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国质子别造反(1)

现代言情字数:2036更新时间:2019-01-01

  现在,夏皖觉得自己像死了一样,灵魂飘浮在半空,在目光失神的盯着双脚悬空的地下时,一道冷静带有磁性声音突然响起。

  “宿主,你好。”

  “我是这里的养成游戏的妈妈系统,因为不明原因,你被穿进游戏里接受将反派改邪归正的拯救世界的任务,在每个世界里,你将会遇到不同的未来反派,你要做的是在他年幼时期,还未黑化的时候攻略他,将他培养成三观端正的正派,如果目标人物走上反派路线,将会触发世界be结局,这将会视为任务失败,作为惩罚,你的意识便会永远留在这里,无法回归到现实世界。”

  来自一个叫妈妈系统的那番话让夏皖反应过来并吸了口冷气。

  这怎么回事?

  她不是在公司加班,正修补着公司最新研发的养成游戏的漏洞吗?

  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奇怪的地方?

  在夏皖心思纷乱时,机械的声音又晌起,“宿主,虽然体测到你的心情不乐观,但是为了尽快赶上任务的进度,我必须要提醒你,赶快做好完成任务的准备,否则任务超时,你就被永远留在这里了。”

  “那么,宿主,你接受这场交易吗?”

  这是场对自己没半点利益的交易,但是却能活命,而且也是自己熟悉的领域范围里,比起一般的穿越者,这一点,她很占优势,要完成任务肯定相当容易。

  经过一番分析后,夏皖冷静下来,她扬了扬唇,“好,我答应你。”

  话音刚落,一阵眩晕立刻袭来,夏皖闷哼一声,身体像是被什么吸进去一样,依稀听到了系统的声音。

  “第一世界开启,意识正在传输...”

  感觉就像睡了几天的觉突然醒了过来一样,夏皖在混沌中意识恢复,她茫然的睁开眼,第一次觉得双脚重新踏回地面上是那么舒服。

  夏皖望向周围,所站的地方是座被花锦包围的亭子,放眼望去,这是片尽态极妍的皇家园林。

  据她了解,第一位面的未来反派,霍允,是这片大陆最弱小的青国的第七皇子。

  从出生时,百花齐衰,乌鸦围宫,被天师喻为不详之相,从小就因为这天相而被冷落,后来青国皇帝为了讨好大国北郾皇朝而将他送了过去做为质子。

  从频频遭受冷落的母国如今到了陌生的他人国家,就像换了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笼子。

  在这素来捧高踩低的宫里,就连曾是高高在上的妃子或皇子公主,一旦不受宠,就会落到被无视的地步,更何况他一个弱国质子。

  在他瑟瑟不安的生存着,却被北郾皇帝最得宠的太子宋天佑给盯上,宋天佑虽贵为太子,但性格如同市井混子,性格嚣张跋扈,视这质子为消遣时间的玩物。

  弱势身份的他根本无人袒护他,就连身边的随从也被太子收买,帮着一起欺负,而作为自己的母国,从一开始将他送走,就从未抱着会将他平安送回来。

  从此,本来不好过的日子,在太子的故意欺凌下变得更加艰难,好几次都被折磨得差点送了好几次的鬼门关。

  但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么一个任人踩踏,无人看重的弱国质子会突然手握兵力,带着讳莫如深的势力,让他在不到十年征战时间里颠覆了整个时代!

  统一四国,登上龙位,成为天下人俯首称臣,胆寒的一代暴君!

  而那些曾经欺凌过他的人,他亲手将他们都残忍的剖心置腹,弃尸午门,无法入土为安,进入再世轮回!

  这时。

  系统开启任务,“任务一,阻止男主恶性屠国,目前进度为0.”

  “任务二,好感值刷到一百。”

  “任务三,黑化值不得超过六十,否则触发男主黑化点,容易走上反派路线。”

  “体测到男主就附近,目前男主好感值为0,黑化值为30,请宿主找到男主,阻止男主黑化。”

  她记得这里是会发生男主被奴才欺负的事件,事不延迟,夏皖马上按照剧情发生的位置跑去。

  在御花园的一侧。

  “哈哈哈!瞧这狗东西,像只病犬一样,饿到要爬着问我这个做奴才的拿东西吃。”

  一群小太监围着个圈,站在最前的比较年长些的太监李真扯着嗓子,手里拿着个硬邦邦的馒头忽而举高,忽而举低,像是逗狗一样。

  而他的脚下正匍匐着个少年,转冬季节,他只穿了件单薄的外衣,脸上净是刚才被人绊倒在地上的灰尘。

  他听着周围刺耳的笑声,咬了咬唇,扬起了头,露出薄领之上修长的脖颈,早已咬破的嘴唇艰难发出嘶哑的声音,“还,还给我。”

  李真听了,更是对同伴仰头大笑起来,他俯视着这个明明身为他国皇子,却沦落到被宫人肆意玩弄的贱玩意儿。

  但见到那少年抬起的脸,哪怕一片灰尘,但也藏不住他皮囊的好看,五官轮廓完美秀致,一点朱砂如同画龙点睛一般点在他的额间,给他陡赠抹谪仙之感,那对眼眸更是黑得发亮,隐透出光芒。

  李真笑容缓慢一收,目光闪过恶劣,抬起了脚直往少年脸上踹去,少年被倒在一边,李真仍不解气,边踹别骂骂咧咧,“我打死你这小贱玩意!敢直视你爷爷我,知不知道爷爷我是谁!”

  “不过一个小小的宮人还敢往自己脸上贴金,是想要当谁的爷爷呀?”

  一道冰冷的女声在太监话音刚落突然而至,直吓得那群欺凌别人的太监一惊。

  李真比较沉住气,毕竟他是太子的人,又是奉了太子的命令去折磨这碍眼的东西,他能拍胸口保证,放眼整个宫里,除了皇上皇后以及太后之外,看到这现象,都不会有人插手去管。

  因为不过是个当礼物塞来的质子,谁会在意他的死活,别说是他们了,就连他的母国,也不会在意。

  “我看是谁敢阻拦太子的命令?”

  李真恶狠狠转头,看清眼前的少女是萧国公之女萧幼沅时,出到嘴边的脏话马上惨遭夭折,狰狞的面目立刻变得献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