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亲密的举动

现代言情字数:2216更新时间:2018-08-27

  许小陶呼吸一滞,紧张地望着封行墨,等待迎接他的滔天怒火。

  “许小陶,你还是小孩子嘛?不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还乱动?”封行墨冰冷的声音里透着莫名的关心。

  许小陶呆了呆,没想到封行墨没有质问她为什么要伤害于歆柔,而是关心她的伤。

  “哪里疼?我看看。”

  说着,封行墨伸手握住她身上的被子,直接掀开,大手朝着她身上的病号服探过来。

  “没,没有,哪里也不疼。”许小陶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下,信口胡说,紧紧的环抱住自己的身体,不让封行墨得逞。

  封行墨看着她脸上的抗拒之色,微微的挑眉,这么怕看到她的身体?

  两个人已经结婚,看到她的身体是早晚的事情,甚至……

  想到这里,封行墨看着许小陶身体的目光不禁深了深,没有继续想下去。

  “医生说,你身上的伤很严重,最好不要乱动,安静的休养。多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封行墨在床边坐下,声音难得温柔。

  他坐在那里一直说,说着她应该注意的事情。

  说完之后,封行墨帮她盖好身上的被子,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小脸儿,“看着挺单纯的一女人,竟然做的出伤害别人的事情,如果不是你一直不肯让我碰你,我几乎以为你是吃醋才会这么做。”

  封行墨的语气不是责怪,倒像是在调侃。

  “我……”许小陶粉嫩的嘴唇动了动,本想说自己没有推于歆柔。

  忽然想到封辰冷着脸威胁她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解释也没什么用,封行墨那么喜欢于歆柔,她所有的解释都会被当作推诿责任。

  “你也真够笨的,竟然让自己受那么重的伤。”

  于歆柔受伤的事情明显不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封行墨知道许小陶不会伤害于歆柔,所以事情的真相就很明白,一切都是于歆柔搞的鬼。

  许小陶撇撇嘴,封行墨是在嘲讽她吗?

  她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封行墨见她不再说话,深深地注视着她,这女人受了委屈,竟然一句解释都没有。

  是不在乎在他心里的形象吗?

  他眸光深了深,转身走到一旁的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看文件,处理起工作。

  耳边听着敲打键盘的声音,许小陶眼睛偷偷的睁开一条缝,看向认真工作的封行墨。

  见他没有注意自己,索性睁开了眼,大大方方的看。

  “你是打算留下来吗?”许小陶不抱希望的问。

  封行墨停下敲打键盘的手指,扫了她一眼,“难道你想我把你一个人丢在医院里?”

  “不是。”许小陶连连摇头,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必须有人在身边照顾,“找两个女佣来照顾我就可以,谢……”

  只说了一个谢字,她就想到封行墨说的话,表示感谢不要用说的。

  “我亲自照顾你,不用麻烦其他人。”封行墨轻笑一声,“顺便让别人知道我们有多恩爱。”

  许小陶听到他这么说,顿时忍不住回嘴道:“不知道辰少照顾过多少女人,说不定会让人翻到你的那些情史,到时候只会勾起绯闻。”

  “你是第一个。”封行墨薄唇边儿勾了一抹淡淡的笑。

  许小陶愕然,愣怔的视线望过来。

  封行墨缓缓起身,慢慢的走到许小陶的病床边儿,郑重的说道:“我没有什么绯闻,这一点你应该知道。也从来没有亲自照顾过哪一个生病或受伤的女人,你是第一个。”

  她的心里有一抹不自知温暖划过,躺在床上望着封行墨的脸,这种角度看过去,他依旧英俊。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有封行墨这样的男人在身边照顾,还说出这种温暖的话。

  许小陶心里是感激的。

  房门被推开,萧强提着食盒从外面走进来,恭敬地对两个人低了低头,”总裁,晚餐送过来了。”

  “嗯。”封行墨薄唇间溢出一个字,伸手就去接食盒,动作自然。

  萧强微愣了下,看着他伸过来的手。

  总裁这是准备亲自喂许小陶吃饭?

  要知道封行墨在庄园里吃饭,都是有几个女佣伺候着,把饭碗递到他的手里。

  “我安排了女佣过来,服侍夫人用餐,她们在外面等待着。”萧强迟疑着说道,偷偷的观察封行墨的脸色。

  许小陶听到这话,有些感激的望着萧强,还是他想的周到,不然她自己吃饭,整个人都会累的虚脱。

  “多事。”封行墨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冷嗤的话溢出薄唇,“你出去,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是。总裁。”萧强连忙低了低头,转身离去。

  许小陶愣怔的看着萧强的背影,伸出手臂想要把他叫回来,一脸的急切。

  封行墨一把握住她伸出去的手,双眸幽深的瞪着他,“不许对其他男人露出这种迫切的表情。

  走过去把病床摇起来,让许小陶半坐起身体,封行墨继续说道:“你看萧强的眼神越来越亮,是不是喜欢他?”

  “我没有。”许小陶郁闷,她只是感激萧强对她的尊重和照顾,怎么会牵扯到喜欢的问题。

  “没有最好,不然……我就……”封行墨停顿了一下,语气越发的冰冷,“把他的腿打断。”

  许小陶一脸的黑线,看向重新走回来的封行墨,眼里透着深深地无语。

  即使她真的喜欢萧强,难道封行墨不该教训她吗?

  打断萧强的腿做什么。

  封行墨打开食盒,把一道道菜摆放在小餐桌上,端起盛好的米饭拿着勺子递到许小陶面前。

  许小陶抬起手,准备接过碗,下意识的说道:“谢谢。”

  “又想我吻你了?”封行墨一脸的认真,低下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我哪有要你吻我?”许小陶郁闷。

  “我说过,对我表示感谢不要用说的,可以用嘴巴或者身体。你刚才对我说谢谢,不是想要吻,难道是……”封行墨的尾音拖长,黑眸扫过许小陶穿着病号服的身体,眸子里多了一抹深意。

  许小陶身体莫名的瑟缩了一下,感觉自己像是正在被一匹饿狼盯着,随时都要被吃下去。

  “我饿了。”许小陶闷闷的说道,显得很是委屈。

  封行墨终究没有对她做什么,盛了一勺米饭凑到她唇边。

  许小陶反应过来,封行墨是准备亲自喂她吃东西,怔怔的望过去,封行墨脸部线条绷得紧紧的,黑眸深深的盯着她粉嫩的唇。

  “我自己来就可以。”许小陶讪讪的说道。

  互相喂饭这样的举动太亲密,不适合她和封行墨之间做。

  更何况,让堂堂的墨少喂她吃东西,她怎么咽的下去。