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黑心莲契约兽乖一点(23)

现代言情字数:2036更新时间:2019-02-19

  “怎么了?还想要吗?”

  离玺看着她茫然又迷离的神情,无辜的轻叹,“可惜呀,这个时候琥珀却准备苏醒过来了,然后这个女恶灵就察觉到,想更加用力强迫本座就范,但本座怎么可能会依了她,所以呀,这个女恶灵就生气了,想要掐死本座,幸好琥珀这个时候醒了,不然本座这脖子都会被掐断呢。”

  他说得娇弱极了,将头靠在夏皖的肩上,他覆在她手上的手轻轻摩擦她手上的那圈红线,神情浮起小心翼翼的邀功,“本座虽然受了点伤,但也算救驾有功,所以琥珀打算奖励本座什么?”

  “离玺,我从一开始被恶灵附身,你是知道的吧?”夏皖就算被他弄得狼狈,但她还是保持着些清醒。

  她将手缓缓收回,紧盯住他似笑非笑的样子,“以你的能力,你绝对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并且能将恶灵从我身上驱赶出来,但是你为什么宁愿要等到最后?难道你对于被恶灵附身的我来占着你便宜,你很享受?”

  夏皖突然微微倾身,她刚才因为忍受着离玺的撩拨而轻咬的唇瓣变得红润起来,两只手握住他的肩膀,更加逼近他,“你当初不是很想取我性命吗?怎么却放弃在井里如此好的机会呢?离玺,说到底你不舍得杀我对不对?”

  本来是挨受的一方突然变成撩拨的一方,这位置对换让离玺眼神微变了下,但他很好的将真实的情绪隐藏起来。

  他鼻尖蹭了下她脸颊,语气依旧缠绵,“本座可是琥珀的契约兽呀,爱惜你都来不及了,怎么还会对你下毒手呢?”

  他说的话究竟有几分才是真的?

  夏皖真的很难看懂,比起上两个位面,她总觉得这一次格外不对劲。

  偏偏她的系统却被屏蔽掉。

  “只是琥珀,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本座?”突然间,离玺笑眯眯问她,“你看呀,你问什么,本座都会有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会回避,就连当初操控那个方丈要取你性命的,本座也没有逃走,但是现在轮到本座问琥珀问题,琥珀会做到如实回答吗?”

  夏皖莫名一惊,她面色不变问道,“你想问什么?”

  “在琥珀做神女之前,有没有去过其他地方,遇见过其他的人?”

  离玺握着她细细的腰间的手倏然有点用力,他视线从未离开过她神情,尽管语气极淡,但他气场中无形的透出一股威压。

  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她就是个任务者而已,从离开上个位面,睁开眼时候就是来到的新的位面了。

  然后就按照一般程序操作,接受这个位面的身份以及任务,然后就顺其自然的按照每个剧情点来走。

  至于关于她位面的身份前期,其实她自己也一无所知,在她做起琥珀这个身份人物时候,她就是天璇神女,别无其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一直都是居住在巫山里的普通民女,不过是所幸某一天得到上天的安排,做起了天璇神女,从未开始除妖的历程,就这么简单。”

  夏皖越说,离玺的笑意就越深。

  瞧她,还把自己当猴子耍。

  看来她是不打算跟自己说出真相了。

  这是,夏皖指间的那圈红线发出点淡淡的黑光,这暗示出离玺心情不好,也有可能是黑化值加深了。

  丝毫不知道离玺有前两个位面的残余记忆的夏皖摸不着头脑,她想问他时,就已经被他冷冷的抱起来,放在一旁冰凉的石壁上。

  突然从他温热的怀抱离开的夏皖觉得心里闪过抹失落,她垂下眸,心情有点难受。

  她这是怎么了?

  怎么一副想被男朋友冷暴力对待的感觉?

  “不累吗?”

  本来想转身走的离玺在已经转到本个身时,余光瞥到坐到石壁上发呆的少女,她双眼有些发愣,视线一直盯向地面,整个人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精神奕奕。

  现在的她就像只焉焉的小动物似的,让人心里不由迸发出一股怜爱出来,想抱住她。

  他不过就起了点念头而已,在他回过神来,就已经重新将她抱起来了。

  啧!

  离玺啊离玺,你竟然犯起糊涂来了!

  “有些累。”夏皖重新回到他带有暖意的怀抱里,不由将头靠着,连手也不自觉的捏住他的衣服,像是生怕他再次放下自己。

  离玺听到自己叹气的声音了,他有点烦躁,声音没有故意的黏稠发甜,变回正常的清冽,“本座带你回去休息。”

  “你脖子的伤还没有涂药。”窝在他怀里的夏皖轻哼一句。

  他控制住她的腰,语气已经有点不耐,“就这点伤,本座随便捏个法处理就行了。”

  “那你刚才又喊疼,我还以为你脖子疼得要快断了。”夏皖就知道他是故意装疼,来骗她靠近自己,她哼声更大了,“小骗子,说不定刚才那些是你自己编出来的,我才没有占你便宜。”

  “嗯,是本座在占你便宜。”

  没想到的是,离玺承认得快,一点含糊也没有,宛如当初他在寺庙承认操纵方丈的干脆。

  夏皖愣住了,然后迎上他灰绿色又带有深邃的眼睛,她总觉得他在不装魅惑以及可怜巴巴的时候,那眼睛里的神情熟悉得很。

  离玺见她看得出神,但极为敏锐的他一眼就看出她在看他的时候,根本就是在透着他去看另外一个人。

  会是谁?

  是他那梦境里面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

  呵!该死!

  他并不觉得自己心里的恼火是出于嫉妒,他以为这只是被她这种无礼的行为弄得不爽而已。

  “所以,本座打算对你负责了。”

  他突然扬唇一笑,惊艳了少女的眼睛,然后就听到他慢悠悠说道,“等事情都解决完了,本座就带上聘礼向琥珀提亲,好不好?”

  明明是一句询问,却被他说得像一句肯定句似的。

  根本不容得她说一个不字。

  夏皖眼睫轻颤,看着庭院里被阳光照射得开放艳丽的花朵,她声音很轻,“娶亲可不是说想玩就拿来玩的。”

  “本座做过很多场梦,每个梦里都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