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惊变

古代言情字数:2017更新时间:2018-09-25

  “把她送进官府,钱家可容不下这种小偷小摸的人!”

  “当真是个贱骨头,偷了东西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

  脑袋一阵乱糟糟,张小绫的眼皮子得有千斤重,她知道自己没有死,可就是怎么也睁不开眼。

  耳边不停的回荡着那些戳人心窝子的话,张小绫只觉得有些不着边际。

  她哪里有偷过什么东西?

  可这一切却是分外的清晰,甚至有些片段时不时的会出现在她的脑子里。她是在做梦吗?梦里的女人又是是谁?

  直到她的手被一只小手握住,张小绫才像是终于抓到了浮木一般,她几经挣扎,这才睁开了眼睛。

  目之所及,尽是一派凄凉之景。破旧的茅草屋,蛛网四结,上头还破了一个洞,抬头就可以望见外头的天。

  除此之外,她的面前还有两个人,二人正担忧的看着她。

  至此,张小绫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她穿越了!

  事先她已经醒了一次,昏昏沉沉之间,只听到有人在说她偷了什么东西。还没有来得及去澄清,她就因为头痛而晕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她人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娘子,还疼吗?”

  面前的男子见她醒了过来,小心翼翼的问着。男子紧张的不行,一双眼睛清澈无暇,更是将他的情绪表现的分明。

  握着她手的小女孩一直沉默,女孩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

  摇了摇头,张小绫握紧了小女孩的手,“你们放心好了,我没事儿。”

  一阵沉默,张小绫只想好好捋一捋前因后果。

  在张小绫昏迷的时候,原主的记忆不停的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就好似是电影放映一般。此时想来,一切倒也算是清晰。

  原主叫凤绫儿,今年十六岁。就在昨天,她被自己亲爹卖给了陵水县有名的地主钱富贵做儿媳妇。

  钱家少夫人这个名头,正是原主一切噩梦的来源。

  一番寻死觅活,原主还是被抬进了花轿。她要是不嫁,一家人都得饿死。她爹欠了人赌债,债主找上门,后来愣是将原主卖了十两银子用于还债。

  “爹,我好饿……”

  小女孩的声音很低,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就在这时,男子的肚子也咕噜噜叫了起来。

  张小绫这才注意到了眼前的男子,不得不承认,男人长相俊美,身形颀长,的确是她的菜。

  “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皮囊,竟然是个傻子!”

  一句话脱口而出,张小绫即刻就后悔了。如今她既然占据了原主的身体,眼前的男人就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君了。

  钱益善的眼睛瞬间暗淡了许多,他并没有做声,头却低的更厉害了。这个钱益善,他不仅是个傻子,还是个病秧子。喜堂上,钱益善吐血晕倒,原主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就被钱夫人给逼迫自杀了。

  知道是自己失言了,张小绫便想法子去弥补。

  “我去找些吃的回来,你们在屋里待着,哪里都不要去!”

  就在今儿早上,原主去给钱家二老敬茶,还顺带收了礼物。谁知道,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原主欢天喜地手下的礼物却变成了赃物,原主百口莫辩,这才失去了活下去的念头。

  钱夫人一心逼迫,嚷嚷着要送她去官府,原主一个柔弱女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羞愤难当,一头撞在了墙上,后脑勺磕破了洞,当即就是血流如注。

  钱益善醒来后在钱夫人的逼迫下与钱家断绝了关系,如此才为穿越而来的张小绫换来了一线生机。说到底,钱夫人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将钱益善赶出去钱家。

  从此后,钱家的荣华富贵都再与钱益善无关。

  原主的身子本就瘦弱,又因为失血过多,便是到了此时,张小绫都还觉得头晕的厉害。如今三张嘴都在等着吃饭,张小绫只得出门去觅些吃食。

  “娘子,危险……”钱益善拽了拽张小绫的袖子,看到他那双充满无辜的眼睛,张小绫的心就会变得柔软许多。

  “娘,我怕……”

  张小绫揉了揉脑袋准备出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两个人一致开了口,钱益善终是跟着她一同出了门。

  寻了些野菜,钱益善又去打了干净的水,就着破罐子煮了些野菜汤,虽然没什么味道,但也比饿着肚子强。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刺入耳中,张小绫的心纠的厉害,只怕钱益善会像喜堂上一般咳出血来。

  “早知道就不让你去打水了,粗活累活以后还是我来做吧!”

  张小绫不安的开口,她实在是担心的厉害。钱益善的目光顷刻便暗淡了下来,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反而会给张小绫添麻烦。

  即便是个傻子,这些道理钱益善还是明白的。在钱家的时候,他日日都在遭受着冷嘲热讽。

  在旁人眼中,他就是一个无用的人。

  “娘,我和爹都可以帮忙的。”

  小女孩名叫姝儿,不过五岁大,她喊的倒是亲热,张小绫这才意识到她竟是稀里糊涂的做了别人的后娘。

  听着小丫头的话,张小绫的心中五味杂陈。是啊,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家人。只不过,想要拉扯这一家人,根本就不是一件易事。

  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张小绫准备安置了他们二人歇息。

  “爹,有鬼!外面有鬼!”

  几乎是毫无征兆的,姝儿就惊叫了起来。

  顺着姝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张小绫果然看到了正在四处游荡的鬼火。

  作为在红旗下长大的孩子,张小绫自然知道这不是什么灵异事件,不过是磷火自燃而已。

  忽然想起刚刚出门找食物之时,外头一间屋子也没有,张小绫这才知道,钱家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心。

  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一家人便稀里糊涂的被赶出了钱家。她还道钱家人会给他们安置一个住处,现在才明白,这里是后山村,与原主娘家绿山村只隔了一个山头,而他们现在的所在地正是后山村的乱葬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