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抢亲事

古代言情字数:2066更新时间:2019-02-22

  盛夏,林家屯。

  炽热的阳光烤着大地,透过斑驳的树荫,点点碎光落在树下,几个婆子正一边交头接耳的说着话,一边伸着脖子往老常家的院子里张望,在村子里,永远不缺看热闹的人。

  本该宁静午后,这会儿却不太平,本该炎热的天气,却叫人心头发凉。

  “娘,求您别打了,再打下去琳儿就没命啦!您要打,就打我吧!”常老三用身体护着自己瘦弱的闺女。

  “我就是要打死这个天杀的玩意儿!”只见那婆子手里持着一截木棍,狠狠的打在常老三的身上。

  “娘!琳可是您的亲孙女啊…”

  “不是亲孙女我早把她处理出去了!自古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一个个的都要造反咋着?真是没天理啊!老婆子我也是命苦,到老了,都没人听我的话啦!”婆子一边哭喊,一边将高高扬起的棍子敲在常老三的身上。

  常琳这会儿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她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情景,额头上的刺痛提醒着她,还…活着?

  对,她常琳,还活着,而且又重新回到了自己十七岁的时候,正是赵如媚抢她婚事的那天,她心中的仇恨止不住的迸发出来,前世把自己害的那么惨,这辈子,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窝囊。

  眼前的护着她的人是她的老实爹,这一切真是太好啦!她真的重生了!

  打人的婆子张氏,是她的奶奶,此时此刻,常琳听到张氏一声高过一声的叫骂,嘴角竟然慢慢扬起,能活着,就好!

  “奶,别打了!”常琳沙哑开口,嗓子处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常老三看着眼前的闺女,心疼的眼圈通红,“琳啊,你醒了,你没事儿就好,可把爹吓死了,是爹废物,保护不了你。”

  这时,院中一个身着粉色布裙的女孩弱弱的开口,“姥姥,您别打了,幸亏琳儿姐没死,否则,还不让人看了咱们的笑话,再说,您气坏了身子,媚儿会心疼的。”

  张氏一听,更是看着常琳他们来气,还学会装死了咋着,她朝着常老三啐了一口吐沫之后,温柔的对着那女子说道,“还是我的媚儿贴心,这贱蹄子若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也不至于天天生气!”

  常琳扶着常老三的手臂,艰难的爬起,她走到赵如媚的面前,微微眯了眯眼,“你不就是想要嫁到刘家吗?让你嫁就是!你看的上的宝贝,在我这里一文不值,不过你最好少招惹我,否则,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

  “表妹,你这是说的啥话,我哪里...”

  常琳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甩了赵如媚一个巴掌,“这巴掌就当你抢我亲事的补偿,你是啥打算我心知肚明,谁也不用跟谁装。”

  赵如媚还没有反应过来,“啪!”

  又一个巴掌甩了过去,“这巴掌就当断了你我表姐妹的情谊。”

  “你...”赵如媚哭的梨花带雨。

  张氏心疼的叫骂着,“你这贱蹄子,没大没小,媚儿是你表姐,你竟然敢跟你姐动手?看我不打死你。”

  “你不是已经打死我了吗?我刚才可是在鬼门关走一遭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常琳眸光狠戾,赵如媚不禁一哆嗦,既然常琳已经松口,在加上门口伸着脖子张望的婆子,她可不想让别人以为是自己抢了常琳的婚事,是常琳配不上刘秀才,至于这巴掌,早晚她得讨回来。

  赵如媚拉着张氏,“姥姥,算了,本就是媚儿的错,您别气坏了身体,表妹这不是同意了嘛,她也不是诚心气您,就是一时没想开罢了。”

  “哼!看那小蹄子也耍不出什么花样!”张氏终于放下手中的棍子。

  常老三跪着上前,“娘,娘您不能这样,刘秀才跟琳的亲事,是爹生前定下的,咋能说换就换啊!”

  赵如媚不禁委屈的说道,“三舅舅,都怪媚儿不好,可是媚儿真的跟刘秀才是两情相悦的…”

  “你!你咋能这样害我闺女啊!你让琳将来咋嫁人?”常老三气的咬牙,一肚子委屈无处发泄。

  “媚儿知错了,舅舅,您要不然就打死我吧!感情的事情谁能控制的了啊,刘秀才每次都借着来家里看表妹的名义来找我,我这也是...”赵如媚委屈的哭诉起来。

  张氏打断了赵如媚,“好啦!这事儿就这么办,我今儿就是打死她,刘秀才的亲事我也有法子让它落到媚儿身上!”

  常老三刚想说什么,常琳朝着他摇摇头,“爹,您别说了,我都是自愿的!”

  呵,常琳忍不住自嘲,她当然是自愿的,前世的时候,自己宁死不屈,非要嫁给刘秀才,总想着自己的好亲事凭啥让给别人,然而赵如媚最终还是跟他勾搭到一起,自己奋斗的万贯家产还不是落到这对贱人的手中?

  这赵如媚,是常琳姑姑的女儿,姑父死的早,便拖家带口的一直住在常家,赵如媚长得漂亮,又会说话,把张氏哄的对她百依百顺,而常琳的姑姑常娥,孤苦无依,因为自己男人死的早,所以她受一点委屈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哭诉自己的委屈,哭这个短命鬼,谁让这短命鬼的丈夫是张氏夫妇给定的亲事呢?所以张氏对这个苦命的闺女是越发的心疼。

  于是本就木纳嘴笨的常老三和软弱的媳妇刘氏,就这样被常娥一家鸠占鹊巢,赶到了后院的窝棚里了。

  赵如媚更是恃宠而骄,仗着自己漂亮,吊着村里好几个年轻有为的后生,勾三搭四,却又让人爱而不得,她眼里可正巴着刘秀才呢。

  前世的她单纯善良识人不清,不仅害死了自己,也害死了疼她的双亲,既然是个错误,那第一步就不能那么走,省得将来窝囊着惨死,刘秀才不是良配,她倒是想看看赵如媚这辈子会啥样儿呢,还两情相悦,明明刘秀才都没见过姓赵的,她既然想嫁,自己不介意给推波助澜一番,想到这儿,她不禁挑起嘴角。

  赵如媚看了看常琳,忽然觉得她好像有些变了,又看不出哪里不对,总觉得她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