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站在我这边

现代言情字数:2065更新时间:2018-10-13

  他走到我身边,跟我并排站着,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只消这一眼,我便知道,他是站在我这边的。

  无他,商人天生的嗅觉,只在举手投足之间,便能分辨出来人是敌是友。

  这是一种天分。

  一种严之恒永远没有的天分,他甚至都分辨不出身边的人到底是哪个人在说谎。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还是请黎叔叔不要插手的好!”严之恒略有些敌意地看了黎墨一眼,语气里有些不爽,“还有,沈妖她已经结婚了,按礼数来应该喊她严夫人,或者亲近点叫她侄媳妇我也是没有意见的,只是沈妖小姐这个称呼,还是有些不妥……”

  他话还没说完,我差点没被他那句“黎叔叔”给惊掉下巴。

  虽然说黎墨是公公的拜把兄弟,但是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吧,充其量不过二十八岁,比严之恒大不了两岁的样子,居然被严之恒喊叔叔……

  我以为他会黑脸,没想到他面不改色,连语气一丝一毫的波动都没有。

  “那我应该如何称呼你身边这位女士呢?”他颔首看着严之恒身边的陈露荷,平淡无波的眼眸里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

  但是只是这一句话,就已经委婉地表达了他的立场。

  陈露荷上一秒还沉浸在花痴的喜悦中,下一秒就被无形地拖出来公开处刑,顿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看得出黎墨在这个家地位还是很高的,他这么一提,整个严家的风向标好像都变了一样,开始对陈露荷窃窃私语起来。

  婆婆也讨好地看着黎墨,一下子就改了口,“墨墨说得对!陈小姐呆在这里是不妥当,是之恒太欠考虑了,我等下好好说说他!”

  “妈!”严之恒不满地喊了一句,却被婆婆一个眼神给憋了回去。

  陈露荷还以为严之恒会为她出头,没想到就没了影,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里立刻又泛出了盈盈的水光,“之恒……我……”

  她哽咽了两声,又像指责,又像撒娇,还似有若无地瞟了黎墨两眼,可惜后者根本就没正眼看她。

  陈露荷眼泪一下子就上来了,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啜泣了一声,“我知道了,这里不欢迎我,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我……就先离开了……”

  说着,还依依不舍地看了黎墨一眼,见他还是没有理她,不由得咬了咬唇,含着热泪,转身跑掉了。

  “露荷!”严之恒焦急地喊了一声,下意识就要追出去,临走前还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沈妖,要是露荷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我又气又笑,甚至都不想反驳他。

  脚长在她陈露荷自己身上,我有逼她离开吗?

  她就这么没眼色,现在才知道这里不欢迎她?我就不信她这么大个人,不知道避嫌两个字怎么写!

  现在才来表演什么冰清玉洁,真是会找存在感!

  婆婆看严之恒也追了出去,有些担心,“天都这么黑了,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沈妖,你快去看看!”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却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您放心吧,陈露荷不会跑太远的,最多到别墅大门那里。”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你能不能善良一点?这黑灯瞎火的,两个人情绪又激动,万一在外面伤着碰着怎么办?”婆婆义正言辞地指责我,眼睛却不敢看黎墨的。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气闷,“行,我去找他们!”

  放下这句话,我头也没回地转身走了。

  隐约听到身后婆婆在喊黎墨,但是我也不在乎了。

  反正我呆在那里也闷得慌,还不如出去透透气。

  虽然是夏天,但是晚上还是有些寒气,我只穿了睡衣,难免有些冷,站在别墅门口徘徊了一会,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加件外套。

  我正想着的时候,突然感到肩上一热,一股浓浓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将我整个笼罩了起来。

  我下意识回头一看,刚好看到黎墨那张祸国殃民的脸。

  他离我离得有点近,近到我们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我想我也许是太久没有和男人在一起过了,身体竟然久违地躁动起来,脸也有些微微发热。

  这是我当S女王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除了对严之恒的责任感之外,我似乎没有对任何男性产生过多余的感情。

  而身体对异性的原始渴望,也像是被压制了那般,总是兴致缺缺。

  虽然我的地下工作就是负责挑起人们身体的本能,但是我自己的欲望,好像却总是被关上了开关一样,在我的生活里只占据了很少的一部分。

  而我生命中难得的悸动,说出来我自己还有些不愿意承认,只有大学时那懵懵懂懂的第一次。

  虽然我的理智告诉我,这应该是一段需要忘记的回忆,但是午夜梦回时,我却清醒的意识到,其实那一晚,我是快乐的。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也还眷恋,那个男人的体温,和他带给我的感觉。

  这跟黎墨现在给我的感觉,很像……

  “你不该这么看着我……”黎墨喘着粗气,在我耳边说道。

  他鼻息的温热喷洒到我皮肤上,引起我的一阵惊人战栗,我几乎都能感觉到每一个毛孔的竖起。

  他们叫嚣着,在渴望着什么。

  “我……”为了打破这种窘境,我开口想说点什么,然而才刚说出一个音,就被身后的人揪着领子,把头给拽到了后面去。

  我瞥着头,愣愣地看着眼前不过近在咫尺的脸,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的嘴唇就在我面前,单薄而精致,像亚当的苹果一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我本来不想这么快的,但是……”

  他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低沉的声音变得有些喑哑,在我听起来还有一丝诱惑。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不要这样看着我……”

  “你知道,我等了你多少年吗……”

  他说的话都是标准的普通话,但是我却完全听不懂他的意思,只能干瞪眼看着他。

  而他也没有给我想通的机会,最后一个音节,跟随着他的吻,湿热地渡进了我的唇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