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黑心莲契约兽乖一点(22)

现代言情字数:2029更新时间:2019-02-18

  离玺轻嘤了一声,乖乖的抬起脖子,夏皖一看,拿着药油准备要帮他涂的手怔住了。

  卧槽!

  这些脖子下面的青紫一片的东西是什么啊!

  夏皖虽然没吃过猪肉,但怎么也是见过猪跑的。

  她一看他这些痕迹就知道肯定不是受伤的那种,而是那种情情爱爱所留下的。

  “离玺,你老实告诉我,这些东西哪里来的?”

  夏皖点了点他那片肌肤上面的青紫痕迹,脸颊莫名其妙升起点热意,让她本来有点苍白的脸色浮起些粉粉,如同颗白里透出点粉意的绝世鲛珠一样。

  他看着,目光不知不觉中沾染了些深意,“琥珀真的要听吗?”

  “难道是...我弄的?”夏皖有点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她有点无辜又茫然的眨巴着眼睛,看起来就娇憨得紧。

  离玺莞尔一笑,身子突然凑过来,展着袖子一把将蹲在地面的夏皖捞入怀里,他将身体懒懒的坐起来,让她整个人都窝在他怀里。

  夏皖闻到他身上清冽又带有使人晕乎乎的芬芳,竟然一时忘记挣扎,任由他抱着。

  这么一个异常乖巧的神女让离玺心里涌出点满意。

  他将下巴顶在夏皖的肩膀上,对着她耳朵娇声说道,“琥珀呀琥珀,本座听闻被恶灵附身过的都会对那时的记忆很模糊,既然琥珀好奇这段记忆,那不如让本座亲自帮琥珀想起来吧。”

  “好不好?嗯?”

  他每次故意压低声音俯在她耳边说话时,都会引得她身体轻颤起来,耳朵里更是要命的被逗引得轻轻麻麻起来。

  这轻轻淡淡的如同电流流窜全身的快意让夏皖眼睛浮起丝湿润,她努力撑起精神,要阻挡他的攻势,“你有话赶紧说,不要这样。”

  “嗯?本座怎么了?琥珀怎么不把话说清楚呢?”离玺双唇摩着她渐渐红起来的耳朵,用极为令人沉醉的声音逼得她心神为他凌乱起来,无法正常思考起来。

  夏皖气得轻捏他手臂一把,声音奶凶,“离玺!”

  瞧她呀,怎么就那么特别?

  她生气起来的样子为什么能让他心里快意大起?

  离玺想到他之前的梦境里,所看到的画面都是她把人逗引得面红心跳,可是现在,脸色发红,全身缩在他怀里轻颤的人是她自己了。

  真是狼狈呀,琥珀。

  可是这还不够,他还要她更加狼狈,狼狈得哭喊着求他放过自己!

  “你在井里被一个女恶灵附身了,她的目标就是要占据你的身体,想拿走你的神女印记,还有那座住满妖怪的神庙,以及。”他边说边抬起手指轻划落她额间的印记,然后再软软的指向自己,眉眼一笑倾世,“本座。”

  夏皖愣住了,情不自禁追问,“那然后呢?”

  这问题一从唇中而出,夏皖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离玺脸上的笑意倏然变得恶劣起来。

  她本能反应的想从他怀里走下去,但是少年勒紧她腰间的力气很大,她总是无法摆脱开来。

  “然后啊...”

  他瞳光变得潋滟万分,如同只正在魅惑人心的海妖似的,他缓缓靠近她,然后就脸颊轻轻的蹭着她的后背。

  夏皖微吸了口气,身体敏感的瞬间缩成一团。

  天气正值湿湿热热的春季,她这身衣裳轻薄透气,如今被他这么蹭着,能明显感觉出他脸颊上的触感在她背脊上上下留返着。

  还有他鼻尖呼出来的气息,都热热的洒在她被蹭过的地方,更加引起阵阵的漪涟。

  “离玺,停,停下来。”

  夏皖突然觉得这样下去很危险,她不想他帮她回忆起这件事了,她只想赶快逃离他的怀抱。

  但是离玺怎么会如她所愿,她越是轻颤的挣扎着,他就越抱得她紧,看着她呼吸逐渐急促,目光慌乱又染上点迷离。

  他觉得心里那团快意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然后顺着下坡而去,无法阻止它停下来了。

  “不行哦,这才是前戏而已。”他笑眯眯,轻咬着她耳朵,“琥珀你还对本座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本座都要帮琥珀一件件的回忆起来。”

  不了不了,她真的不想知道了!

  在他这么言语调戏下,夏皖没出息的更加怂了,在他挑逗下,她声音变得娇滴滴的如泣如诉,“我不要了,离玺,停下来。”

  “不准乱用神女缔约哦。”离玺的手猛的覆在夏皖有那圈红线的手上,他呢喃着,“我们继续,不停下。”

  然后话音刚落,夏皖整个人就这么被他抱起来,突然身体腾空一下,不等夏皖反应过来时,她就已经以正脸方向对着他而再次坐在他膝盖上。

  “你这坏龙!我就不该来看你!”

  这坐法太不纯洁了,夏皖觉得她轻微一动,都会碰到他敏感的地方,顿时又羞又气。

  “所以说呢,不要那么容易心软,会吃大亏的。”离玺吃吃笑着,他抬手勾住她脖子,强势的让她靠近过来,距离她嘴唇的地方就只有短短半手指的距离,“那个女恶灵操控着你身体,就这样勾住本座的脖子,然后琥珀你猜猜看,她究竟有没有亲下去?”

  夏皖快被他折磨得要疯了,哪会清醒的去回忆,她胡乱摇头,“没有!没有!你都知道这个人不是我,你怎么可能任由她亲下去?”

  哼,就是呀。

  他当时就是因为她还在这具身体里面,连想狠下手直接除掉恶灵都犹豫起来。

  “不会哦。”

  离玺笑着摇头,然后半眯着眼睛往她下巴轻啄着,然后一路往下,在她脖子那里四处留下痕迹。

  夏皖双手顶着他胸口,脖子上的奇异感觉让她闷哼几声,好半天才艰难出声,“别这样,离玺,放开我!”

  “她就是拿着琥珀的身体,这么对这本座,让本座身体都留有了琥珀的痕迹,本座想推开她,但是本座的反应跟琥珀一样,连推开的力气都没有呢。”

  离玺的唇落到胸口一处,他停了下来,这奇异的感觉说停就停,让夏皖竟然觉得有点不爽起来,她茫然眨着眼睛,脑子乱糟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