

  云间瞄了一眼敏姑手中的胭脂盒,委屈地低下头,解释道:“是……前院的姐姐赏的。”

  “还敢狡辩!”敏姑操起一根粗木棍,对着云间又是踢又是打,“我让你偷东西,让你偷东西,抹了胭脂勾引谁,凭你这副长相,还痴心妄想做花娘不成!”

  云间一边挨打一边哭,一边哭一边解释,可就像那晚一样,她的话敏姑一句也不会听到耳里去。敏姑打得过瘾了,大手一把将云间抓起来,抓回房里找了条麻绳捆起来,看着云间像笼子里被驯化的小鸟,一动不动,插翅难逃,才满意得掐起腰来,又闻了闻胭脂盒里溢出的花香,她本就想趁早寻个错处将云间绑起来,方便那野汉子行事,今日倒还便宜得了盒脂粉。

  天越来越暗了,一场春雨不知会酝酿到几时。房间里只有云间一人,身子被牢牢绑住,长睫下,一张小巧的巴掌脸,唇色鲜艳,令人遗憾的,是满脸的斑点和疮疤,若非如此,以貌取人的醉月楼也不会将她这般妙龄就扔在后院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