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他国质子别造反(27)

现代言情字数:2044更新时间:2019-01-09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霍允已经开始驾马而去,宋天佑听到马蹄声晌起,他立刻抛下那护军直追过去。

  他架起了弓箭,对着霍允拼命发射,但是由于他一向无心学习,导致他射箭的水平极为差劲,每次射出的方向都偏移得厉害。

  眼看霍允越骑越远,并且方向也离终点线开始偏远,宋天佑嗤笑,原来这玩意也会害怕,竟怕得开始慌不择路了。

  这样也好!只要他去得偏僻点的地方,等他骑着的那匹马药物一发作,他就可以仗着控制霍允那匹发疯的马从而射出箭!

  就算将他射死了也能说,当时情况紧急,顾不得上瞄不瞄准了,就将箭射了出去,没想到却射中了人。

  哎呀,这么一想,霍允这死法可真冤枉啊,可是他却欢喜得不行。

  宋天佑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他紧追上霍允,等着他那匹马开始因为药物而发疯起来。

  他们两人骑到了另一边的场地上,宋天佑算着时间,约莫是这个点了,立刻架起了弓箭,准备在霍允那匹马不对劲时立刻射死霍允。

  “陛下!”

  “保护陛下啊!”

  但就在这时,突然近处晌起了阵喧闹,宋天佑皱眉,不悦望向前方此处,怎么那么吵!

  但随着前面一道横冲直撞的身影伴随着熟悉的求救声出现,宋天佑目光猛然的剧变起来。

  这,这不是父皇吗!

  只见北郾皇帝身下那匹骏马失了控的在林间疯癫的跑着,速度甚快,直把身后随即赶来救驾的将军们都甩在了后面。

  北郾皇帝惨白着脸,手紧紧的握着缰绳,试图想控制回已经发了狂的骏马。

  可是刚才还温顺的骏马已经红着眼睛,不正常的大口大口喘着气,似乎很痛苦的又是甩头又是四蹄乱踢,直把上面坐着的北郾皇帝临近被甩出去的危机。

  “天佑!快!拦下那疯马!”

  在绝望时,北郾皇帝看到了前面呆滞住的宋天佑。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正比赛的孩儿会出现这里,但眼下这危急场面让北郾皇帝不容细想,见到熟人本能反应的大声呼救。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向来疼爱到不行的太子却眨了下眼回神过来,然后竟是面色恐慌,扔下手下的弓箭,抓起马上的缰绳竟是调头离开!

  北郾皇帝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太子竟然逃走了!

  这个他最为宠爱,甚至在他天资不如任何一个皇子也照封他为太子的儿子,竟然在自己父皇遇到危险时竟然第一反应是抛下他的父皇,自己选择逃命!

  顿时他心里又怒又惧,同时也很茫然,这究竟是为什么啊?他这是教了个什么太子出来啊!

  连自己亲生父皇遇到危险都可以视而不见的人,真的能放心将国家交托给他吗?

  那匹发疯的骏马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了,它甩着头的动作越来越大,也不看路的直往树身撞去。

  北郾皇帝抓着缰绳的手越来越不行了,他觉得自己快等不了救驾的人了。

  就在这时,一声马鸣声横空而来,一身影极快的往北郾皇帝身边里而去,北郾皇帝只来得及捕捉到那人的面容。

  他暗惊,竟然是他,是这个他瞧不起的青国质子?

  霍允驾着马,手握利箭,就这么不怕死的冲向北郾皇帝面前,举起手上的利箭,用力的往那发疯的骏马的脖子狠狠一插,然后将手递给了北郾皇帝,示意他握着他的手来跳上他那匹马上。

  北郾皇帝楞楞的看着霍允伸出来的手,然后再瞧向他那只手臂上的伤口,顿时一抹难言的情绪蔓上心上。

  他抓起了霍允的手然后借着霍允手臂力量一跃,顿时骑上了霍允的马上,这么一动作下来,直让霍允的伤口裂得更深,鲜血流得更加厉害。

  但眼前的少年却一声痛也没叫一声,反而越发冷静的将马调头往,往回凉棚方向骑去。

  这一动静已经传遍整个场地,惹得北郾皇帝带来的妃子都紧张的全从凉棚那里跑出来。

  刚收到风声的夏皖从另一边也走出,比起其他人为陛下而担忧,她脸上的凝重看着跟其他人无异。

  但是只有她心里清楚,她不是关心北郾皇帝有没有出事,她只关心霍允的情况!

  终于前方出现了个身影,但却是狼狈而来的宋天佑。

  萧幼姝迎了上来,她带着笑意娇滴滴的说道,“太子哥哥,你是第一个回来的,那么是不是比赛你赢了?”

  “滚开!”

  宋天佑正处于一种惊慌与后悔的状态中,在看到穿得鲜艳得不行的萧幼姝,以及听到她令人作恶的娇声,顿时更加心烦意燥。

  他甩开她的手,言语粗鲁,“你笑什么笑!不知道陛下出了事吗?还笑!”

  被骂到的萧幼姝委屈又觉得丢脸,但她见宋天佑脸色阴沉沉也不敢说什么。

  这时马蹄声又再起,众人凝神望去,见到是北郾皇帝,都纷纷大喜,只有夏皖看到前头的霍允平安无事时,才松了口气。

  太好了,他没事。

  不过是发生什么了?

  明明那个青国随从一脸坏心思的牵马递给了霍允,极有可能会出事的会是霍允才对,怎么会去到北郾皇帝身上了?

  难道是说,霍允的马根本就无事,有事的是北郾皇帝身下的那匹马!

  夏皖这想法一出,顿时目光有点复杂望向霍允。

  回想起他那时安抚她的眼神,她敢确保,这眼下发生的事是霍允已经预料到的,还是说,这一切是他策划的?

  “陛下!”

  妃子泪眼婆娑的迎了过来,霍允捂着伤口退了下来。

  北郾皇帝回头脸色复杂的看着他,但很快脸色变得缓和,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众人愣住,站在最后面的宋天佑握紧拳头直发颤。

  他虽然还搞不明白眼下的变故,但他意识到,他讨厌的质子开始在这一天开始,会变得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欺负他的地位了!

  “回陛下,我是青国七皇子,霍允!”

  臂间受伤的少年单膝跪下,晨光照耀下,他举手投足间斯文得体,整个人看着就矜贵得让人心神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