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回娘家

古代言情字数:2031更新时间:2018-09-26

  提溜着捕来的鱼,拖家带口的回了娘家。刚到了绿山村村口,张小绫的心就开始忐忑了起来。

  “呦,这不是钱家少奶奶吗?啧啧……做了少奶奶怎么还这么寒酸?”

  张小绫一早就知道回门不会是一件轻松事儿。这不,怕什么来什么,原主的对门邻居王大婶已经上赶着过来看笑话了。

  寒酸,岂止是寒酸。

  “天也不早了,我得先回家去。王大婶,回头我再来找你说话。”讪讪的笑着,张小绫并不愿意与王大婶多说什么。

  然而,有的人就是喜欢看热闹。

  “还真是没有想到,从小看着那么老实一丫头,竟是生出了那样的心思?你可千万别来我家,要是真少了什么东西,我找谁说理去?”

  王大婶吊着嗓子高喊,生怕张小绫听不见一般。看来这些人还真是把自个儿当成小偷了,顶着这样的名声,以后的日子怕是更难了。

  唉……

  张小绫忍不住的叹气,她这是做了什么孽啊!经王大婶这么一喊,出来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

  “我就说她哪里来的好运气,还真当自己是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莫说是钱家那种高门大户,就是咱这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家,咱也怕会有小偷!”

  “……”

  各种讽刺讥笑声入耳,张小绫心里难受的很,难怪原主会承受不住自杀,迟早她是要为原主讨回公道的。

  “绫儿,快进屋里来!”

  正准备敲门,张小绫就被一个妇人给拉了过去。妇人身材瘦弱,她手中的力道却是极大的。或者说,她是极为生气的。

  “娘,你捏疼我了!”

  原主的身子瘦的厉害,皮包骨头一般,被她娘这么捏着,张小绫还真是觉得有些难忍。

  “你还好意思喊疼?死丫头,老凤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

  说话间的功夫,原主娘对着张小绫就是一通掐打。

  张小绫心想着自己占据了人家女儿的身体,被打骂几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可是,原主娘如何就这么的不信任自己闺女?

  安置了钱益善和姝儿在一旁歇着,张小绫随着原主娘回了屋。

  “娘,我从小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你以为我会偷东西吗?”

  疼,自然是疼的。张小绫愣是没有让眼泪落下来,一双眼睛通红,她只想得到原主娘的一句肯定。

  “绫儿,你这丫头真是命苦啊!娘如何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性?可是,这十里八村的都传遍了,谁都知道钱家娶了个媳妇是小偷。绫儿,你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原主娘李氏到底还是心疼女儿的,打归打骂归骂,她眼里的泪水骗不了人。又见张小绫的脑袋用布包着,干涸的血迹依旧明显,她清楚张小绫经历了什么,眼泪落得更急了。

  “娘,你放心好了,我左不会让自己为难的。”

  张小绫的眼泪也在这一刻落下,被人心疼的感觉可真好。她伸手给李氏擦了擦眼泪,又安慰了几句。

  母女俩抱在一起,还未来得及好好叙话,张小绫的心就被一个声音给震碎了。

  “死丫头,你给老子滚出去!凤家从来没有过你这种不要脸的人,老几辈子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从今个儿开始,你不再是我凤三的闺女!”

  凤三是原主的爹,人长得干瘦如柴,一身的风霜。一见到张小绫,他就是暴跳如雷,指着鼻子就是一通骂。

  “爹,要不是你为了十两银子把我卖给钱家,我至于会有今天吗?我究竟有没有偷东西,你心里没数吗?”

  提起这些张小绫就来气儿,凤三是有名的赌鬼,赌输了银子打骂老婆孩子是常有的事儿。要不是他欠了人赌债,原主兴许还能嫁个好人相守一生。

  一旦染上了赌瘾,怕是难戒了,张小绫也是想着要让凤三清醒清醒才是。如若不然,以后定是麻烦不断。

  “膀子硬了是吧?早知道会有今天,你一生下来老子就该把你掐死,省的你祸害旁人!”

  凤三瞪着眼睛,唾沫横飞,伸手就往张小绫的脸上打了过去。

  本以为这巴掌会落下来,张小绫也没打算就这样生生的受了。凤三教训女儿原是应该的,可是这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他的不是了。当爹的,竟是不相信自己闺女,她也是替原主感到悲哀。

  “啪”的一声响,张小绫并没有觉得疼痛,凤三竟是打在了自己脸上。

  “是我糊涂,都是我糊涂啊!本想着你嫁去了钱家,以后的日子还能有个指望,谁料竟是发生了这档子事儿。”

  凤三接连叹气,他恨自己不中用,整个绿山村的人都知道他为了钱把自家闺女卖了。到头来,他是连闺女都给害了。

  “当家的,你这是做什么?”

  李氏急忙上前拉住了凤三,这才阻止了他继续打自己的脸。

  “爹,你既然什么知道,以后就不要再赌了。大哥二哥都还没有娶亲,这个家用钱的时候可多着呢!”

  张小绫知道这个家有多穷,也知道凤三非得吃了大亏,否则想要让他戒掉赌瘾根本不是容易的事儿。

  “死丫头,用得着你来教训我吗?还不快去帮你娘做饭!”

  到底凤三心里还是有气的,他也无法否认张小绫的话,只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罢了!接触下来,张小绫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至少,原主的娘家人并不是那么的难相与。纵然是以前有千错万错,也不过是因为家里太穷了。

  张小绫对这个家熟悉的很,她自以为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做饭时,原主的妹妹凤云儿伸着大拇指说,“姐,好样的,这个家里也就只有你敢那样和爹说话了!”

  凤云儿今年十三岁,性格开朗,总喜欢跟在原主身后,姐妹俩感情甚好。

  小姑娘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张小绫是多么的希望她可以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不必像自己一样有着太多烦忧。

  “绫儿,娘也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时李氏也开了口,她上下打量了张小绫,总也说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