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精分继承者请冷静(32)

现代言情字数:2024更新时间:2019-01-25

  青年马东听到顾清的话,马上视线张望起来,一下就盯住正推开着人群寻找着Erebus的夏皖。

  他目光在打量着她样子和身段后,立刻变得色眯眯,“你们演艺生都生得那么好吗?脸蛋漂亮,该大的大,该翘的翘。”

  “哥哥,我不是叫你夸她!我当时被这个贱人给欺负了,她还往我脸上打!你赶紧带上你的兄弟好好教训她一顿。”

  顾清恶劣的一笑,贴着马东耳朵暧昧暗示道,“哥哥想怎样教训她都行哦。”

  马东大笑起来,刚才对少年眼中的愤怒立刻被一抹恶心的猥琐取代下来。

  他招呼着其他兄弟往夏皖方向走去,顾清抱着双臂看着不远处被他们捂着嘴拖着走的夏皖,她心情大好,连忙跟上前去看热闹。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前几分钟游戏人物被射杀后无聊中的室友刚好目睹全过程,他摘下耳罩眨了眨眼,“卧槽,我刚才看见那群在门口搞事情的那帮人将高中部的学姐给拖走了。”

  刚结束第二回合比赛的Erebus摘下耳罩,不在意的活动着有点酸酸的手腕。

  但室友下一句话让他瞳孔剧烈一缩,“那个学姐你肯定认识,她不是跟你经常走在一块嘛。”

  本来还懒洋洋的少年瞬间猛的站起来,他一手啪的一声撑在桌面,一手抓着室友的领口,眼睛猩红得可怕,咬着牙一字一字说道,“她被带去哪里?快说啊!”

  被他这盛怒状态给吓到的室友指着前面一方向,结巴道,“我我也不清楚,只看到她被那群人捂着嘴巴给拖走了。”

  那群混账!

  敢碰她试试看!

  Erebus站直身,然后一把将挡在他面前的椅子给踹去一边,这少年突然的变化让全场围观的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他黑漆漆的眼里眨也不眨,里头燃烧出浓浓的杀气,然后他抬起脚如风般的速度推开人群,快步的往前面跑去。

  “哎!还有最后一回合没打!”室友见他跑了,才回过神来,冲他背影可惜的大喊起来。

  可是Erebus已经什么也听不进耳里,他只知道一个事实,就是她被那群小混混给捉走了!

  在那边被捂着嘴硬拖着到了杂物间里的夏皖,她被粗鲁的给扔到地上,夏皖看着眼前那群笑容不怀好意的青年,心中了然他们想干什么。

  正要用道具武力卡时,突然一个青年拿着个喷雾的东西往她面前喷了起来。

  不好!

  “咳咳!”

  夏皖立刻捂紧鼻嘴,但还是吸入那些会使人昏迷的药物,她狠狠的咬了下舌尖,逼自己清醒过来。

  她撑着地面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连忙敲起系统,可是系统却传出与平时不同的机械音,“系统正维护中,请稍后再使用。”

  可恶!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夏皖撑着墙,视线开始越来越模糊了,心里更加无助。

  马东有点不满瞪一眼拿着喷雾的同伴,“你傻呀,弄晕她做起来多没瘾!”

  “还不是怕她会大喊大叫!”同伴比较谨慎,他看了眼外面,“我先去外面守着,你们干完到我,老子要最后慢慢享用。”

  马东笑嘻嘻,“真客气呀,大兄弟,行,你先去守着,我们完事就叫你。”

  等同伴走后,马东关上门,他开始带着坏笑慢慢靠近缩在角落里的夏皖,“别挣扎了,小美女,你已经逃不了了,乖乖让哥哥们舒服舒服呀。”

  后面的其他人也兴奋的笑了起来。

  这群人渣!

  夏皖撑着最后一丝神智看向旁边的窗户,她马上爬了上去,然后抓着放在窗户上的各种放置的水杯,强撑着精神,抓起水杯往他们身上砸去。

  “靠!被喷了药还那么野!”被砸到头的马东恼了,大步走过去抓着她手臂,硬是要将她扯下来。

  夏皖开始绝望了,她真的快撑不住了,在意识即将模糊时,她轻喊一声,“救救我。”

  谁来救救我?

  我好害怕!

  跑到出去的Erebus眼尖看到顾清走进暗道里,如同野兽般的第六感告诉他,跟着这个女人总没错。

  他快速跟着她来到杂物间里,然后听到里面传来了水杯砸地的声音,马上精神紧绷起来,他将前面的顾清狠狠推开来,然后往前冲去。

  “又是你!”

  守在门外的青年眼眸怒瞪,立刻阻止他,Erebus冷冷的抬起眼,眼里的怒意如同一把燃烧得厉害的大火,意欲要焚烧一切。

  他满是伤疤的手臂上青筋一跳一跳的,他手攥起拳头,疯狂得砸向那个青年。

  珍贵的东西被别人肆意拿走的愤怒完全支配住这个少年,他眼睛红得如同发狂的野兽,直往那人打去,直打到那人声息微弱下来,无法还手,他才停了下来。

  “咚”的一声。

  顾清颤着手拿着球棒趁Erebus不注意,在他身后用力敲向他头部。

  顿时Erebus吃痛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鲜血开始从他额头流出,他冷冷笑起来,抬手狠狠一把抹掉。

  转身二话不说,抬脚直往顾清身上踹去,顾清吃痛的尖叫一声,然后往后倒去,疼的站不起来。

  在里面的马东他们听到了动静,正要动少女衣服的动作马上一停,然后就听到锁住的门发出重重的“哐哐”声。

  他们浑身一震,这如同像拆楼的声音让都不敢贸然上前去看个情况。

  Erebus见门一直开不了,想到夏皖跟那群人就在里面时,他们会对美丽的她起了坏心!

  想到这个时,他眼里的血丝越来越重,理智全部撕裂成碎片,他嘶吼一声,更加抬起腿拼命踹门。

  因为这过度的用力,让他伤口再次震出鲜血出来,他面部阴霾可怕,流着血的额间与猩红的眼眸,让他看起来如同个失控的野兽一样。

  他喘着粗重的呼吸,改用双手狠狠锤晌门板,声音沙哑,“开门啊!混蛋!给我打开门啊!”

  里头的人害怕他这么大动静会引起其他人过来,鼓起勇气将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