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柳条刑罚

古代言情字数:2003更新时间:2019-01-12

  曾与穆清芩差点订婚的魏家公子,今日到牢房看他一个酒肉朋友。

  正看完想走呢,听着一个女人声:“魏公子,魏公子救命呀,魏公子救我出去呀。

  ”

  那魏公子想着这是谁呀,一个女子认识他?走进了看原来是差点和自己成亲的穆三小姐。

  虽然只见了一次,隐隐约约记得。

  穆清芩看魏公子想起来了自己,眼下顾不得魏公子丑陋不堪。“魏公子,我这地牢里快憋死了,你赶紧救我呀,哪怕让我出门透透风。”

  魏公子给了牢头点钱,对穆清芩道:“是你这个石女,叫本公子干嘛。”

  穆清芩道:“公子,求您看在我们有过订婚的份上,救我吧。至于石女,公子,我绝对不是石女。”

  “可是京城的人都说你是石女呀。”

  魏公子色眯眯的盯着穆三小姐双峰,这般好身材,就算是石女,手感也不错嘛。想着,魏公子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穆三小姐道:“您想我母亲是小妾,小妾的女儿,怎么是石女。”

  魏公子想了想,说的也对,不如……心生念头。

  “好,你若是伺候好了我,我就让你多出门透透风。”

  穆三小姐高兴的连连磕头:“多谢魏公子。”

  魏公子给了牢头一个银元宝,让牢头安排了个女犯人来充当穆清芩的替身,将穆三小姐悄悄带到魏府。

  魏公子回了自己院子,立刻到穆三小姐回房,将穆三小姐甩到拔步床上,叫了人烧沐浴热水。

  穆三小姐数月不曾沐浴,眼下好好沐浴一番,刚起身,就被魏公子抱着猛亲两口。

  接着到床上,行云雨之事。

  穆三小姐还为破身,如今与男人赤裸裸的面对着,很是害羞,脸颊发红,更加妩媚。

  魏公子看着这穆三小姐花容月貌,简直后悔,这个三小姐这般美貌,自己竟然错过了,真是气的发疯,与三小姐盘根错节,玉臂横摇。

  一番颠鸾倒凤之后,魏公子睡下,怀里抱着三小姐,三小姐内心也是恨得牙痒痒,早知道自己早点答应嫁给魏公子,这就不会被穆清娅诬陷,也就不会坐牢,这下可好,自己虽然能出来,但是做了牢,个把月能出来一趟就不错了,而且过五年,青春不再,到了魏府,也就是个妾室。

  现在魏公子对自己有新鲜感,再过五年,妻妾成群怎么办?只是眼下,毫无其他办法。

  穆三小姐下面还隐隐作痛,她转过身,背对着魏公子,想想自己花容月貌,就因为是庶女,才只能嫁这么个猥琐之人,想想自己应该嫁入高门大户,鲜衣怒马,奴婢成群,想着魏公子醒来,对穆三小姐道:“当日四王妃派人传言你是石女,我才没娶你,真是后悔。”

  穆三小姐道:“公子,那四王妃还是小姐时,就仗着自己是嫡女欺辱我,如今又坏了您姻缘,官人您要为我做主呀。”

  魏公子抱住穆三小姐:“穆三小姐别伤心,我一定想办法让你每个月出牢狱。”

  过了一刻钟,魏公子起身擦脸,穆三小姐也起来,魏公子看着窗外的柳树上的柳条,道:“我采了柳条来,你在此等着。”

  就算穆三小姐已经懂得同房之事,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拿柳条。

  魏公子拿了柳条来,又拿了毛巾来,将穆三小姐的手捆住,穆三小姐有点害怕,这魏公子不会要将自己杀人灭口吧?

  魏公子将穆三小姐翻过来,一柳条打在穆三小姐屁股上,穆三小姐痛的大叫,魏公子用手打了下她屁股,“不准乱叫。”

  穆三小姐道:“公子这是做什么,行房还是刑罚,小女实在是不懂。”

  魏公子道:“这是助兴的,来,好好享受。”

  穆三小姐哀求:“公子,小女金枝玉叶的,实在经不起这么打,”魏公子挥挥手:“你再金枝玉叶,在牢里呆了数月,也磨练的平民女子一般,不如让我爽一爽,府上的侍妾都不经打呢,你不准晕了,晕了我就拿冰水泼你。”

  穆三小姐打个寒颤,不打不从。

  魏公子一边打,一边享受快乐,他越来越恨穆清晔,若不是穆清晔假传消息,自己怎么会错失这么个美娇娘。

  且说魏公子打个十几下,穆三小姐的屁股一边红一边白,看着甚是享受,将穆三小姐使劲拱了两下,又拿了冰凌上的冰放进穆三小姐下面。穆三小姐抽搐一般的倒在床上,魏公子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快乐过,这比青楼女子好多了,还是免费的,魏公子将穆三小姐抄起来,入了后庭花。

  穆三小姐道:“公子这是做什么,行房还是刑罚,小女实在是不懂。”

  魏公子道:“这是助兴的,来,好好享受。”

  穆三小姐一边被打一边爽着,觉得像个天仙,又坠入地狱,欲仙欲死,欲罢不能,早知道如此快乐,不如早早从了这魏公子,也不必有那牢狱之灾了,这么看,魏公子暂时只和她一个人玩过,等过五年自己出了牢狱,就可以成为魏公子的妾室,不禁天天这么快乐,还能保证自己的地位,然后有个一儿半女,就算以后自己年龄大了,也不会被小贱人们抢了风头。

  只是幻想没结束,魏公子又打了穆三小姐几鞭子,原本就有鞭痕的地方,又下了几次手,穆三小姐真是有点子疼了。疼的吸溜吸溜的吸气。

  穆三小姐哀求:“公子,小女金枝玉叶的,实在经不起这么打,”魏公子挥挥手:“你再金枝玉叶,在牢里呆了数月,也磨练的平民女子一般,不如让我爽一爽,府上的侍妾都不经打呢,你不准晕了,晕了我就拿冰水泼你。”

  穆三小姐打个寒颤,不打不从。

  将穆三小姐打完后,魏公子知道快要到穆三小姐回牢里的时辰了,就给穆三小姐换上囚服,走了。

  魏公子看着穆三小姐走后,心里盘算着穆清晔的仇,这真是夺妻之恨,此处不报非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